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7日 星期六

Time to Say Goodbye


最近一个资深的同事提出了辞呈,下个月就会正式离开我们的工作团队了。

她在公司做了很久,
负责着公司的主要活动,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她这一走,也是让大家在工作上乱了阵脚。

这几天我们办公室里兵荒马乱,都是因为她即将离开,许多她一直在做的工作接班的同事都要在短期内上手的缘故。我的直系上司更是紧张得情绪阴晴不定,让我们个个草木皆兵,心情跟着我上司上上下下的。

跟这个即将离开的前辈其实之前是有些芥蒂的。我真的很不喜欢她工作的style,她很喜欢临时将一些工作抛派给我。而我呢?从来就是不喜欢在工作上不事先安排好的人。后来有一次真的忍无可忍我竟然胆粗粗的“罢工”以示抗议,事后我当然被她参一本让上级训示,但是一想到她也因为我的"罢工"而弄到要亲自下海收拾残局我就也有些暗爽。

当然经此一役,我们的关系一直也不好,甚至可以用交恶来形容。

我甚至还一度扬言跟她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工作还是工作,我们还是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要一起工作的。可是自那次之后她再也没有向我提出“即兴演出”,就是一早就做好安排通知。我也不是对人不对事之辈,既然她已经做好安排,我也要做好我的工作。虽然大家依旧保持这样没说话、“相敬如冰”的相处方式,但是这样好像反而给了我们另一个了解对方的空间。我发现她的责任其实很繁重的。虽然是这样,但是因为她性格比较大而化之所以在工作上就缺乏了紧张感,让人有些没有妥善安排的感觉。可是如果经过提醒,她还是会去解决的。有一天她来问我某个周末是不是可以当班,我说因为她及早通知我,所以我答应了她。她听了跟我笑了--也就这样我们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冰释。也许是因为利用那段冷静的时间我们摸透了对方的个性,也了解了误会的起点在哪里,结果就都不生气了。后来想起当时自己老死不相往来的说法,我只觉得是那时自己太年轻所以冲动了。

现在她辞职了,各部门都有其他的同事要来和我们部门的同事一起凑合送她纪念品,可见其实她的人缘是不错的。其实我听见跟她算是同期的前辈说,她其实也是很不舍得离开,毕竟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但是有的时候要走就是要走,特别是有些人总是很难伺候的时候。我想,她也许也是想趁自己还可以适应新环境的时候,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我竟然是帮忙大家为
这个我曾经想跟她“老死不相往来”的选饯别礼的其中一人。有时不得不说,缘分真奇妙,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其实这也让我领悟到,世上没有绝对永远的敌对。对一个人感觉不对的时候只需要站远一点观察,随缘一点看待。地球是圆的,谁知道我们又再哪一个点会碰头?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我现在也没有很生气某人对我的傲慢,因为我尝试了明白那选择极度的傲慢对待别人的人,她要忍受的孤独是我无法想象的。希望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想也许某日,我们也有机会冰释吧?


我的同事,我的朋友,祝你好运。很不喜欢说再见,但是还是希望“再见”。

8 則留言:

kienjean 提到...

姐姐,

我知道你写的是谁。
我本人对此人的印象从头到尾就是不好,而且还是一团糟!

还记得我在你得部门做临时伙计的时期吗?那时刚好Amanda辞职,加上我没有位子坐,所以你们安排我坐在Amanda的座位,也就是她的同房。那段时期,就是在你那里噩梦的开始。你知道我一天要帮这个不负责任的人接多少次电话吗?而且过后他还是不回的那种。

还有,他在办公室多数的时间要不就是在讲着别人的是非,要不然就是说多过作。

更让我不敢领教的,就是她是那种很摆明利用人了后一声道谢也没有的人。印象中我是有帮过她很多次,但他就是以为可以一直“吃着上”的那种,毫无照顾别人的时间和感受。

可是因为我不想成为她是非话题里的主角,所以我就是可以帮就帮,尽量不敢得罪这样的人。只要她出现,我不是闪就是跑!

让人觉得不好受的,就是她很喜欢四处向别人投诉你们部门的事情,更离谱的是他连自己的薪水到了顶端很久ceiling也四处去传你老板不喜欢她。这样的态度,换成我是你老板我也不喜欢她啦!

特蘭溪 提到...

有時候誤會就是由小事開始
如果不放下成見去看
也許永遠無法打通那層阻隔著的墻
雖然說就算打通了也并不會變成好朋友
至少好過心懷芥蒂直到結束

匿名 提到...

‘世上没有永远的对敌’你说的好, 这是人生的心得成熟的一面。很喜欢你的标题及照片。 -- 梅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既然她已经要走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吐槽了。很多时候话本身说人是不痛的,我们无愧于心就好了,管她说了什么呢?我时常都说用手指指着一个人的时候,其实剩下的4根手指均指向自己,所以我们很多时候只需要要求自己就好了。其实怎么说,她对着个机构的运作还是有作用的。她走了,我们也真的是顿时兵荒马乱。

特兰溪:
我并不想跟她成为好朋友,可以好聚好散就好。世界已经那么乱,我不需要更多的敌人。

梅:
以上的道理是我在发现生气又有何用之后才学到的,心宽一点,人也会快乐一点。

新朋友?欢迎常来。

DoinkDoink 提到...

呵呵,我还蛮赞同‘世上没有永远的对敌’,所以很多时候,不要把话说得太绝,因为万一想回头时,也发现没有了那个台阶 :)

Jane·彥儀 提到...

DoinkDoink:

以前少年气盛的时候我可是一个爱恨都必须很分明的人。一旦被归类成敌对的人,我都真的断绝来往。现在就性格变得温润些,因为发现憎恨、讨厌、生气等负面情绪对我并没有什么帮助。算了,不要要求别人那就要求自己好了,至少我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而且如果真的不对味,就交往的淡一点,想深一层别人不跟我正面闹翻,那也是别人给我的下台阶,见好就收吧!

特蘭溪 提到...

的確,朋友不宜多
同樣的敵人也是越少越好
做不成敵人,那就當陌生人

Jane·彥儀 提到...

特兰溪:
正确来说是朋友贵精不贵多。
敌人肯定越少越好。
但是我觉得做不成敌人就是福气了,到不需要当对方陌生人,普通朋友也很不错。当然,那也要看对方的意愿,做朋友的事,一个手掌拍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