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腦男》觀後

最欣賞日本人的就是他們的推理、懸疑、驚悚及靈異題材的電影和小說,他們寫的這類題材是很少讓人失望的。這部電影《腦男》是改編自日本推理作家手藤瓜於2000年的處女作。是一部推理懸疑小說。這部作品當年以全票當選江戶川亂步獎。

故事始於在市內發生的四宗恐怖爆炸襲擊,兇手異常的殘忍和變態,把被害人的舌頭割掉,再在他們身上綁上裝滿鋼珠的炸彈逼迫他們去做自殺式炸彈襲擊(因為這樣爆破的時候這些鋼珠就會像霰彈槍的子彈一樣衝進周圍的人的身體)。精神科醫師鷲谷真梨子(松雪泰子飾)就在其中一場公車爆炸案中逃過死劫,並因此而與性格火爆剛烈的刑警茶屋(江口洋介飾)相識。就在查案的過程中,茶屋刑警循著線索找到了購買爆炸品稀有物質的嫌犯的藏身處。來到現場聽見女人驚呼『你究竟是什麼樣的怪物!?』之後就一聲巨響發生爆炸,順利避開危險的茶屋刑警進入建築物內搜擦,竟發現一個背上插滿了碎片,卻似乎無疼痛感,英俊秀美的年輕男子。茶屋即刻就把他定位嫌犯,加以拘捕。被捕後,這個男子除了透露自己為『鈴木一郎』(生田斗真飾)之外,其餘就什麼不說。茶屋刑警也許是看上了鷲谷醫生的正義感,或者是因為想要利用她的情感上的弱點(因為鷲谷醫生是巴士爆炸案的目擊者之一,也在場嘗試拯救其中一個受傷的孩子,然而,這孩子後來還是失救。)所以請她對鈴木一郎做精神鑑定,期望她不會給所謂『精神異常不能定罪』的一般官方答案,能夠將他認定的這個嫌犯定罪。其實,鷲谷醫生也有一段傷心的往事--她的弟弟8年前被孌童癖好者施虐致死,對方當時只是個少年。她選擇原諒這個少年,還為他做輔導及回歸社會的心理建設。她覺得這個用愛感化的信念是她活下去的勇氣,然而母親的憂鬱症卻從此相隨。在鑑定鈴木一郎的精神狀況之後,鷲谷醫生發現了他不尋常的身體和心理狀況,再抽絲剝繭的過程中,她和茶屋刑警不但發現了鈴木一郎的真實身份--入陶大威和其悲慘的身世--他確實是殺人凶器,但是他只殺法律不能製裁之惡人。他的爺爺因為自己的兒媳被人撞了逃,所以從此憤世嫉俗嫉惡如仇就將原本就有有些特殊的他訓練成完美的殺手判官,制裁惡人。鷲谷為可憐的入陶大威悲傷流淚,她覺得沒有人該是為了殺人而活,就算是為了伸張正義。而此時策動爆炸案的兇手,也在對『鈴木一郎』這個完美的殺人凶器惺惺相惜的情況下,對他動了殺機,也讓鷲谷醫生陷入了極端的險境……

這部電影很成功的去表現出那種深沉的黑暗,劇情一路緊湊也讓人震撼,氣氛壓抑而沉重。據說為了不破壞電影黑暗的氛圍,所以劇情內所有的血腥暴力全都毫無掩飾的呈現出來。高智慧和純粹的邪惡犯罪緊緊的扣人心弦。鷲谷醫生的被害家屬身份,和發生在她弟弟的慘案跟這個案子有關聯是巧妙的安排。其中探討的原諒就等於得到救贖的課題,也引人深思。電影說的無動機犯罪,就是一種純粹的、單純的邪惡,才是最讓人害怕的邪惡。因為這種邪惡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從中得到快樂,是不需要任何救贖和原諒,所以也沒有所謂的後悔。純粹的邪惡是審判不來的,若是犯事者並沒有覺得那是罪,那多少的審判都是沒有意義的。表面上法律能制裁他們,但是單純對以犯罪來滿足自己的人來說,那也只是自己不夠聰明慎密才會這樣,他們的肉體可能被法律禁錮,可是心裡面卻沒有被罪惡感鞭笞和折磨。

我對於這些人懷抱的立場是死雖能結束這一切單純的邪惡,然而卻無法救贖這些人的靈魂。因為一開始已經就根深蒂固的腐爛。就算是受害者想放下恨去原諒,說不定還會被這些單純邪惡者恥笑。給著不被需要的原諒,我也覺得是不是就要這樣的偉大?是不是就要放下?說真的,我覺得這樣的『超凡』有一定程度的傻。

最後的結局雖然回歸本格,也真的狠恨的刮了鷲谷醫生一巴掌,推翻了她之前的所有的努力,但入陶大威最後因為她為他流的淚水而殺的人,除了發自內心給鷲谷留下一抹微笑,還拯救了一條命及解除了鷲谷母親的心結。如果這是一道數學題,其實鷲谷的努力是被加倍的奉還了。有些人,死了不一定讓人痛快,但卻一定會讓人覺得這樣的人死了,還活著的我們真的運氣很好。

(還有一個膚淺一點的觀後是,不要一直看著生田斗真的眼睛,會被電到不清不楚。)

2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最后那句“不要一直看著生田斗真的眼睛,會被電到不清不楚”,倒引起我想去看这部电影的好奇心了,呵呵~~养眼的美男子看了眼睛舒服呢~

Jane 彥儀 提到...

Rachel:
他演的是一個美型殺人機器,有澄澈的眼神的殺人機器,真的讓人不忍離開視線。
不過這部劇情就不是讓人很舒服的那種,黑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