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一根白髮

那天和本傑明坐在房間聊天,突然他說:『咦?DearDear,妳有白頭髮了耶!』

我聽了對他說,你幫我拔下來,我要看。他幫我拔下來的瞬間,感覺有什麼從頭皮上脫離,然後我看到他指尖一根細細的白頭髮。我從來不長白頭髮,這是人生第一根,整根銀白色的頭髮。白色的銀絲沒有在他指尖逗留很久,沒一會兒就被風扇吹來的風吹走,飛到房間某處。我沒想到要留下來紀念,人說白髮是熬出來的,所以覺得沒什麼好紀念。

那一根白髮,我想它反映了我內心的疲憊。

前些日子原本以為自己做了一件美事,原來不過是被個為了一己私利的人利用,心中難免懊惱。更讓我齒冷的是,這個人一開始是讓我覺得值得敬佩、而且有能力的人。

為了成就這原本我以為是『美事』的事我付出了心力和勞力,從沒這麼累過。原本以為值得的付出,都因為此人而化為烏有。我無法瀟灑的說自己不心痛,更不能直接釋懷。其實開始做這件事情的動機很單純,可是最後變成一件醜陋的的事情,真的讓我覺得難以面對。加上有些提醒一再被懷疑和忽略,真的讓我為了不能阻止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而感覺無力到了極點。

撒手不理接下來的後續是我最最無奈的決定,其實我還真懷疑有沒有後續。我的身體和感覺都不太好,熬不下去。對於所謂的後續,我想我只能祝福,縱然我已經樂觀不起來了。放開這件事就是放開我自己--有些事,真的緣盡,就是沒辦法的事。

3 則留言:

Susan 提到...

很漂亮的部落格哦!很喜欢。❤

Rachel Core 提到...

是工作上的事情吧?

Jane·彥儀 提到...

Susan:
谢谢你哦~

Rachel:
是公事也是私事。
我无论是在公事或者是私交上都根本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关系,真是对此人失望透顶!
广东人有句话说的正是我的心境:无眼屎干净盲。只要这件事还有他的份儿,我就不想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