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说说豆腐/豆干

酿盐卤豆腐

从小到大对豆腐就是情有独钟,好像是打从会吃饭起就喜欢吃豆腐。我喜欢豆腐的豆香味儿,更喜欢它滑嫩的口感容易吞咽。我喜欢喜吃豆腐到了连妈妈都啧啧称奇的地步。其实很多小孩都不太喜欢吃豆腐的,有些甚至还会觉得豆腐的豆香味儿是豆臭味儿,加上它软软的会让小朋友感觉有些难以下咽,所以它一般是不太受小朋友欢迎的食物。

比起豆腐,我更爱豆干,小时候妈妈只需要把豆干切成方块儿,然后放到油锅里煎到金黄,我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吃掉两大块。我是个爱吃食物原味的人,很少吃沾酱,只是这样抹点盐煎到金黄的豆干,净吃也能让我很满足了。

家里没什么人跟我争豆腐豆干,两个妹妹对这种石材的感觉也只是还好而已。所以我总是能尽情的享受我的豆干/豆腐。后来在90年代初期,日本豆腐(也就是玉子豆腐)在我家乡的各大餐馆出现,其中铁板日本豆腐更是很多餐馆的招牌菜式。第一次看到圆圆的玉子豆腐还真新鲜呢!吃起来觉得豆香近乎吃不到,蛋香倒是很浓郁。日本豆腐净吃就比较无趣,还是要加上肉末冬菇葱花烧出来的酱汁才会精彩。后来者个装载塑料袋里面的豆腐普遍面世之后,肉碎日本豆腐也成了我常吃的家常菜了。可是无论怎么样,纯豆干豆腐在我心里面的地位依旧是稳固的。

豆腐可以是主角也可以是配角,是餐桌上的最佳演员。烹调的方法更是多不胜数,简单到葱油凉拌豆腐,都复杂的把豆腐切细丝做成的豆腐面都有。其中我最喜欢的豆腐料理,就是妈妈经常做的酿豆腐、肉碎豆腐、然後就是简单的炸豆腐。此外,豆腐的另类呈现象是臭豆腐和腐乳,我也很喜欢。其实我是臭豆腐的粉丝,对它还是一吃钟情那种,从此以后欲罢不能。豆干炒豆芽下粥最好吃,是小时候忙碌的妈妈经常做的午餐菜,但是我极度不喜欢拔豆芽根,所以就算喜欢吃也不希望妈妈常做。豆腐下汤要一种专门用来煮汤的汤豆腐,煮了之后里面会有气孔吸收汤汁,豆香跟汤汁会起着奇妙的化学作用,吃起来会很享受。葱油豆腐我喜欢吃冰凉的,用热水烫过放进冰箱里,拿出来淋上葱油生抽,再撒上柴鱼,热天的时候吃饭都开胃一些。

最近在菜市场找到一种豆腐是我的新宠,这种豆腐带着微微的咸味,老板娘说这叫盐卤豆腐。盐卤豆腐就是炸来吃口感特好,原本就微咸让它吃起来咸香咸香的。那天买了一些来做了酿豆腐。我做的没太复杂,就是肉末加大蒜,拿点生抽拌匀腌渍一会儿就酿进豆腐里,炸一炸就吃了。我甚至连酱料都不烧,一直以来都不还酱汁什么的,就享受这几种食材赤裸裸的美味。小时后是这样,现在老大不小了更不可能改变。

你一定也好奇那我吃臭豆腐沾辣酱吗?我其实很多时候是不沾的,它的豆香经过发酵,其实更浓郁啊!我一点也不抗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