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2日 星期六

很忙

開車回家的路上,收音機播著容祖兒的歌聲唱著:

你總愛說事情太多 時間不夠
而我也總是努力 找理由
讓自己 來不及想 以後
以為 終究會 等到幸福的時候
等到 花也開了 溫暖了 天空卻 變灰暗了
來不及回頭 回頭太囉嗦 而你我 很忙
忙着往前跑 卻忘了 把感動一路珍藏
已來不及回頭 回頭已是空 是你我 太忙
當逃亡 變習慣 我只想 痛哭一場 喔
所有快樂的難過的 麻木接收
而忙碌竟是我們 用現在 換未來
最習慣的 理由
也許 看着花 綻放的一刻最美
等到 花也開了 溫暖了 天空卻 變灰暗了……

最近我在辦公室的行動,看起來就像個快速旋轉的陀螺。以前進來辦公室,還可以跟同事哈拉一下再帶著愉快的心情開工;現在只能盡量依舊保持帶著溫暖的笑意和用開朗的聲音和迎面而來的同事打了招呼,只是之後就坐下來拼命的工作工作工作。

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麼忙,所有的事都在瞬間一起來到你的面前。每個新工作的安排,都會讓我倒抽一口氣。我拼命的追趕進度,可是我就像是日本神話里說的在黃泉堆石頭的夭折小孩的亡魂一樣,他們有堆不完的石頭;而我就有做不完的工作。

今年的工作表現評估,一邊聽著小老板對我經常留下來加班這點似乎覺得頗為滿意,讓我覺得五味雜陳。因為其實加班對我來說是沒有甚麼效率的表現,比起因為工作沒有完成而加班;我更喜歡完成我的工作,然后準時的下班,做一些我喜歡做的事。有點讓我感覺虛榮的是,我竟然因為工作做不完有嘗試加班被贊賞了,真是諷刺……

我發現最近因為忙于工作,我真忽略掉很多,放棄掉很多;我甚至是減低了對一些人和事的熱誠。有時我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也用忙來當借口,說是為了將來而努力。其實,有時候就是要用說忙來逃避一些自己已經覺得冷淡/有心無力的事情。

聽著容祖兒的<很忙>唱道:當逃亡便習慣我只想痛哭一場的時候,我才發現不知何時我已經甚少哭泣;甚至有時很多的無奈,我都總是能化成一抹苦笑來接受了。我也不知這樣究竟算不算一種進步,或者就是一種退步--難道是淚腺退化,感情的敏銳度也退化,鐵石心腸卻進步了不少?還是我知道哭也不能改變甚麼,就不該讓自己再浪費讓身體賴以生存的水分了?

我并不想用忙來成為麻木的借口,更不想說忙來讓自己對一些本來很熱衷/很懷抱理想的事熱情減退。只是當我看看寫滿的工作表,也真的只能長嘆一聲~

我~很~忙~

但是……我希望可以有知覺的忙,忙得有意思一點~

5 則留言:

琦哥与宝珠 提到...

学一下过"忙裡偷閒"的生话吧,这样回头望时感觉过的日子(生活)更有趣!

kienjean 提到...

琦哥与宝珠的提议不错,哈哈!

工作那里很奇怪的,明明加班是不够效率,而且是不鼓励claim OT的那种,可是他们很希望看见下属加班,真是摸不着头脑。

我觉得你可以胜任的啦!我在等着你的好消息,然后"wat"你请客,哈哈!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Jane·彥儀 提到...

琦哥寶珠姐:
對啊~我也漸漸感覺到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所以開始對自己的空閑時間有所規劃了。盡量朝忙碌但充實的方向前進。也學著想有的時候偷閑一下不算罪過。

KienJean:
琦哥與寶珠姐是一對非常活躍的樂齡博客,“年齡只是數字”這點他們是做到了。你也可以去他們的部落格《不老的希望》看看。

關于加班的問題...可能這就是所謂的“代溝”吧~我們的前輩們可能均認為加班是一種勤勞/負責的表現。但是他們不知道在很多先進國家,加班是要給加班費的,而且不計時間多寡,所以那里的公司一般覺得天天需要加班的員工是浪費公司資源,沒有效率的。

好的,承你貴言,我也希望能有好消息。

Rachel Core 提到...

我们打工的,有一句很自嘲的话,“死了就可以不必来上班。”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對,就是干脆死掉好了,病了不能上班,病好了回去還要看到滿桌子等你回來處理的工作。

但是想想,被工作忙死,好不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