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Treat or Trick?

DSCF2090 copy 萬圣節,小孩兒們扮成小鬼,結伴來敲你的門。

“Treat Or Trick?!”他們都會咦咦哇哇的的叫道,你給糖果,不然我就搗蛋。這一天,小孩子都有“權利”搗蛋的,所以你最好乖乖的給糖果打發他們到下一家去……

x                      x                       x

人和人之間,只要聚集在一起成為團體就會有利益沖突。大家都想得到糖果,分派糖果的當權者自己留大部分供自己享用,然后分一點出去,想身邊得到糖果的人會乖乖聽話誓死效忠。但是人的心房不在胸口的正中央而是偏向左邊。偏心--讓派糖者難免就忽略或者“故意忽略“一些也想要糖果的人。這些被忽略的人,因為派糖果的人有生殺大權,他們就算不滿意也只能假裝自己仍然效忠。或者,人心不足如無底洞,野心更是一頭狂獸,有人其實已經帶著血紅的眼睛覬覦著當權者的糖果籃。

終於長期積怨像是鼓脹到極限的氣球爆開,被廢掉的團體的老二要出頭爆發不滿挑戰派糖的當權者,說自己也能成為派糖者。

當權者是說:“派糖的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得不到那么多糖果。”

挑戰者說:“換個派糖者,你們有可能得到更多的糖果。”

紛紛擾擾開始,唇槍舌劍可比刀光劍影打算殺人不見血。大家開始文學素養很好,拋書包引經據典,古龍瓊瑤弟子規,只差在沒有將作古的名人文人從墳墓裡面拉出來助陣。動之以情的,說糖果傷人心性,連朋友的可以翻臉無情。說到盡處,竟然說自己若是敗者甘為寇,我收拾包袱走人。

聽著種種說法,那些等著拿糖果的小鬼們開始見風使舵,或者開始夜夜磨刀,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同時干掉挑戰者和當權者來當個派糖人。有小鬼開始假裝效忠一方,或者真的就像賭博一樣分析各方強弱決定去向。大家忙成一團,劍拔弩張打算打個你死我活的時候……

當權者突然和挑戰者突然攜手站臺,異口同聲:“為了大家的利益,我們權衡好了如何分派糖果,任何紛爭均無意義。我們已經各得其所,也希望大家也像以前一樣得到自己那份然后謹守本分。大家心臟都是偏一邊的,但是都是偏同個左邊,我們的想法都應該是一致的,得到各自想要的就好。”

大家聽罷目瞪口呆,除了感覺有點被耍,也明白了心臟確實是偏一邊的,大家都一樣只是將心偏自己或自己喜歡的,堂皇的說法也蓋不過自己的欲望。小鬼們意識自己還是照顧自己,有些也已經放出了心裡面的獸欲,原形畢露無法挽回。既然如此,他們也露出了嘴臉,齊聲大喝:

“Treat or Trick!!!”

給我更多的糖果,不然跟你亂到底!

以上感想,純粹感想。我不特別是有指哪些人哪些團體,反正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中必有是非,有是非必然就亂。亂是改革的一頁過程,就像是生孩子一定要經過陣痛,改革都要有陣痛,跟女人生孩子一樣,生完就不痛了。(某部長說的,忘了是男是女的,總之生產經驗應該相當豐富。我媽也跟我這樣說過,以消除我對懷孕生小孩的恐懼。)

關于這篇,我真正是想說的其實是:

HAPPY HALLOWEEN給我糖果 不然跟你死過 XD

5 則留言:

kevin 提到...

i like this article.. Zen...

kienjean 提到...

你的影射,果然高招。

一方面有了污点还不下台,根本就是耻辱!另一方面上位不是很对时期,必须啃下之前的派糖果留下的粪便,结果至今依然整身蚁。是的大家知道后者是个清官,但现在骑虎难下,我倒很有兴趣他怎么收拾这个局势。

他们握手就是因为总司令插手,结果乖乖就办。

总结一句,写得好!

Jane·彥儀 提到...

Kevin:
Thanks...but what is "zen"means?

KienJean:
我沒有影射這么嚴重,只是有些單單打打罷了。

我是誰?小女子一枚。關心政治嗎?才不要!甘愿出去慶祝萬圣節討糖果。

琦哥与宝珠 提到...

琦哥与宝珠姐过来看看你了,祝佳节快乐.
(虽然迟了奌)

Jane·彥儀 提到...

琦哥寶珠姐:
歡迎歡迎!也祝你們萬圣節快樂。

對了,給我糖果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