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 星期五

1 Malaysia True Story

J是華人,她是客家和海南的混血兒,承襲了南國女兒的豪邁爽朗。Z是馬來人,她是個虔誠的回教徒,脾氣好得大家都有點想欺負她。M是印度人,跟她的先生一樣是虔誠的天主教徒,雖然心直口快刀子嘴,但是心腸是豆腐。她們當中J年紀最小,J眼中兩個大姐姐更像兩個超齡美少女,兩個人加起來應該有80幾歲還可以想14歲一樣在斗嘴。

JZM就是在同一個辦公室空間工作,J時常被M的收音機傳來的高分貝/音調轉來轉去的印度歌騷擾,還有幾次還偷偷趁她不注意關掉收音機;但是經過J偶爾的身體語言暗示,M還是會識趣的將收音機的聲量放小。J也可以原諒那隱隱約約的音樂聲。Z其實也不喜歡印度歌,私下她只會找J抱怨一下,只是一下下,最后兩個人都一笑置之。Z脾氣好,所以很多時候J都會心疼她吃虧,一邊為她抱屈一邊罵她傻,她也總是一笑置之。M則是好爭辯的印度人,總是可以跟Z抬杠,偶爾也跟J爭辯到聲量都不知不覺變大。J年紀小脾氣不小,有時候訓斥兩位姐姐或是跟她們爭辯起來也是有點得理不饒人可怕。

她們也時常"挑起"政客們所謂的種族宗教敏感課題,比如J時常會玩笑的挖苦M仗著自己是天主教徒可以跳過星期天的值勤,Z總是默默的接下星期天的工作。Z總是害怕食物不潔凈不敢吃,J氣得上網給她看了國際清真協會的食物清單。M問J為甚麼華人那么多籍貫的分支,學那么多語言不會頭昏嗎?

M說她喜歡黑黑的鹵面,有時和J會結伴去吃。Z也時常會來問M怎么把臭豆煮的好吃一些。J會問M和Z她們的甜品食譜,但是永遠也做不到她們的甜品的自然的甜。她們分享東西吃的時候,總是不忘順便的告訴Z”ini HALAL”.M會跟其他兩個人分享她孩子的頑皮軼事。Z會苦中作樂的告訴另外兩人她照顧家中兩個病人的“趣事”。J有時也會跟她們說說生活的瑣事……

這個正是我的故事,那個J就是我。

政客的言論時常嘗試挑潑,說誰侵犯了誰的特權。或者誰拿著馬來短劍揮舞恐嚇著誰。或者誰在這片國土擁有了最少的優惠和優勢。這些在我們之間從來沒有被談論,我們也沒有被挑潑,有時候甚至同聲同氣的覺得這些人是不是在把我們當傻瓜。我們的生活總有因為我們的文化宗教背景而有所沖突,但是我們總能圓融的因為體諒和了解而化解不悅。

能夠和諧是出于我們運用有智慧的相處和思考方式,跟一切的口號或法令無關。

Anyway,還是要祝馬來西亞國慶日快樂,已經52歲,確實得來不易。

3 則留言:

特蘭溪 提到...

種族課題一向來都是被政客蓄意的放大
其實友族之間總是缺乏溝通
其實我們都是一樣
雖然有時候我也抱著和一般華人一樣的心態
但是有時候不得不承認
馬來西亞的人們還真的可以和諧共處的……
[本身也接觸過雖然只是小事]

Jean 提到...

JZM的笔名让我想起以前在你那里打散工的日子,哈哈!其实很多人说移民会被其他国家轻视甚至欺负,而且不是一等公民。我到认为在本地除了我们的金钱,我们何时被尊敬?有时还要被自己人欺负呢!

Jane·彥儀 提到...

特蘭溪:
在民間,各族其實都是可以和平共處的,只是政客喜歡加鹽添醋罷了。其實我們的馬來同胞,也不見得人人都有享受特權。特權這回事兒,很多時候也只有那些達官貴人才會懂的。各族都有生活在夾縫中的人,包括傳說中擁有特權的他們。華社最近也開始喜歡鬼打鬼,我也沒眼睛看。

Jean:
我覺得某些眼界淺說我們是移民,應該要感恩這里愿意收留我們的人,我們可以不用鳥他。他很沒見識,不知道在任何的移民歷史中,移民本身是對那個國家的社會發展都有做出貢獻的。特別是華人移民,更是常有杰出的人才。至于自己人打自己人,這種事情常有,只是我沒眼睛看也不想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