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歲末,小感想。

1381777_10151725560668860_1772882986_n_副本關於工作
很多人都以為我真的在家搖腳做少奶奶了。
其實我沒有少奶奶的命。
很多人都問我現在其實是在做什麼。
我回答Freelance Translator、自由翻譯。
很多人臉上都會浮現問號,我稍微解釋了之後,大家看似明白,但是臉上還是有些許疑惑。
也有人在真的聽明白了之後,就會露出羨慕的表情。
真好,可以在家工作。
真好,沒有老闆管你。
真好,要出走的時候隨時出走。
真好,你很自由。
是的這些都是你們說的這份工作的好,當然,每份工作也都會有它的苦,只是我還沒說。
真糟,怎麼還沒有生意上門?
真糟,稿子太多來不及做完怎麼辦?
真糟,顧客好像不太滿意我的翻譯……
真糟,催款兩個月了那人還不還錢,我是不是被跑賬了?

無論如何,事情總有正反面,沒有完美,所以我要對自己的選擇承擔責任。
自由,就一定要承擔一定程度的孤立無援,但是在好的時候,所有的成果也是我自己獨享的。

關於“疑似憂鬱症”
前陣子突如其來的情緒感感冒確實有點打亂了我的生活腳步和人際關係。
為什麼稱之為“疑似憂鬱症”,那是因為我沒有找醫生診斷,而是我懷疑自己可能真的有點“情緒”感冒。在網上做了一次自我檢查,結果症狀竟有90%左右。
看不看醫生的想法,在我嘗試克服的這段時間裡曾不停的在我腦海中浮現。但是,我始終覺得這是心病,大概也不是幾顆藥丸可以解決的。
其實,我最討厭當中的症狀是“驚恐”。那種莫名不安的感覺,除了叫人無所適從,也會開始讓自己非常非常的討厭自己。其實,就是控制不了,似乎什麼都可以讓自己絕的害怕、惶恐。那種明明很想勇敢起來;卻又害怕自己什麼也抓不住的感覺就是讓人極度厭煩。
克服的過程我就不說了,自己的力量是其一,但是身邊的人的諒解及宗教對我的幫助也很大。若是要說現在的狀況,也很離奇,我已經很長的時間沒有失眠,看事情的視角也恢復了以前的寬度,甚至還比以前更寬廣些。因為當時最害怕那種抓不住的感覺,現在反而好想更能寬容的看待抓不住的事兒。
已經全好了嗎?我覺得這就像是感冒一樣,是不知道自己幾時全好的,總之就是沒什麼負面的感覺我就當是全好了。接著就是好好的預防、調適就好。

關於寫作
有時我會問自己,真的放棄寫作嗎?
我不要埋怨時不予我,可能真的是我還沒有真的全力以赴。
我還會寫,只是等一個成熟的時候。
還有,要我有時間。

關於婚姻
結婚三年,還是兩夫妻和一隻貓過著簡單的小日子。
離婚嗎?發脾氣的時候想一想。外遇嗎?一個男人都讓我覺得煩,實在不想這個。
還能維繫下去嗎?三年很短,都還沒多長的時間,沒資格去想這樣的問題。
反正是不知道的,就維繫看看,希望接下來的日子,我和本傑明都還會認為彼此沒有資格去想這個問題而維繫下去。
當然,大前提還是得我們還愛對方。
本來幸福就不是必然的,結了婚還像戀愛的時候那麼火熱是不可能的。這是現實,我可以接受。而且我很懶惰,不想一直找男人跟我熾熱的戀愛,有點年紀了,我也受不了這樣的折騰。
總結是,暫時還能經營下去,婚姻應該短期內不會“倒閉”,也希望能永久經營。

關於部落格
今年部落格的文章創新低。
我還會寫部落格嗎?有時連我也猶豫著。
寫了是為什麼呢?好像已經過了那種什麼都想攤開來講,讓大家看清楚我整個生活的年紀……
無論如何,我也不想再說什麼“我會嘗試寫更多”這種冠冕堂皇的話。
隨心吧~
其實比起面書,我還是對部落格比較有感情的。
至少部落格的文章在讀也是味道的,不像面書有時可能只是一時的有感而發,不久就因為洗頁而找不回,於是就忘了。

所以,我還是會嘗試再重新多寫些博文吧!畢竟寫了多年,放棄不好啊!
(誒?怎麼有說這冠冕堂皇的話了?)

2013年,以上。
2014?不得而知。

7 則留言:

H@Zel 提到...

我其实一直在潜水呀,喜欢你的文笔,2014年,请开心过喔 :)

ApLinD の 缘厅咖啡馆 提到...

看到你说考虑不写部落格,我立刻浮出水面支持你……继续写!!!!!!!!!!

Wendy Wong 提到...

Jane,

很用心的看完你的文章。

其實,生活,一定有高有低。但要記得,我們不會永遠在高處,也不會永遠在低處。在高処的時候,人往往容易忘我,唯有在低處,我們才會靜下來,面對最真實的自己。

或許,今天我們在低谷,但,我們不會永遠停留在低谷。前提是,我們不停留,繼續往前走。

2013年,馬上就要成爲過去,讓我們一起,多檢一份勇氣和快樂,迎接全新的一年!朋友,加油啊!

Jane 彥儀 提到...

H@zel:
谢谢妳,也希望妳有丰硕的2014年哦。
潜水的话,氧气筒戴好了~

阿布林:
是的是的,我会写。(我知道你才不理我什么心情,影评我会继续。)

Wendy:
你说的对,乐观一点想,我在低处的时候抬头还可以看见蓝天。我也希望你过得好,大家一起加油吧!

Kent 提到...

一直都有到您这里,是的不知不觉中,我们也认识了8年(从2005年尾开始在DSP兼职)。幸好我们的第七年没有什么“痒”的挑战,嘿嘿~

总觉得时间、环境和世界的走势在改变着人,人也在改变着世界。

我祝福你们俩长长久久,就像我的父母一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或价值观有出入,永远在一起。

我过得好~

Jane 彥儀 提到...

Kent:
友情没有可能会“发痒”的啦~
是啦~没有严重事件不会随便离婚的啦~
好好过。

KrediNotum 提到...

kredi notu sorgul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