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初戀啊~是不是小事?

14歲那年,遇見了生命中的第一個15歲的他,並不是在我的預料之內的。我從沒想過劍眉星目、帥氣的他會喜歡上我這個一直幫他傳情書給另一個女生的『信鴿』。那個女生拒絕他之後我只是出自好心的安慰,從『信鴿』變成了跟他在通信。我當時也懵懂,一開始只是覺得他被拒絕很可憐,於是就跟他通起信來。後來心裡對他有了異樣的感覺,卻不敢想他也會喜歡我。終於有一天我打開他的一紙便條,那該是我一生中看到用最醜的字寫的表白,皺巴巴的練習簿紙上寫著『我喜歡妳』四個大字,卻讓我覺得好甜蜜,一天看了幾回。

我們那個年代啊~早戀是禁忌,不能讓父母師長甚至是朋友知道。可是,我卻跟他熱戀起來。在那個沒有手機、FB、MSN、skype的年代,通電話就是我們常做的事。只要在電話通聽見他的聲音,我的心就會撲通的跳動。思念讓我們就是想听見對方的聲音,但是總得在一小時內掛電,免得太高調而被我父母家人注意到。我們總不捨得是先掛電話的那個人,說不完的唯有留在信紙上傾訴。為了寫信給他,我開始練習怎麼把字寫得漂亮。信末用了只有我們懂得的暗語代替我愛你結束,太年輕,讓我們覺得說愛好沉重,有了這樣的暗語反而讓我們更親密。

第一次牽手是在第一次一起去看電影的時候,我還記得那部電影叫『Yes一族』。我跟他一起走在去電影院的路上,我很期待他可以牽我的手看看。就在快要到電影院的時候,我們突然面對對方異口同聲的說:『我想牽你的手。』兩個人在那瞬間先是愷住了,然後就笑得很開懷,到現在我還記得他笑的樣子。我們牽手一直到電影散場都沒有放開,縱然掌心已經有些汗濕。

我們的初吻是在補習社的樓梯間,也許我是水瓶座他是人馬座,典型的風風火火情侶,想做就做。我去補習他就會等我放學,我們就趁那空檔見面。就在我們一起下樓的時候他突然停住等其他人下樓,然後就突然將臉湊過來吻了我的嘴唇。時間過去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只記得兩個人分開的時候竟然像是拍電視劇的時候NG笑場,然後像是做了什麼愉快的壞事般帶著一點刺激一點歡愉的牽手飛快跑下樓去。

他是排球隊的,為了幫他加油我折了一串紙鶴給他,他將它掛在窗前,讓我每次坐在校車上學的途中都可以看到。那時我們雖然還小,但是應該是有能力愛的。露營的時候他在營火會上為我皮外套禦寒;也為了我戒了煙,說會好好唸書。18歲那年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就一起去唸書……相愛的時候我們都做過美麗的夢,許下甜蜜的承諾。

我們的戀情維持了一年,早來的戀愛總是早夭。我們終究還是被父母師長發現,加上還有人污衊我們讓學校裡開始有些難聽的流言蜚語傳開,這樣的壓力下,我們幼苗般的愛情當然得夭折。還有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好像』是喜歡上我的好友,很突然的就這樣提出分手。也許是我當時沒經驗,沒有發現他們之間有曖昧。因為他沒親口承認,但是後來卻和那個女生過從甚密,所以我才會說他好像是喜歡上我的好友。到現在我都不能確信其實究竟他們有沒有在一起,不過時過境遷這個已經不再重要,只是覺得當時對我來說傷害就很深。

我還記得分手的第一天,坐車看不見他窗前飄揚的紙鶴,我難過的在校車裡哭到抽噎,也不管每個人把我當怪物看的眼光;還有就是那些人冷言冷語說:『她被男朋友甩了……』

寫到這裡,你還覺得初戀是小事嗎?我覺得到死都不會忘記的,就不可能是小事。但是,時間可以讓回憶的重量變輕了,變的不沉重,可以侃侃而談。尤記得分手多年後我在某mamak 檔與他重遇,感覺不再難過,兩人見面依然異口同聲,只是變成說:『啊~你是……』然後就是遞給對方一個恍如初識時的微笑,之後便各坐一桌和朋友喝茶,我還微笑跟朋友介紹說:『他是我的初戀男友……』

文章到這兒寫成這樣,初戀似乎又變成了可以坦然回味,有些香甜感覺的小事,對嗎?

7 則留言:

Iceyn 提到...

初戀永遠是難忘的 :)

Ken Jin 提到...

你写的这些,让我会心一笑:-
“我們懂得的暗語代替我愛你結束”
“掌心已經有些汗濕”
“典型的風風火火情侶,想做就做。”
“帶著一點刺激一點歡愉的牽手飛快跑下樓去”
“我當時沒經驗,沒有發現他們之間有曖昧。”
Your essay is very practical, well done Jane!

初恋是真的难忘没错……

Jane·彥儀 提到...

Iceyn & KenJin:
因为都是第一次经历,所以很难忘怀。最重要的是,没有想很多,就爱得很真切。

Chow Yin 提到...

初恋~让我懂了何谓爱。我还会怀念他感激他,也希望能再见到他。
是否所有的初恋都只记得一起时的片段和分手时的伤?我已想不起他的姓名、住处和年龄了。==

Jane·彥儀 提到...

Liew:

能記住那些美好就好了,誰還能奢望記得那些名字、住處、年齡的事?畢竟當初那個人離開的時候我們都嘗試過去忘記,丟失的記憶就丟失了。妳會發現我們最後都是記得好的比較多,不好的比較少,就算有悲傷也是過去式,再也提不起來了。

我倒沒像再見他。再見又如何?不見又如何?有的時候回憶就定格在某個時光就好,不然看到當時那個俊朗的少年郎變成Uncle,我情何以堪?更糟的是他現在很帥又不是我的,那不是捶心肝?XD

最後那句別當真,我說笑罷了,就算不再見也希望他安好。

applefish 提到...

看了你的文,超感动的,那是纯纯的恋爱呢!

虽然,以前的我读书时候没有谈过恋爱,但就是喜欢看你这篇文章,或许我没有试过也向往以前那单纯的恋爱。

Jane·彥儀 提到...

Applefish:

妳好啊~

初戀回想起來就是單純的美好。

不過現在很多“小朋友”的戀愛都不單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