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7日 星期五

嗨,我是自由翻譯

自從從朝九晚五的生活中脫出了以後,我就成了自由工作者。基本上,不再做上班族之後很多人都會問我在做什麼,當我說:『在家工作。』時候,有些人還露出了一抹有點(有時不只是有點)輕蔑的笑意。『在家做工,哦~~~~』他們那一聲意味深長的『哦~~~~』其實是真的以為我在家沒事兒幹,我說的『在家做工』的性質與『在量馬路』的性質雷同。還有一些雖然沒有這樣輕蔑,但是就劈頭說:『妳賣保險/做直銷是嗎?』

在很多馬來西亞人的眼裡,自由工作者就等於賣保險和做直銷。

我不賣保險,也不做直銷。其實,自由工作者是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的我是一個自由翻譯。(Freelance Translator)所以,我不算是全職的家庭主婦,而是有工作的人。我在家的時候也確確實實的在工作,只是沒有什麼所謂的Office Hour、被公司買斷我的時間罷了。

其實每當我說起這個身份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歪著頭來看我一臉不解。有的甚至問我:『那妳是語言老師咯?』,我說不是卻引起很多人都不解,他們認為翻譯就必須要是語言老師什麼的。而事實上教導語文和翻譯語文是兩碼子的事兒。其實我的工作就是文字翻譯,這是一份在家也能進行的工作。除了翻譯,我還做審查譯文、轉錄文字等。當然,我也是撰稿人,現在在為一家本地的生態旅遊社寫旅遊稿件,純粹是商業化的寫法,介紹旅遊景點。

好了,很多人好不容易了解了我究竟是什麼身份之後,都很羨慕我『自由工作者』(Freelane)的身份。確實,自由很多人都渴望,可是世間上是沒有什麼絕對的自由的。公司雖然買了你的每天至少8小時的時間,但連帶給你們的福利就是我們這些自工作者所沒有的。我們時間雖然是自己控制,但是卻多勞多得。現在沒有公司的人事和制度的要顧慮,但是有時工作上遇上困難沒有上司指引;也沒有同事商量發發牢騷也是挺孤獨的。

總之,事情沒大家想的那麼浪漫就對了。每件事都是一樣的,有正面就有反面。但是既然走上這條路我就努力往好的方面去看好了。

好,現在說回一個關於自由工作者的經驗。剛才我說了,馬來西亞人一般知道的自由工作者就只有傳銷和保險。也許是我現在都這樣介紹自己為自由工作者,竟然有些朋友就以為我在做直銷/保險,約出來來喝茶就是為了做生意的。

那麼我鄭重的再說一次,我是自由翻譯,不會要你加入什麼會,更沒什麼賣給你。

不過你有想要翻譯的文字,可以找我。

6 則留言:

Wendy Wong 提到...

好巧,我也偶爾有接翻譯的工作啊!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
是哦?妳好象是语文老师,马来文对吗?

Wendy Wong 提到...

對。

但我一般翻譯的是 BM-BC,或BC-BM。
翻譯過食譜,短文,書籍...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
啊!原来我们是同行。(握手)
以后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向妳指教一下?

Wendy Wong 提到...

哈哈,指教就不敢當,互相切磋學習倒是可以啊,呵呵!一起加油咯!

Jane 彥儀 提到...

对不起,笔误。是向妳『请教』才对。
今天就是心神不宁,心情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