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

暴雨

15_78_19---Storm-Clouds_web 昨天下了一場好大/好兇的暴雨,風雨雷電交加的,好不嚇人。在我的回憶中我好像還沒有經歷過像昨天那樣的雨。強力的風吹得雨水從關上的窗戶的夾縫中拼命的滲進來;我的房間、我二妹的房間都滲了水,客廳也是。我是住在8樓的公寓,家里竟然也能成小小的澤國,可見雨勢之犀利。我突然間有點害怕起來,心裡面想千萬不要是甚麼馬來西亞之前都沒有經歷過的災難來襲了才好。因為本杰明還在回家的路上,我二妹和她男友也在外面。

乾毛巾濕抹布在交替,我的房間二妹的房間浴室間我三位奔跑。我就這樣一邊忙著“救災”,一邊胡思亂想著。三妹“安樂侯”個性使然,大概網絡線路和電流沒斷、水沒漫進她房間裡她都是氣定神閑。還一度將如鬼哭的風聲當成是我在煮水水沸了水壺發出的笛聲。後來終于后知后覺于我的忙亂(總好過不知不覺),才曉得我們家災情有點嚴重。有時也不知道她這種沒甚麼警覺性的性格到底好不好,但是我媽幫她算過命,說人家越是想害她,越多危機她就越有成就(怎么聽起來像大長今的命?),所以只要不是要危及我的命來讓她很有成就,我似乎其實也不需要擔心太多。

既然不需要擔心她,我就更用心的“救災”和禱告。我求菩薩說我喜歡下雨但不是這樣的雨,請祂慈悲讓這一切快點停止。我雖然已經用毛巾塞在滲水的隙縫,但是水還是不停被大風吹進來。隨著風吹的方向,那風聲越聽越詭異,似乎突然就覺得好像有一群惡鬼在一邊敲打我的窗一邊咆哮;那聲音聽起來蠻驚悚的,讓我覺得有些恐怖。突然我就想起臺南最近被莫克拉颱風侵襲的慘況--我現在連這樣都覺得很恐怖了,試想想在山崩地裂的瞬間,受災的人們應該比我當時更恐懼10倍吧?

這時我的禱告多準備了一份,給遠在臺南的災民們。

終于雨勢漸漸的小了,天色卻也隨著時間暗了下來。我開始較可以定下心來抹干地上的積水。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真的是蠻疲累了。畢竟幾乎是一到家就開始跟這場暴雨搏斗。除了屋子裡面的少量積水,陽臺上一切被吹的東歪西倒的也尚要善後。忙到最后,天色更沉。所以說天有不測之風云,確實是這樣吧?人生的風雨也是如此,我希望當它來襲時我至少還有能跟抗爭的力氣,但是我發現年歲漸長,我的戰斗力似乎也越來越弱……

4 則留言:

wingsunny 提到...

我这儿风平浪静。。。还是我不知道。
雨是何时开始下的?风是何时开始刮的?我都不知道。。。在算是“密室”的公司里长时间工作,还真的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没想到这么严重,我回家时雨已经变小了,我还以为只是小雨。

Jane·彥儀 提到...

Wing:
鋼骨水泥森林也許在一定的程度上麻醉了我們的知覺,隔開了我們對外界的警覺。有時候適當的恐懼,才會讓我們學會怎么掙扎求存。

kienjean 提到...

我的窗口也是,就好像看着天灾电影一样。
我想地球已经不止一次在抗议了~~~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看來雖然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Wing和我們看的卻不一樣呢~當時你是不是有像我一樣忙亂呢?

地球抗議數不清幾次,很多人還是裝著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