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4日 星期日

生字学

A for 阿门+阿弥陀佛
期待神的拯救,还不如信仰自己求生的意志。没有求生的意志,就没有祈祷的力气了。

B for 笨
真正的笨,是以为自己聪明的时候,还不知道别人已经揭穿你的真面目+西洋镜。

C for 参老油条一本
学会对付职场老油条同事的方法:在对方表现不合作的时候仍然微笑的挂上电话/退出其办公室,然后才在暗暗找老板参他一本。
对不起,我并不是针对你,是为了工作好。

D for 多做事少说话
发现公司某位话多声音大的同事有进步了……不错,果然是要给多一点工作,才没有时间说那么多话。

E for 恩惠
某人给我最大的恩惠,就是不理睬我。有的时候让人青睐,不算是好事。

F for 方向
开始开车让我更有方向感了,以往我都只能说这边那边;现在我会说转左转右,或者直接叫前面挡路的车子:“直走啦!去死!”

G for 格格不入
两个妹妹说我配合度不高,我这个水瓶座的姐姐难相处。
虽然我无法将自己硬塞进你们认为正常的生活标准和人生价值,但是我还是浅浅的爱着你们。

H for 恨
恨的感觉消失了,爱的感觉来了,为什么不选择这样的结果呢?我乐于接受。

I for Intimates
我对亲密的感觉很矛盾,太亲密我怕失去空间;不亲密我又觉得那何必在一起。

J for 结束
现在觉得就是该这样--将烦恼的一切--烂工作、烂男友/女友、烂朋友、烂桃花、烂的一切都捆成一束+打个结,抛在一边不回头看不浪费时间。试问不结束掉烂的,怎么开始选好的?

K for 空
何必每天都把自己塞得慢慢的,有的时候让自己空一下,心情自然湛蓝如晴空。但是最近,烟霾来袭,晴空不见,"多谢”我们的好邻居……

L for 啦啦啦
心情不太好的时候,随意啦啦啦乱哼;心情好的时候,也是啦啦啦乱哼。就啦啦啦啦~生活已经够烦,不想再为记不起的歌词而烦恼。

M for 梦
美梦也许是调剂,噩梦也许是警惕,白日梦是暂时逃开难题的生活润滑剂,春梦肯定了无痕迹。

N for 念
我不再随便动念,不是因为失去资格,而是因为害怕麻烦。

O for 哦?噢!哦~
”哦?你说的是真的?噢!真的?哦~是真的吗?”
我每次这样发出三个不同的语调的O的时候,我询问的那个人最后多会不肯定他的答案是不是正确的。这证实了有时即使是正确的事,经过3次的怀疑就会再度被质疑。质疑自己原本相信的事的原因是-信心不足+知识不够。

P for 屁
他用药油搓着我涨风的肚皮,突然“噗~”的一声我放了个响屁,有点臭臭的,肚子却瞬间舒服多了。在他依然可以温然一笑说:“看,放屁了,多好。”的那刻,我就知道他是多么的疼爱我。

Q for 亲戚
最近有感--同出一个娘胎的孩子都不能保证性格一样好,更何况是仅有微弱血缘的亲戚?有的时候,自己人对自己人吃得更尽,辜负的更彻底。

R for 忍
人家都说忍是在心头上插一把刀子,我就说:“拔掉那把刀子,不就剩下自己的心吗?”

容忍的人其实并不笨……我很怀疑这个论调。我是那种就算是心头冒血,也绝对不让刀子插着的痛楚来折磨我的那种人。我知道,唯有巧妙的拔除及缝合,伤口才有痊愈的机会。

S for 收拾
收拾残局是最难的,特别是当那是别人造成的残局,收拾的人却是自己的时候。

T for 天真
保留天真,但是不要傻。好傻好天真在这个艰难的世道是不合时宜的;特别是大家突然之间想到你老大不小还这样的时候,更加不能原谅你了。天真+聪明,大概才是一个真正的生存者之道吧~

U for U 转
U转若是太多,搞不好我们会更容易迷路。人生也是,太多U转让我们可以从头再来,我们反而会迷失自己。

V for Vitamin C
老了,唯有跟维他命C建立更亲密的关系。甚至也即将要跟更多的维他命建立密切关系。

W for 瘟疫
AH1N1是病菌形态的瘟疫,我们总有一天找到治疗的疫苗。但是人心黑暗生出来的社会瘟疫,我们是不是终究无药可治?

X for 想
想是脑袋的运动,但是有的时候想太多就是用脑过度。

Y for 烟霾
年年如是,准时报到,白天天不见日,晚上闻烧焦。我们确实是有位“好邻居”,烟熏了自家,也顺便烟熏一下我们。

Z for 直觉
女人有时单靠直觉=危险,男人单靠直觉=更危险

A-Z的生字学无聊联想,看看就好,不代表你的立场。

3 則留言:

DoinkDoink 提到...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还不错下 XD

Jane·彥儀 提到...

就是些胡思乱想出来的东西。

裳 提到...

都很不错,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