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8日 星期六

西瓜病

話說昨天我以為自己已經完全復原了,就快樂的出去吃飯慶祝,吃什麼我不說了,隨即而來的就是回到家,我又倒下了。

首先,是肚子胃部開始有異常的抽痛。然後我開始冒冷汗、頭暈、胸悶、噁心。然後我就不能思考……是的『不·能·思·考·』,只能躺在沙發上,直到稍微有力氣才爬到廚房去找藥吃。同時服下了五塔標行軍散和保劑丸,我知道如果這兩劑藥下去我會打嗝或是放屁,就是胃脹風,若是會把吃的東西放出來(不論吐瀉,有點不雅,對不起。)就是食物中毒(不好,要馬上送診不然出人命)。如果只是緩一緩,沒反應,之後會再回來;或者直接就吐個不停的,就是『西瓜病』。結果真的是『西瓜病』犯了。

是的,我經常會被這個叫『西瓜病』的怪病纏上。

這怪病一開始不叫『西瓜病』,從小我就犯,成因不明所以也不知道它真的是什麼病來的。可能受到極大的驚嚇、受到其他病的牽連或者就哪天單純的吃到什麼不順我的胃的意的,就會犯病。西醫都會說是『腸胃炎』『腸胃感染』之類的。這個病一犯,很辛苦,連照顧我的人也會很辛苦。因為我是連喝水甚至呼吸都會搞到嘔吐的那種,胃又抽痛翻騰到可以不想哭也會哭出來的地步,記得小時候我媽還因為照顧我到無所適從而抓狂罵我,這不能怪她,我吃什麼就吐甚麼,最後就連好像呼吸也能吐,也真是很煩人。她甚至一度覺得我是被『骯髒東西』纏上了,為此還去拜過路邊(是的,沒有辦法的時候,迷信也是辦法。)。後來有個女老中醫,她的藥就可以治我這病,配著蘇打餅來治療(就是什麼都不吃,就吃她給的藥和蘇打餅直到不吐為止),這是當時最快的治療,兩天就好。後來她過世了,沒人給我開藥,吃蘇打餅也沒有用了,往後這種病一犯,我也只能央求西醫給我打一記特效藥,還是要難受一陣才能好的。

後來為什麼會管它叫『西瓜病』?話說又一年新年前夕,當時還在念大專。我要回家的前一晚就犯病了,更慘的是當時其他的屋友已經回家了,只剩下我一個。孤獨的吐了一整晚,隔天早晨我還是硬撐的搭車回家(年輕真好,什麼都撐得過去,現在我想我只能攤在那裡。)。我還記得自己好像走了十萬八千里的路程才來到當時的富都車站,一路上我已經吐了不知多少回,當時我只剩下胃液和膽汁給我吐了。我在想總要有個辦法止吐才能回家,而且得讓什麼下胃才有東西讓我吐,才不至於脫水。那時我看到攤販賣的西瓜,說也奇怪,看到那些紅艷艷、水噹噹的西瓜我的胃部的不適就有些緩和。於是我不假思索的買了兩包,上了長途車慢慢吃。隨著西瓜的果肉和果汁下肚,我感覺到沒那麼不舒服了,肚子還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隨著一個舒服的律動,我就打嗝了,胃也不緊張了。最後還可以在車上沉沉的睡著,神奇的在途中痊癒安全的回家。當時這樣治愈,我想可能只是巧合,後來幾次驗證,也還萬試萬靈。西瓜汁也是可以的,不過療效就減半,還是要買來新鮮西瓜,連肉帶汁才有療效。目前這個療法還沒有失敗過呢!

今早胃還是悶著,像是耍壞的小孩。我唯有催本傑明帶我買了西瓜吃,一如往常,吃下了下午就完全痊癒。這麼可口香甜的藥,我是樂意吃的,可是那陣折騰,我可真的很不樂意。我也無法解釋為什麼是西瓜,可能胃似主人型,很任性,連病都要耍有個性。不過謝謝,幸虧我的胃你選擇解藥是西瓜,而不是什麼難吃的。可見你任性的可愛,還是要吃好吃的,也知道夏天要吃西瓜了。

8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现榨西瓜汁也不行哦?

希望你现在没事了。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鮮榨西瓜汁不是不行,是療效會減半。還是要吃西瓜比較有效,立竿見影。

這怪病暫時好像只有我在犯,目前尚未找到同病相憐者。

Rachel Core 提到...

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也会类似你的情况,从小就如此了,发烧呕吐没有食欲,连续好几天,发起来没有征兆。(我没有很热心她的病情,所以也不晓得她的情况是否跟吃的食物有没有关系)

小时候两老带她四处寻医,那个年代千里迢迢从北马到KL的大医院去,都没有结果。

现在听爸爸说偶尔也会犯病,不过情况没有小时候那么严重了,病发的几天就睡睡躺躺。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我的也是這樣,看西醫都是沒什麼結果,而且治療的話吃藥也要折騰近乎一個星期。不過,我沒有發燒的,就是一直吐一直吐....

不過她和我小妹的症狀有相似,我的妹的病被解做腸熱,也是怪病怪藥治,她是喝可樂就會好。所以我就叫它『可樂病』。

Rachel Core 提到...

唉~我家那位倒是被宠出“千金病”,一发起脾气来拿了东西就丢人,前任丈夫曾被她丢中受伤。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千金病』要用『千斤頂』才醫得好,只有『千斤頂』才能頂的住『千金』那麼重啊!XD

Rachel Core 提到...

哈哈~~~是呀~呵呵~谢谢你,让我这个沉重的黄昏第一次笑了。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不謝,能讓妳不太沉重,真好。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