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8日 星期六

想你就写信

窗外下起雨来,耳边传来浪花兄弟这首歌《想你就写信》。三味线的过门音乐,让我想起自己曾经好喜欢写信。

写信,是我少女时期很喜欢做的事。那时没有Email。信就是就是用手写的,一字一句的写在纸上。写信是心情的抒发,说梦想,说生活;或者就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但是却还是强说愁的内容。

我当时写信的对象,是初恋的男友,是同桌的要好女同学,是远在异地的笔友。

开始交笔友的时候,那时我会去书店寻觅那些漂亮的信纸和信封给他们写信。给初恋男友的情书,更是考功夫的面纸上书写。在薄薄的面纸上写字很难,但是字体会出奇的漂亮,看起来也特别的秀气。而且,老师会以为我再递面纸而已。给我的同桌写信像交换日记,她的回音总会像附注一样用别的颜色的笔来写。

那时候回信就是一种需要时间来等待的思念。等待笔友的回信,我会每天查看信箱是不是有自己的信,看他们写自己的生活,甚至是一些不能向身边人诉说的故事。初恋男友也只可以在下课或者放学时,避开老师的注意递给我他用练习簿撕下的纸张写给我的回信,因为是不被允许的早恋,所以爱得特别浓烈,就算他的情书笔迹很难看我也会当成宝贝。同桌的女同学就必须在上课的时候避开老师的“法眼”,偷偷的将信藏在桌下的抽屉里战战兢兢的回信,谈一些女孩的心事,偷笑总在我们之间流转,当时就是觉得也只有她最了解我。

那时候,我总天真的以为给他们写信回信我一生都会做的事情;这些人永远会在我的生命中陪伴我。可现在,“笔友”这个名词大概可以进博物院了,我和大部分笔友已经失联。就算是还和我有联络的唯一一位“知己”级别的笔友,现在也已经改用手机短讯和“非死不可(Facebook)和我联系。当年以为会天长地久的初恋,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丈夫;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这样温柔的少女情怀还能给本杰明在面纸上写情书了。还有那位曾经那么要好的女同学,就是这样跟着时间的洪流消失在人海中。

现在的人都不写信了,就算是想念,简讯的三言两语就可以打发掉了原本应该很深的思念。而且,大家都有手机,随时可以找到对方让思念也递减了不少。网际网络发达了,你在何处都可以和人随时保持联系,想念的空间更加不存在了。可能就是因为没有了思念,可以记得的人和事都少了;跟某个人分离,也不会那么不舍得了。

试试去你打开你的手机联络簿、Email信箱、MSN、Skype、QQ……有哪几个名字,才是你真正思念的人和值得放在记忆中的人名字呢?

我说 想哭就弹琴 想起我就写信 情绪来了就不用太安静
我说 爱了就确定 累了就别任性 原来回忆是如此温馨

歌词拿来改一改,是我给久不写信的我的心情小写。保持联络这么容易,我也发现自己对一些人的思念,也越来越少。有时,是不是没有一个人的消息其实也是一种好消息?他只是累了不想和我联系而已。现在的我,最算是想念也不会再期盼有谁会给我提笔写封信,所以我只预见信箱里面仅有的也只是是冷冰冰的各类账单罢了。

毕竟等信的日子过了,青春也是吧!

7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呵呵~有时候想念一个人,也是一个秘密。

DoinkDoink 提到...

喜欢。。。推推推。

确实,以前中学时期写信也是我的爱好来的,全高二的同学还曾经一起做过傻事,就是玩写信的游戏,每个人都用笔名,然后,每班班长会有一个list,大家可以根据自己有遐想的笔名去写信,班长负责送信

在大家猜来猜去之中,很有一种浪漫兼神秘的味道。

现在想起,真得很怀念呢 XD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有些思念只能放在心里面,也许就是到这个地步就好,再下去就未必了。

DoinkDoink:
我们的校风比较传统,那时男生和女生只是通通信件也是好像=私相授受。哈哈哈!其实给现在的小弟弟小妹妹来说,我们的行为还真的老土到了极点。

我还是觉得比起Email和SMS,写信其实真的有些浪漫的味道,因为对方的字迹,也似乎可以说明什么。那是一种很不同的感觉,不知道往后还有没有人这样的去感受呢?

Rachel Core 提到...

呵呵~我很享受以文字表达的思念,当然,写的那个人文笔也要好。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那个写信的人有好文笔真的是一种bonus呢~错字连篇词不达意真的是看得挺磨人。

kienjean 提到...

我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其实也有写信和回信的习惯,就好像写贺卡一样。
看到你的文字,觉得信纸和纸巾自己也曾经这么疯狂,尤其是心仪对象来往信件的时候,心情可是战战兢兢小鹿乱撞,哈哈!
网际网路的发达和简讯,的确抹杀了不少创作力和文字该有的文化艺术味道,以及收到经过邮政局盖印飘扬过海,甚至是海陆空运来的惊喜。
希望我和你还可以保持联络。
昨天见你很高兴~~~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我觉得少年的时候总该去写写信,就算是最后信都弄丢了也没有关系,至少还有些少年情怀可以回忆。比如说那些信纸的味道,以前那么的不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是回忆起来的时候,却清晰可闻,你说神奇不神奇?等信也是一种美,现在的人甚麽都讲快,很少有机会品尝等待的期待感和收到时的喜悦了。

保持联络这种事儿是互相的,也很讲缘份。有的时候不是你我说了算的。但是其实也是事在人为,缘份没有散,就是后会有期。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的otak-otak。山长水远的送过来,意义非凡,味道当然也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