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如果真有冥冥…

今天早上收到了一位學佛的朋友從面書傳來的訊息,一看,心頭一震。

『jane..早,请问你还记得那位在中学时期意外往生的男同学吗?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我坐在電腦前呆了呆,那男同學的面容在我的腦海再度的清晰起來。我只記得他的名字,姓氏卻不太肯定了。只是她怎麼突然問起他?雖然知道她是位虔誠的佛教徒,但是因為據悉他們之間沒有什麼交情,我跟這個她所詢問的男生也只是交情一般,她怎麼會問起我這事兒?我是個很謹慎的人,而且她問的是一位逝者的名字,所以還是一再的問起她為何究竟要知道他的名字。

也許是她自己也覺得要跟人說這也太玄了,一開始也有些猶豫要不要告訴我原因。但可能我問得也有些緊,所以她還是跟我說了

在我說她為什麼要知道這位往生已久的同學的名字的原因前,我先得解釋一下我跟這個男生的關係。其實我們的交情一般,甚至也不稱得上是朋友,甚至從來也沒什麼說話。因為彼此分別是兩個性質相近的社團的主席及副主席,雖然也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可是因為社團性質相近有些競爭,所以大家也極少交流。

就在他去世的一兩天前,學校正好要舉行義賣會,所有的社團都要開設攤位。尤記得那天我們都忙得不可開交,一直到斜陽就要西下我都還在學校。就在走回課室想要拿點什麼的路上,我在樓梯口遇上了這位同學。一般上我們也都會有機會碰上的,只是大家都只是選擇擦肩而過。但是,這一次,他主動的跟我打了招呼,這讓我有點意外。

於是我們就站在樓梯間談了起來。大體上我還記得我們談的事是有關義賣會的事情,大家準備得如何,然後怎麼的忙碌,氣氛還很融洽,一點也沒有兩個學會在劍拔弩張的針鋒相對。雖然我們不過就在談一些沒有涉及個人的話題,但我卻出奇的對當時的情景印象深刻,我就站在樓梯較高的位置上靠著牆,他就在下兩個階梯手握在扶手上。只是,沒想到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跟他這樣聊。那天我來到學校門口,學校的氣氛很異常,然後我就得知了他意外過世的消息。

也許是因為年紀太小,第一次經歷這樣的無常,雖然交情不深但他的死亡還真的讓我難以接受。明明之前還好端端跟自己說話的人,怎麼就死了?這是我第一次經歷有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人過世,我真的接受不了死亡原來這樣靠近。他的突然離世讓很多人都無法接受,原本意外過世不能停柩太久也因奉祖母的嚴命留下了幾天,也許老奶奶也接受不了,捨不得就此一別。他設靈的那幾天我幾乎每一天我都去了他的令堂,可是就是一直都沒有瞻仰他的遺容。我很害怕自己若是看了,就會記不住他鮮活的樣子了。我幾乎一直在想人怎麼能輕易的就這樣死去?在他的葬禮之後,我還去了幾次安放他牌位的寺廟,也就在幾次的探訪後,我才真的接受了他年輕的生命已逝的事實。但是對於他從活生生和我站在樓梯間攀談的一個活人,變成一副沒有生命的牌位,迄今有時我回想還是無限唏噓。雖然彼此交往不深,但是他就是給我真的上了『無常』這一課。

至於為什麼她要知道這個男同學的名字,原來這個男同學出現在她夢裡,而她修習的法門是在夢見亡者時要給對方助念“小房子”-也就是大悲咒21遍,心经49遍,往生咒84遍,七佛灭罪真言87遍,組成了就是一张“小房子”。我見是善意,也就答應幫她找正確的名字,然後還感恩她願意為一位早逝的同學助念。

可能是見我沒什麼排斥,於是她又告訴了我多一些事情,以下是她傳給我的原文:

『谢谢你哦,无缘不来,我能做的只是这些,冥冥中已有安排,我说的玄还有一件事就是梦中我奇怪怎么是他,因为我连他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可是梦境清楚的让我知道是他,我还问我都不懂你的名字不懂怎样帮你,梦中竟然出现你的名字~』

看到這裡,我有一種不能言喻的感覺。為什麼是我?真的這世界真有冥冥?

我忍不住嘆了聲:阿彌陀佛!

以後我抄經的時候,要多惦念一個逝去的人了。

4 則留言:

莊風 提到...

應該是想念吧
緣分就是這樣

Wendy Wong 提到...

恩,我也贊成...;
有時候,真的是因爲想念...

有些人,有些記憶,我們以爲已經忘記,但其實,它明明還在,只是暫時被遺忘...然後,在某個時候,它會重現...

Kent 提到...

我觉得你和大家写的都有道理,那么请问如果我梦见已故的名人,我并不认识但知道他/她是谁的,可以归类为一样的解释吗?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莊風:
玄就玄在我跟那位學佛的朋友都和這位已經往生多年的同學都不熟。甚至我跟這位學佛的朋友其實在中學時期也沒什麼交情呢~我只是一開始接受不了他往生,後來就在去了幾次廟裡看看他就釋懷了,之後也沒有特別思念或想起他。其實我們三人是八桿子打不著的。而且對方的人緣極好,他生前有很多好朋友,表面上他們的緣分比較深,但為何是我們二人呢?
無論如何,感恩我這位朋友願意幫他助念,希望他在另一邊好。

Kent:
我覺得應該不一樣吧?可能你是看過他的電影、聽過他的新聞這類的文字影像暗示才會做夢吧~不過不管是不是名人,我覺得眾生平等,在死亡的跟前沒有誰是不同的。其實若覺得助念一下也好,那這樣做也沒什麼關係。反正就是我覺得這些事情都可以隨心做,不需要有太多的解釋和歸類,或者必須要用什麼方式...就不要有生恐懼心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