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7日 星期五

也许只是为了一个承诺

FxCam_1385946306280那天和老公吃完圣诞晚餐,回家的路上,跟他聊起了一个亲戚的八卦。

话说我们这位亲戚的妻子的了癌症,还被医生诊断为第三期了。第三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可谓相当的严重。不幸中的大幸是,我的这位亲戚有赚钱的本事,世界上很多人一听到癌症就得为医药费发愁的时候,我的这位亲戚還是有能力让他妻子不愁医药费的进行最好、最昂贵的治疗。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这位亲戚的的妻子,听说虽然是在生病,但是看起来物欲还真不小。

生病的她,除了昂贵的抗癌药之外,据说钱还花在不少的奢侈品上。先是车子、然後是5位数价钱的包包、还有最近听见的是名表。事实上对于她这样“物欲极重”我是有点不解。首先,在这个节骨眼上,就算是我这位亲戚家财万贯,治病养病的辛苦也应该不会让一个人还有心思花在这种事情上。而且,医病也花了不少钱,她的一支化疗针听说也价值不菲,家中经济再怎么富裕,这样的花钱法也算象是在身上捅了一刀在流血,怎么也该节制一些吧?再说,家中长辈对我这位亲戚的夫人也有些微词,说生病了还这个想要,那个想买,而且不贵不买这点实在是不能理解。

在车上我还跟本杰明说,如果我真的得了绝症,医生又宣布我治不好就甭治了。那些钱就留给治得好的人,帮我设一个基金,若是谁病了了就让谁治呗~而且,我觉得这样生病还“贪图物欲”,其实真的不是太好。我说:“真不了解可能都会死了,怎么就放不下这些?而且现在的世道谁知道呢?今天百万富翁,明天就可能路上要饭,還是要留着几根钉子防身,不然真的遇见风浪砸了船,却连根钉子都没有,岂不真的只剩下一艘烂船。”

本杰明一开始没有说什么,他静了静就说:“可能她真的时日无多了呢?要知道她也不是每天都能这样舒服自在的,单单是生病的苦她就要自己承受。她老公不能帮助她承担就只能以物质满足她,开心得一天是一天。再说,他本事,又不需要向谁借钱去满足妻子的要求。只要没有牵连到我们,这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听罢,我就像是当头棒喝。

表面上,大家看到我是善良的,似乎我的“遗愿”也非常伟大。但是,这样的遗愿也是我的主观罢了。而且,或许有些人也会像我不解这位亲戚的太太一样,觉得:“这阿Jane怎么这么傻?把钱给人医病,自己的父母咧?难道就没有为他们做打算安排?”等等。但是,这对我来说,这样真的是意义非凡,因为我觉得这样的生命就能以“治愈别人让那人继续活下去”的方式去延续。我觉得这样是开心的,但是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认同我是对的。当然,也许我现在能够说的那么潇洒,是因为我还没有到那个处境,所以一切说来轻松潇洒。真的轮到我,还不知道我真的到时会怎么想,也许疾病和死亡也会让我起了执着,到时又有另一种想法。

我想这位亲戚的太太也是如此,也许对她来说,这可能不是贪心和物欲那么简单。钱财如果一直以来不是问题,那么这些物欲其实一早就能满足,那么是什么让她可能在生命的尽头还想抓住“物质”这层虚无,深一点思考,说不定这可能是他们夫妻间的一个承诺。

据我所知,我的亲戚也不是没过过苦日子的,他是运气加上努力才有今天让妻儿衣食无忧的成就。要知道,他们拍拖的时候我亲戚也是在微时,一穷二白。我知道的是她的妻子其实还有些家底,是不忧柴米的大小姐,跟着我这个亲戚没有爱情大概走不到一起。我想他们恋爱的时候也海誓山盟,我的亲戚说不定其中一个承诺就是“将来我赚到了,肯定讓妳过上好日子,买好东西给妳。”眼见这样的日子就快来,可是没料到疾病和死亡却紧跟在后,也许所有买给妻子的奢侈品背后,只是为了争取时间实现一些承诺;也可能因为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这样“溺爱”她。

当然,所谓的“承诺论”也只是我单方面推想出来的,有没有那么美我自己也不晓得。但就算是她只是贪图物欲,那又怎么样?面临死亡,就算是虚空都可能想捉住的情况是人之常情。只是抓不抓得住,有人明白了;也有人不明白。个人修行的问题,也是价值观的不同而已。而且,就像本杰明说的,这位亲戚都只是在用自己的钱财去满足妻子的要求,他没说苦没说应付不来,我们旁人操什么心,凭什么不理解?本来也没让我们付出什么代价,实在不该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其实很多时候是非黑白都是没有那么清楚的,人的感情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若是要每个人都理解,那是不可能的。同样的,如果自己对一些事情不了解,也实在不应该硬要把自己理解的价值观拿出来和别人的所作所为作对比。没有人是非要和自己的价值观切合的,当然,自己也没有义务要让所有人满意。能够找到平衡点是万幸,暂时找不到就当修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