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關於友情

最近終於得到一個失聯的朋友的消息。說得不好聽,我還真以為她已經死了。或者有人會覺得我這樣想很過份,但是我真的有這種感覺。能再找到她,其實是一個奇妙的心電感應。若不是想起她和一位舊友常在一起說家鄉話的畫面,然後就去想那位舊友打聽才得到她的一點消息的話,我想,我大概一輩子也找不到她。

這位舊友告訴我她也是最近才跟她聯絡上的。能再找到她我難掩心中的悸動。她曾是我那麼好的一個朋友,我們常常互訴心事。然而就在2002年左右她就突然『人間蒸發』,我知道她最後的情況是她似乎在感情和工作上都不太順利。我也一直關心,直到最後聯絡不上她;輾轉得知她回到家鄉。本來以為她安頓好就會和我聯繫,怎知她就從此失去聯絡。我曾打去她家詢問,但是她的家人都對她的狀況支支吾吾,吞吞吐吐。我也能轉告她家人可以的話請她和我聯繫,可是自此她還是音訊全無。

我就算是這樣莫名其妙被她『絕交』了,我完全想不起自己對她有怎麼了。我回想了又回想,我只能想起在最後一次通電話的時候我叫她不要胡思亂想,盡快調試心理的狀態。難道是因為這樣嗎?她『消失』的日子裡,我還不時會想起她,總想她可能真的過得很不好,所以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時間一久她想通了就會回來。可是多年如此,我就想她是不是遇到什麼不測,所以他的家人才難以啟齒。

一開始知道她的下落我還真是激動。可是很快的,我這種悸動就冷卻下來了--我看著她的面子書專頁,一下子心就冷掉了。她的照片笑得很開懷,看起來沒什麼不好。而且那張不像是舊照,她的樣子沒什麼改變,依然是我熟悉的面容。可是在那當下,我卻覺得她好陌生----如果她真的還當我是好朋友,為什麼開始聯絡別人,卻沒有聯絡我?也許她早就不把我當朋友,我卻還不時牽掛。突然覺得自己『自作多情』,原來不跟我來往之後她可能也沒有過得很差。心情很複雜,有點覺得枉我還擔心她多年,但同一時間有覺得幸虧她活得不差。是的,那種激動真的沒有維持很長時間,但是生氣也沒有很長時間。我依然在她的面書上提出了加為朋友的要求,就算她沒有回應,我也覺得沒關係……

是對她不懷抱期望?還是其實覺得只要她過得好就好?我覺得兩者皆有。我不偉大,我生氣她,但是更想祝福她,雖然可能她對我的心意早已沒有了共鳴……但無論如何得知她還活著,真好。

最近在FB發生被野蠻人在我朋友開的話題裡被用粗俗的『態度』問候,我那開題的朋友事後既沒阻止那野蠻人也沒問候我,其實我是覺得非常失望。說真的,他無論做什麼事我都是非常挺他的。我們相識於微時,也有類似革命的感情。我不知道他看到別人這樣對我的時候的真實感覺,也許他也是開題說說就算了,我卻是不想人家在他的話題開筆戰才會被粗野的『問候』的。我那朋友至今無動於衷,也沒有來問候我一下。我也不是要他去指責那個人,至少就過來關切一下。也許他真的今時不同往日,我是那根蔥蒜……

我不知道他維護我一下會造成什麼樣的震動,但是我會嘗試去了解。只是我也不想再『自作多情』,決定跟他的關係有那麼普通就那麼普通。之前也許是我太看重自己,我該想自己輕如鴻毛才對。其實回想多年以來,我在他心裡是什麼樣的位置也是模糊。偶爾回想他對我的好,也可能只是一種配合演出的效果。如今他得到多人敬仰,也許少我一個人的掌聲也不會太多。身為朋友我還是希望他好,只是我不想再浪費力氣去在乎不怎麼在乎我的人。

也因為這樣我突然了解,可能對那個失聯的朋友來說,真的是我對她關心得不夠。也許她也認為,在我跟她的關係來說,我對她做的並不達標。所以我才會被除名於好友之列,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好朋友要做到怎麼樣才算達標,也沒有辦法去挽回,更不能去生氣。

請不要對上述文章做任何形式的對號入座,就是給我的想法就好的尊重。

5 則留言:

Kent 提到...

其实我也有类似的经验,可是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比起你的状况好的那方面就是对方让我知道什么事(虽然我不服也不明白,可是算了反正我不会再为他/她流泪),不好的那方面就是他/她跑去挑拨(福建话叫做sailong)搞到我失去了几位还谈得蛮舒服又诚恳的朋友。

我和我爸爸最避忌就是这样的挑拨离间者,爸爸常说挑拨离间等于损人利己,算是造孽。

话说回来,现在我也尽量把关系(管他什么关系)简单化,才得以云淡风轻。

至于那些已经不在我的朋友圈,就当做是没有缘了,或者是您常说的给他们一点时间。回来就回来,没有就罢。

匿名 提到...

我也有过莫名其妙被人绝交的经验! 也许缘份已尽吧!无需太在意! 曾经的我是那么的在意, 那么的难受, 真的不值得!

Jane 彥儀 提到...

Kent:

朋友也是个各体,我也已经学会不要觉得他们的好是理所当然,也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随缘也好,至少有什么变故也不会太失望。

匿名:
跟一个人相处下来有了感情,怎么可以不在意?我只能说,我在意,我可惜,可是我不要执著。

Irene Goh Lay Theng 提到...

我是觉得友情到了一个阶段,自然会结束的,没有谁和谁是永远的朋友。
有一些朋友你和她在一起,她只能不断的向你诉苦,而和其他人在一起,她却是另一种样子。也有可能她是厌倦了总是吐苦水的自己,想要以另一种姿态来过生活吧 :)

别想那么多,无论友情还是爱情,都有缘起和缘灭的时候 :)

Jane 彥儀 提到...

Irene:

也許她真的只想要用另一種姿態來過生活,我們這些知道舊的她的存在的人,也許只會妨礙她前進吧?

無論如何,沒死就好,祝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