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爱是无可取代,却可以延续


阿猫走了已有一段时日,再收养的阿Neh来我家也有段日子了。

阿 Neh来我家,我一直都觉得是一段注定的缘份。阿猫走后,我真的很悲伤失落。特别是现在在家工作,每天都要对着她以前常在的那个角落,却再见不到她身影,更是难过。走在街上连跟街猫打招呼都不敢,顿时失去爱猫的能力。

养猫15年,阿猫对我情同家人。她跟随着我走过人生很多的重要时刻,也陪伴我的喜怒哀乐。她离开让我的生活陷入了低气压,连平日不太联络的朋友也能感受到这个低落的情绪。我也以为自己可以放的下,其实每一次的思念只为我带来泪水。每每想到她最后受病痛折磨,我就揪心不已,也很不舍。原来悲伤并不容易放开,虽然我很努力的想放开。

。我一开始并不想太快再收养,但是不知为何心底深处却有声音在说:"是时候再给另一个孩子机会有个家。",我也不知这是不是所谓的"感召",但我知道自己不排斥。阿Neh走入我的人生,并不经经在前往她的中途家庭遇见如之前,我已经在Pet Finder的纲站看到这个臭脸的猫女(当时还有个优雅的名字Claudia)。也被她吸引~因为她那张照片里的脸真是够臭!因为表面上看来这姑娘并不好相处,我也没把握现在的自己能应付这样的相处,所以她不是我的首选

后来在朋友的引见下,我认识了Mayki,也就是Neh的中途妈妈。那时我是为另一只叫Sky的帥气小公猫而去了Mayki家看猫,而我也不知道她也是Neh的中途。结果去看的时候公猫不理我,倒是早上有领养人来看;却不理那领养人的Neh竟然坐到我脚边去跟我喵喵。这时我才认出了这个臭脸女孩,探问之下才知道真的是同一只。

这次真的不是我选择猫,而是猫选择我。

新成员新环境曾经考验着我们,我忘了怎么跟年轻的猫相处,Neh也要适应新的单猫家庭环境。压力也曾在我们之间,我甚至以为我们之间可能终此一生无法相处。但是时间、玩具、和食物渐渐把我们的隔核消除,我找回了对猫的感觉,她适应了新的环境。当然,还有她的新名字~阿Neh。我其实很想保留她CIaudia的名字,但她好像不会认,有一天她来撒娇我笑她是A Neh包(福建话A Neh是撒娇发嗲之意)她竟然应我,我再问她那往后叫妳阿Neh好不好?她又"喵"一声回应,于是这新名字就定下来。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对阿猫的爱这么轻易就被阿Neh取代吗?其实,阿猫一直都在我心里,她无可取代,但是,对她的爱我可以继续在阿 Neh身上延缓下去的,以此类推。我也不觉得怀念是停滞、留恋和无止境的悲伤,阿猫曾活在当下,我也应该如此。

现在我对阿Neh也是这样,活在当下,好好相处。

最后,我还是要呼吁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请以领养代替购买。有谁想领养猫咪,可以留言问我详情,有很多中途妈妈家里的猫咪还在等他们的Forever Home呢!

5 則留言:

Wendy Wong 提到...

阿Neh有你這麽好的主人,會很幸福的!

Jane,加油啊!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
我觉得能有机会照顾她,幸福的是我。

Rachel Core 提到...

好喜欢这句话,“爱是无可取代,却可以延缓”。

Jane, “勇敢爱”比“勇敢恨”更需要勇气,我佩服你。:)

Ah Neh的毛色很漂亮~

Kent 提到...

当时姐姐在电话透露一丁点关于这新成员的时候, 我其实有点感觉上下.

好在新成员可以陪伴您, 而且它也可以换一个新环境修行.

我有点没心理准备, 不过我知道经过了这么多日子您应该可以应付和面对了.

Jane 彥儀 提到...

Rachel:
其实我一直很想妳也放下妳曾经养的那只小奶猫。最近认识了一些带过很多奶猫的中途,她们都说奶猫其实都很难养活。所以就想到妳,想告诉妳当时妳已经尽力了。很遗憾第一次养猫就让妳这样,但是真的希望妳也可以释怀。

Kent:
一切都很好,她当时新来不适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