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1日 星期日

她回憶穿著藍色衣裳的自己

“妳這身藍色的上衣,真好看。”公寓樓下賣炸香蕉的Kakak一邊撈起炸好的香蕉,一邊對我說。我在等著她剛剛起鍋的炸香蕉,聽她這樣說,難免覺得高興。

寶藍色的衣裳是新買的,我一看我就愛上了。少穿藍色的我,難得對藍衫一見鍾情的。

“年輕的時候我也很喜歡穿藍色的衣裳,藍色配上白色黑色很好看。穿藍色衣服配白色花樣是我的標誌哦~”她繼續說,視線卻不在我的身上了,飄得很遠:“那些衣服我還收著。當時我很窈窕,才44、45公斤,很瘦。”

我看看眼前的她,不胖,只是看得出生過孩子所以腹部有些鬆弛。

她的兒子看起來大概14、5歲,當時眼神有些憂鬱的坐在一旁,一眼也不看在講話的我們。

“Kakak妳不胖,那些衣服應該還可以穿。”我說的時候心想:都是些馬來罩衫,就算是中年穿也不會顯得在裝嫩吧?

她聽罷,笑了說:“後來結婚了,胖了,都穿不下。之前孩子從來不叫我媽媽,叫我胖子。”說完還哈哈哈的朗聲笑了三聲,繼續說:“可是現在我瘦了,一年前開始的……但是始終不能瘦到可以穿回那些衣服的地步。一年前,孩子的爸爸另娶回了家鄉,就在那時起我就開始瘦了。”

說到這裡,Kakak的臉上還是掛著笑,但是卻看得出有些酸楚。我則有些錯愕,因為沒想到她會告訴我這個。覺得有些尷尬,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他的爸爸另外娶了別人,所以我現在才自己出來做生意。我結婚之後都沒有工作,可是現在要依靠自己了。”她看了看由始至終都沒看我們一眼的兒子說。說完之後問我要買多少錢的炸香蕉,我才有些回過神來。

“Kakak這樣還過得去吧?”我接過她手中的炸香蕉。

“當然有些辛苦,但是我不能接受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等這孩子中學畢了業,就要出去找工作。”她看了看他又說,可是少年依然一臉木然的看著遠方。我覺得他不是沒聽見我們在說甚麽,可能是他很覺得很無奈,卻無法改變現狀所以就假裝聽不到。

我想Kakak剛才說自己喜歡穿藍色衣裳眼神飄得老遠的瞬間,其實是想起了當時年輕、快樂、愛漂亮的自己。那個自己,因為這段婚姻似乎已經離開她越來越遠,變成了一個回憶。無論是曾經一度幸福讓她胖得穿不下她喜歡的藍色衣裳,或者現在生活的滄桑讓她即使消瘦了也不再有喜歡用來裝扮的顏色。這段婚姻,確實讓她失去很多很多的自己。

我只是希望,我的一身藍,沒有讓她因為回憶起那個自己而挑起她的愁緒吧!

6 則留言:

DoinkDoink 提到...

很酸楚的故事。。。。T-T

Jane·彥儀 提到...

DoinkDoink:
愛情很美好,但是愛情有時也很傷人。
不能接受三人行,她只有選擇自己離開。可是看得出來,現實生活很磨人,做這樣的選擇不容易。

kienjean 提到...

有时服装会让人想起种种的回忆,之前我的衣服已经丢的丢,送的送给外劳七七八八了,只剩下几件······
至于工作服,现在我也几个月没穿上西装了。下一回穿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得风风光光。你所说的我们绝对有权利走得潇洒······
话说回来,我了解这位kakak的感受。
其实我走除了感情,也有许多原因的。
你这篇写得很不一样,很喜欢你描述的形容词。谢谢!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捨棄不合身的衣服就跟捨得放開不適合的愛情,才會有更多空間和可能。其實,在有些人看起來適合自己的好東西,放在自己的身上又未必合適。

我當時並沒有想到她會告訴我這件事,有的時候就是這樣,無心的就听到了一個故事。

文文 提到...

“Kakak, awak memang best lah!!”
如果你还会遇到她,帮我传达一下。

人因为生活,而不得不坚强。他人的肯定和鼓励,会使绷硬已久的心,得到些许滋润。我是酱相信的~~

谢谢Jane,很好的分享!

Jane·彥儀 提到...

文文:
她確實的不選擇向不忠婚姻屈服,這點我真的很佩服。所以,我用常常光顧這點來支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