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说说豆腐/豆干

酿盐卤豆腐

从小到大对豆腐就是情有独钟,好像是打从会吃饭起就喜欢吃豆腐。我喜欢豆腐的豆香味儿,更喜欢它滑嫩的口感容易吞咽。我喜欢喜吃豆腐到了连妈妈都啧啧称奇的地步。其实很多小孩都不太喜欢吃豆腐的,有些甚至还会觉得豆腐的豆香味儿是豆臭味儿,加上它软软的会让小朋友感觉有些难以下咽,所以它一般是不太受小朋友欢迎的食物。

比起豆腐,我更爱豆干,小时候妈妈只需要把豆干切成方块儿,然后放到油锅里煎到金黄,我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吃掉两大块。我是个爱吃食物原味的人,很少吃沾酱,只是这样抹点盐煎到金黄的豆干,净吃也能让我很满足了。

家里没什么人跟我争豆腐豆干,两个妹妹对这种石材的感觉也只是还好而已。所以我总是能尽情的享受我的豆干/豆腐。后来在90年代初期,日本豆腐(也就是玉子豆腐)在我家乡的各大餐馆出现,其中铁板日本豆腐更是很多餐馆的招牌菜式。第一次看到圆圆的玉子豆腐还真新鲜呢!吃起来觉得豆香近乎吃不到,蛋香倒是很浓郁。日本豆腐净吃就比较无趣,还是要加上肉末冬菇葱花烧出来的酱汁才会精彩。后来者个装载塑料袋里面的豆腐普遍面世之后,肉碎日本豆腐也成了我常吃的家常菜了。可是无论怎么样,纯豆干豆腐在我心里面的地位依旧是稳固的。

豆腐可以是主角也可以是配角,是餐桌上的最佳演员。烹调的方法更是多不胜数,简单到葱油凉拌豆腐,都复杂的把豆腐切细丝做成的豆腐面都有。其中我最喜欢的豆腐料理,就是妈妈经常做的酿豆腐、肉碎豆腐、然後就是简单的炸豆腐。此外,豆腐的另类呈现象是臭豆腐和腐乳,我也很喜欢。其实我是臭豆腐的粉丝,对它还是一吃钟情那种,从此以后欲罢不能。豆干炒豆芽下粥最好吃,是小时候忙碌的妈妈经常做的午餐菜,但是我极度不喜欢拔豆芽根,所以就算喜欢吃也不希望妈妈常做。豆腐下汤要一种专门用来煮汤的汤豆腐,煮了之后里面会有气孔吸收汤汁,豆香跟汤汁会起着奇妙的化学作用,吃起来会很享受。葱油豆腐我喜欢吃冰凉的,用热水烫过放进冰箱里,拿出来淋上葱油生抽,再撒上柴鱼,热天的时候吃饭都开胃一些。

最近在菜市场找到一种豆腐是我的新宠,这种豆腐带着微微的咸味,老板娘说这叫盐卤豆腐。盐卤豆腐就是炸来吃口感特好,原本就微咸让它吃起来咸香咸香的。那天买了一些来做了酿豆腐。我做的没太复杂,就是肉末加大蒜,拿点生抽拌匀腌渍一会儿就酿进豆腐里,炸一炸就吃了。我甚至连酱料都不烧,一直以来都不还酱汁什么的,就享受这几种食材赤裸裸的美味。小时后是这样,现在老大不小了更不可能改变。

你一定也好奇那我吃臭豆腐沾辣酱吗?我其实很多时候是不沾的,它的豆香经过发酵,其实更浓郁啊!我一点也不抗拒。

2015年6月13日 星期六

不写部落格的这些日子

不写部落格已经有半年的时间。

有时就突然失去了热诚,也不知道是对文字还是对生活,就是有那样的一段时间就提不起劲儿,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值得一提,所以什么都不想写。

这一、两年来,其实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各个方面的都有,也经历的很多的得到和失去。我对人对事的看法也真的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并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是坏,但很多的这些改变,却不是我能控制的。

特别是对身边的一些的人心难测经历,更是叫我无所适从。但是我决定连回头都不想再回头看了,往事如烟,有些事情还是放下比较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也真的收敛很多,我不再什么事都不吐不快,非得把人说得哑口无言,或是用文字把人骂得狗血淋头。以前就忙着讨个是非对错的说法,结果往往累死的是自己。现在对很多事我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但不勉强别人一定要跟着我的建议去做。别人说了不中听的话,我也当作是那人只是关心我,有人关心我很好,我已经不忙着反驳。我不是什么都对的,也不是什么都懂的,有时听听别人说也是很好的。

我除了把大多数时间花在工作上之外,其余的就分给我的家人、猫咪、阳台上的植物。我不再贪恋那些吃喝玩乐的事,食物对我来说用心吃就好吃,东西对我来说有用就好,价格也不需要昂贵,放松的玩乐哪里都是乐园。而且我也不想太努力去经营复杂的人际关系了,特别是一些应酬,也不勉强谁一定要是我的朋友。淡薄一点,烦恼也少一点。

看起来我好像生活的很超然,但是其实我也只是在这个世间其中一个为生活奔波的人,依旧柴米油盐。我的烦恼已经不少,所以还是决定对一些是淡然一点、疏离一点。

不写部落格的日子,我不是把自己关了起来。我其实是在接受一连串的变化,和经历变化后的自己,那个文字也不能表达的想法。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今年冬至

今年冬至生病打断了我周末回娘家过节的计划,从上个星期起呼吸道就受到了病毒侵袭,连续四夜根本是在没睡的情况下度过的。我星期六凌晨一直咳到天亮,别说我,枕边人的睡眠品质也可想而知。怎么驱车载我回家?实在是想做个孝顺女儿都有心无力,很无奈打了电话回家给爸妈通知一声,今年再度回不了家……

今年马来西亚竟然也可以感受到冬天的气息,近冬至这几天天都是灰的,空气还有些冷。回不去的冬天还是要过去的,我就希望这几天能恢复的更多一些。乖乖的吃药,尽量的休息,至少就让自己在冬至这天能健康一点的去过呗!

汤圆是一定要吃的,而且只想吃有我妈妈味道的汤圆。我吃不惯婆家的,吃不了超市里冷冻的。多年无法回家的冬至,我总会自己做汤圆吃。以前和妺妹同住,一起吃汤圆圆很热闹,虽然她们几乎都没帮我一起搓,但总是没错过。随着二妹嫁了也有夫家的饭局;三妹有了归属生活也精彩,她们可能未必能来吃我做的汤圆了。所以,先问问要不要吃再做,然后让她们带去吃是多出来要办的事。人生不变的就是不断在改变,有些改变是好的就要去配合去适应。看见她们好,我也为她们高兴,汤圆是不是还要吃,还是不是一起吃都不重要。

阴郁的冬至真感觉有点冷,特别是得知友人哥哥患癌在医院弥留之后。真感到人生的无常真的是不看时间,不计场合。我没有去探望,除了是因为生病不适合,其实也不知道去了还能做些什么,或说什么好。我就选择守在电话旁等待消息,为他弥留的哥哥抄经助念。有些事很痛苦,特别是生离死别,但这旁人无法分担,能做的就只是遥寄祝福。之后不久就收到他哥哥往生的消息,感叹人生无常的当儿,也只能为他哥哥祈祷,愿他安息。

今年真有冬天来了的感觉,虽然窗外没下雪,但是窗外雨纷飞,真让人觉得好冷。

难过吗?可是还是要过去的……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无法再见的2014年


轉眼來到了歲末,一年又即將過去,時間真是過得很快。
看看部落格的文章,今年的算是創下了寫部落格生涯中文章數量最少的一年。
無疑的,面子書的影響確實是其一,第二是今年實在其實也真的提不起勁兒來寫。
有的時候其實真的發生了很多事,但是,文字卻不足以表達經歷當下的感受。
或者就是有些事不想面對,也不想記下。
我想如果不說個人的感覺的話,今年確實是發生很多讓人難忘、震驚的事,讓所有的文字敍述都顯得無力……

對不起,請原諒我怎麼看起來有些情緒低落,更洽當的形容應該是我比以前看事情更淡泊。
这篇就大概当成是对今年道别而写。

其實今年過年後,我的生活確實有過一些難以接受的震撼,生老病死皆有之。人際關係上的我就見識了人心隔肚皮,利字擺中間的人比比皆是,就算我們不貪圖也不代表我們不會被算計。失望的斷掉了是非恩怨的交集,一開始確實心痛,但日子還是要過去。時間是麻醉劑眼淚當孟婆湯,沒有好不了的傷心,只是心就變淡了。明白了有些關係自己努力經營也沒有用,唯有讓它淡淡的來好好的去。往後山水有相逢的話,也能把對方淡然處之無愛無恨。

而健康上是負面思緒帶來的連鎖反應,症狀無論是內心或外在的都浮現出來。特別是那段幾乎患上抑鬱症的日子,就讓本來難過的日子更顯得徬徨無助。怎麼跟瀕臨進入情緒病戰鬥一路走來,我決不吝惜感謝自己。我非不快樂,只是一時面對不了一些改變和衝擊。逐漸接受、逐漸明白地球並不只是為自己而轉動,總有自己不能改變的事情,自己也不能包攬一切,心也不自覺的就寬了。有時覺得情緒壞就像迷路,慌張找岀路反而更迷失;我不能說自已已經完全走走來,但至少學會若是心緒再迷路,我不會再慌張,而是靜下停下再抬頭尋找指引路的北斗星。

今年很多人離開,養了15年的阿貓也在今年8月尾回了貓星。今年該是我流最多眼淚的一年,時間累積的回憶和情感就是讓人對生離死別難以放手。但是,悲歡離合是無常,留不住的也只能學會感謝能曾經擁有。與其說這是苦澀的妥協,不如說是對留不住的無奈要懂得釋懷。事情只有前行而不能後退,時間只有流逝而不能輓回,就且行且珍惜。

2014年唯一讓我有些安慰的是工作,之前的辛苦經營總算是有小小的回報。那些曾經因走出安全區的不安也總算平復了許多,如今的工作支持著我的生活之余,也是我的動力。接下來就是新成員美女貓阿Neh走進我跟老公的小家庭,她跟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也讓我們的生活明亮起來,謝謝她願意選擇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2014再見!不!不會再見。雖然不太順利,但是還是要多謝你讓我學會了很多事情。不會再見了,2014!

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爱是无可取代,却可以延续


阿猫走了已有一段时日,再收养的阿Neh来我家也有段日子了。

阿 Neh来我家,我一直都觉得是一段注定的缘份。阿猫走后,我真的很悲伤失落。特别是现在在家工作,每天都要对着她以前常在的那个角落,却再见不到她身影,更是难过。走在街上连跟街猫打招呼都不敢,顿时失去爱猫的能力。

养猫15年,阿猫对我情同家人。她跟随着我走过人生很多的重要时刻,也陪伴我的喜怒哀乐。她离开让我的生活陷入了低气压,连平日不太联络的朋友也能感受到这个低落的情绪。我也以为自己可以放的下,其实每一次的思念只为我带来泪水。每每想到她最后受病痛折磨,我就揪心不已,也很不舍。原来悲伤并不容易放开,虽然我很努力的想放开。

。我一开始并不想太快再收养,但是不知为何心底深处却有声音在说:"是时候再给另一个孩子机会有个家。",我也不知这是不是所谓的"感召",但我知道自己不排斥。阿Neh走入我的人生,并不经经在前往她的中途家庭遇见如之前,我已经在Pet Finder的纲站看到这个臭脸的猫女(当时还有个优雅的名字Claudia)。也被她吸引~因为她那张照片里的脸真是够臭!因为表面上看来这姑娘并不好相处,我也没把握现在的自己能应付这样的相处,所以她不是我的首选

后来在朋友的引见下,我认识了Mayki,也就是Neh的中途妈妈。那时我是为另一只叫Sky的帥气小公猫而去了Mayki家看猫,而我也不知道她也是Neh的中途。结果去看的时候公猫不理我,倒是早上有领养人来看;却不理那领养人的Neh竟然坐到我脚边去跟我喵喵。这时我才认出了这个臭脸女孩,探问之下才知道真的是同一只。

这次真的不是我选择猫,而是猫选择我。

新成员新环境曾经考验着我们,我忘了怎么跟年轻的猫相处,Neh也要适应新的单猫家庭环境。压力也曾在我们之间,我甚至以为我们之间可能终此一生无法相处。但是时间、玩具、和食物渐渐把我们的隔核消除,我找回了对猫的感觉,她适应了新的环境。当然,还有她的新名字~阿Neh。我其实很想保留她CIaudia的名字,但她好像不会认,有一天她来撒娇我笑她是A Neh包(福建话A Neh是撒娇发嗲之意)她竟然应我,我再问她那往后叫妳阿Neh好不好?她又"喵"一声回应,于是这新名字就定下来。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对阿猫的爱这么轻易就被阿Neh取代吗?其实,阿猫一直都在我心里,她无可取代,但是,对她的爱我可以继续在阿 Neh身上延缓下去的,以此类推。我也不觉得怀念是停滞、留恋和无止境的悲伤,阿猫曾活在当下,我也应该如此。

现在我对阿Neh也是这样,活在当下,好好相处。

最后,我还是要呼吁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请以领养代替购买。有谁想领养猫咪,可以留言问我详情,有很多中途妈妈家里的猫咪还在等他们的Forever Home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