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5日 星期二

不夜城

寫這首歌的時候,大概是19歲,。那個全世界都在開始風靡 R&B的時候,我卻彷彿時光倒流,迷戀30年代的上海爵士,黑膠唱片傳出的沙沙聲。當然,那時我還是個學生,玩不起什麼天碟、天音、天籟的這些音響玩意兒,黑膠唱片也當然沒得也沒錢去玩。當年聽的,也只是些翻錄的卡帶,CD對當時的我來說,也是奢侈的玩意兒。

白光的低沉、李香蘭的花腔、葛蘭的倔強、周旋的委婉……常常陪伴我挑燈夜讀。那時他們說那是招鬼來的歌聲,我說,招到鬼來還好,總好過招惹不人不鬼的好。也許現在的人愛得容易,也不會欣賞那種『等著你回來』的幽怨。或者,周旋『天涯歌女』中唱的的患難見真情,在現在的人的眼中看起來也不過是個笑話。

寫這首歌的時候,我其實在腦海是有一個畫面的。一個爵士女伶站在台上,她要在那個時代生存下來,就要比誰都要倔強。愛情曾經滋潤她,也傷害她,可是她不能就這樣倒下。於是她決定了冷眼看愛情,比男人更狠心,甚至更絕情。她情願在台上風情萬種受人敬仰,也不要再讓任何人傷她的心。

我將會在10月30日的紅磚20演繹會演唱這首我自己作詞作曲的歌,到時候希望你們來聽。現在你們聽的是練唱版,聲音是無心插柳弄成黑膠唱片版破音的效果,希望大家會喜歡

不夜城

昏黄的灯光  照着不夜城

红男和绿女  醉在霓虹灯

你我都寂寞  喝一杯销魂

麻醉伤痛的灵魂

我是朵夜花  开在不夜城

冷眼看着那  离离分分

你我都知道  爱情多伤人

让人坠落红尘

做没有眼泪的女人

品尝堕落的快乐

不喜欢爱的余温

我这朵夜花再没有爱恨

 

紅磚20演繹會活動詳情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255619687811604

4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jane~!!歌词写得很好!!!!喜欢把两句:我是朵夜花,开在不夜城,冷眼看着那,离离分分

我那天有上课,不能去支持,祝你演出成功!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其實還蠻希望你能來,因為我們只此一場。

謝謝你喜歡這首歌的歌詞。

Ken Jin 提到...

可能我一向来都是听我的年代或更早的歌曲,所以不觉得陌生。我觉得你唱得有六七十年代的韵味,“我这朵夜花再没有爱恨”这句让我真的停顿下来一刻。keyboard的声音隐约听得出有点沙,但还不至于不舒服。

农历新年如果你在吉隆坡的话可能我会到访,到时要吃你做的饭菜哦!

Jane·彥儀 提到...

KenJin:

嗯,這首歌本來就是我迷戀黑膠唱片下的產品。新年的事,近一點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