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我始終感恩

昨天有看到我的FB的人都會注意到我一篇超長的牢,是有關我形容現在的工作就像是有人叫我用牙刷去刷馬桶;沒空還要幫忙找鮑魚刷的職場牢騷。同時,我也發現一位同事的人格偏差。當下的感覺,我除了失望,就是憤怒。今早我起身,我發現我多了一層感覺,就是感恩。

我感恩當下我的上司有把我叫進去訓話,不然我沒有機會跟我的上司說我的感受和明白我上司的策略。

事實上我承認我覺得現在做的這項任務是Donkey Job(簡寫DJ),因為我除了這項DJ之外,我覺得我有更重要的事去跟進。也因為一定程度的討厭該幫我們解決技術上的問題的人卻把責任推給我們,還有就是沒有給予我們有效的工具去執行任務,所以我基於不想做這種DJ所以進度上我很慢,但是“很慢”跟“沒有去做”是兩回事,因為我參雜了個人的情緒拖慢了進度,這點指責我或許會承認,並且接受。但是我這位同事卻在上司面前說我沒有去做,是很大的污衊。我承認對自己的工作附帶私人情緒是不對的,但是當它侵害我該擁有的私人時間的時候,我覺得我絕對有生氣的權利。我不是賣給公司的,我只是被聘請回來,做我該做的工作的!

然後我很感恩我上司在我說我的的感受之後,說明會嘗試解決這項問題,只是她必須小心的去處理,要我體諒她的考量,也要我從大環境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而我也答應自己會從職責的角度出發,會盡快完成這項DJ。

我還有很感恩,這件事終於讓我看清這個同事的另一面。若不是上司叫我進去,我還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怎麼說我。

這位同事開始變質,我不是沒有感覺的。只是我覺得共事這麼多年,我還是想將她當成一個好人來看待。尋找鮑魚刷的事,我在我對科技的知識相當有限的情況下,依然努力的幫她尋找解決方案。我從來就不覺得這份DJ是她的事而已,因為我也是必須做這份DJ的人,所以我從來沒有置身事外。事實上最近讓我覺得做工不快樂的原因,跟著項DJ的關係密不可分。昨天從老闆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我還是想著她也許只是措辭不當,把“進度很慢”說成“置之不理”。但是從她暗地裡幫我安排助手去做,卻不讓我知道,然後在跟老闆說我沒有妥善安排,甚至可能因為置之不理而不知道她已經安排那位助手在做這點,我覺得這個人確實是有意污衊我。還說老闆問,她只好說出事實。

事實是當我向老闆說出這個沒有效率的工具只能一次讓一個人登錄系統去工作這點的時候,我的上司顯然不知道這件事。那天我出外勤回來要開始做這份DJ的時候,我發現已經有人登錄在做,所以我不能同時做,所以我是不是有置之不理呢?如果我真的置之不理,那麼我怎麼知道有這個暗地裡派來的幫手?我甚至還親自的去看那個幫手做的怎麼樣,暗暗感激這位同事體諒我出外勤怕趕不上進度幫助我作出的安排。可是沒有想到,這是她用來向老闆參我一本的理由。

這位同事當時才慌然的解釋說其實這項系統只能一個人進入,所以當助手在做的時候,我不能進去幫忙助手快點完成這項DJ。她說老闆問她就說事實,可是為甚麼她在跟我們的上司說我置之不理之前,不先說明這點呢?這項工作我就算討厭,但是我是從來沒有不做的,出外勤回來我剩下的半天就是花在這項DJ上,這點是事實,為甚麼她沒有說明呢?

我開始懷疑這個人的人格,但是我始終不明白她這樣做的意圖,我也不想明白。總之,就是我又認識了一個人,只是這個人我必須小心的跟她相處。

我感恩就是,我竟然可能有本事教一群鴨子怎樣游泳。

那些應該為我們尋求有效方案和工具的人,自稱為鴨子,現在的情況就是這群鴨子不要我們教鴨子怎麼游泳,但是卻不願意證明他們是會游泳的鴨子。我們這些真的什麼都不懂的,竟然要先去建議方案。好了,我們建議了,他們才悻悻然說:啊~也許這是可行的。之前,這群鴨子堅持沒有比現在這樣的工具更好的工具;但是隨著我們提出了更好的工具選擇,他們才知道自己會游泳,但是方式只有一種,而不知道原來有可能有這麼多游泳的形式和方式。這個方案,上述那位同事並沒有貢獻什麼力量,她只會一直跟我說:“老闆催了,你們想到了沒有?”我放假的時候還得給她打電話,教他我尋求到的方案的好處,還讓她先向老闆呈報。她只會用牙刷刷馬桶,我幫她找來鮑魚刷還要被她這樣對待,所以我才會覺得這樣DULAN。說遠了……總之就是,我現在至少還有贏的機會,希望我上司以退為進的方式能夠成功,讓這些鴨子願意用別的方式游泳。

我感恩我知道自己有做少奶奶的福氣。

之前我還對人家叫我回去做少奶奶這點,很感冒。可是我老闆在不知就理的情況下,就這樣快語的說我:“這麼計較妳可以不做,去做少奶奶。”。當下我是覺得很冤枉、很委屈的。但是昨天本傑明的安慰,讓我覺得我精神上已經是個少奶奶了。他強調大富大貴可能沒有,但是若是我真的不做了,生活的簡單一點,他努力做些兼職我還是可以做平民式少奶奶的。是的,我對我的工作付出的真心沒有回應,不要緊,我最後的支柱,我知道在哪裡。而且,人生很多事,不需要尋求認同,也許會更快樂。

所以說到底,老娘現在並不在乎甚麽,反正不開心的話,我隨時可以走人。我並不需要堅持著什麼。誰喜歡繼續用牙刷刷馬桶,不想爭取鮑魚刷,甚至不用再刷馬桶;隨便你們,請繼續。

6 則留言:

kienjean 提到...

昨天看到你第一次的posting,为你搓了把冷汗,觉得你的苦水好多。可是看你这么写来,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明白其实是很重要的。

Donkey Jobs这个词我的讲师曾经提过,我大概知道你在说什么工作,应该是那份“以前是Manual填写,现在是Online”,而且指明每位毕业生都必须做,但很多人不愿意做的,哈哈哈!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這項DJ我已經不在乎這麼多了,也不是那你說的那一項。很多時候就是要感恩,如果沒有這樣去經過,怎麼會有機會明白一些事情和真正“認識”一些人?

GX' Blog 提到...

家家有本难念经。
我也有同事问题。不过你同事好像恶劣了些。

请问你可不可以解释什么叫DJ?因为我想知道。谢谢。

加油了。

Jane·彥儀 提到...

GX:
我始終是覺得是公司沒有妥善的安排我們的實用工具造成大家必須對工作惡劣,對同伴惡劣。

DJ-Donkey Job,寓意愚笨的進行某項工作。

GX' Blog 提到...

谢谢指教.这的确是公司没有思考妥当.希望你能如愿完成工作.

Jane·彥儀 提到...

GX':
做不完的,做得完公司會問請我回來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