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0日 星期一

年難過,還是要過

越大越討厭過年。

對過年,不知道何時開始就不那麼喜歡它,但是又不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就算真的想要視而不見,你身邊的人會提醒你、去的商店的促銷會告訴你、電台電視台會用旋律重複的新年歌轟炸你。沒有辦法,無可躲避,最後唯有面對現實去面對它。

小時後喜歡新年,因為還有紅包可以盼望。少年的時候還喜歡新年,是因為就算和男生出門父母也不會嘮叨。上大專的時候勉強喜歡新年,是因為考完試終於可以回家睡10天8天。工作後慢慢不喜歡新年,是因為長假回去之後看到辦工作上堆積如山的工作。現在不喜歡新年,情緒就更複雜。

其實,過年為什麼會這麼複雜,原因大概如下:

1. 過年總是要莫名其妙的花很多錢,而且最近的廣告都很有問題,好像就是不買奢侈品相送就是不忠不孝不義似的。就算自己不想隨之起舞,但是也不代表別人沒有比較心。為了息事寧人,皆大歡喜,有時還是得『屈服』一下。

2. 過年總是有很多莫名的過甚的關切。奇怪的事這些人平時都不怎麼關心,一遇上新年就會『馬力全開』的來『關切』。似乎就是將一年沒有關心的量一次清空。我想很多人都感同身受,這些人都莫名的關心一些事情的『後續』—唸書後的哪些事、拍拖後的那回事、結婚後的那件事……其實想想有時關他們什麼事?不介意寒暄溫暖,但非常討厭追根究底。

3. 一連串消耗。消耗體力、消耗精神、消耗金錢、消耗食物……

4. 年節是和伴侶的发脾气高峰期。那我來說,這段時間特不喜歡跟老公說太多話,免得觸動自己不平衡的情緒 ,或者是欲求不滿而要跟他鬧彆扭。

這幾天,我才終於面對現實。確實,年對我來說真的難過,但是它還是要來,我還是要過。我盡量的讓自己投入,也讓自己舒服。我想做到不要勉強自己太多,本來也沒法同時讓自己也讓所有人都滿意。反正就是,想當它是個還ok 快樂的的事,好好去安排和張羅。對於自己不喜歡的狀況,則學會一笑置之,是的,我必須學會,不然的話我都不知怎麼過去。

唉~就是這樣,難過,發完牢騷,還是要過。

8 則留言:

Kent 提到...

你还好吗?

首先,我喜欢过年最大的原因是可以与那些真正关心、有我心而我又有他/她心、值得尊敬的长辈(我父母都是大家庭这点你知道,太婆和公公婆婆都很健在)和我疼爱乖巧的表堂弟妹相聚。

红包一向来都不是我的目的,有一次还被父母揭穿并阻止我“未婚不能包红包”。有些可口“特定”食品也因为这个旺季而出现,很奇怪~

现在的我也因为少参与一些无谓的花钱,所以尽量新年期间让自己放空一点集中精神休息和做一些平时做不到的事情。

我很不喜欢的就是去哪里都是你推我挤,吃东西就特别贵。

最后的明显喜爱是缅怀童年,基本上就是一年比一年比一年有年纪、看着渐渐长大的孩童感概自己已经大不如前。

xxxxxx

两年前的那一役真的让我感觉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别人怎么说、弄和做其实不重要,自己别中计、心定和保持赤子之心才是路。我一直感觉到自己也是抬头三尺有神明、天使和菩萨护着我。

你写的那几点我有点感想:
1.我也是认为很奇怪,一直在这个时候花很多钱。我现在尽量缩成给父母红包和买东东给弟弟,剩下的新衣服什么之类的平时大减价买来放着就算了。

2.绝对感同身受,一些过度的关心让我想逃。现在我的阶段我想很多人会问的是事业的着落和决定,唉!我也难以忍受追根究底,说真的那些问到很多详细资料过后充当代言人我尽量少和他们有接触,如果对方是长辈就快快称呼一下转身就走。广东话说白一点,关你叉事么!

3.对,而且不是很健康。

4.顺其自然就好。

Rachel Core 提到...

去年没回家,除夕傍晚突然想买一束鲜花,明知道那样的时间是不可能的事,依然驾车出去兜转了一圈。

看着街上一排排已经提早下班的店,还有马路上稀疏车辆,当下心里浮起一丝落寞,第一次一个人在异乡过年。

今年的过年心情倒是有些期待,期待陪妈妈忙碌的时刻和跟家人吃饭,也许是这两年来都少回家了。

莊風 提到...

您寫的真是絲絲入扣,深入我心。
說實在的,我小時候不太會喜歡回爹的家,那一次被趕下桌之後,我恨死了!只因為是女生,就不能上桌吃飯,硬生生被趕下來,我只是個小一生小二的孩子耶!我喜歡去外公外婆家,雖然也是重男輕女,雖然是外孫女,我永遠有特別料理款待我,那是外婆煮的黃鱔魚湯,只有我可以獨享。
因為我是唯一的外孫女咩。
長大以後,生老病死,迎來送往,過年更多煩躁勞累事情。戴著面具虛為過日子,我把這些力氣時間金錢,用在平時孝順爹娘,最不濟拿來睡覺,我還甘願多了。
工作之後,工作是要輪值班,以前還好心讓一些有家有眷的不要輪班,可是因為一些問題之後,我也不好心了,能爭取的就多掙些。
現在我很認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不覺得這是自私,反而是好事。做人不應該故意拖累他人。故意拖累別人,表面是偷到便宜,實際是很惡質的。

Jane 彥儀 提到...

Kent:
可能我是來自小家庭,並不習慣熱鬧的新年,更怕那種全屋子都是人躲無可躲的感覺。對紅包不期待?可見你不缺錢,我小時後就很期待了。吃東西這回事兒,年紀大了有Quota.
Rachel:
今年會檳城過年咯?其實檳城應該還有些新年氣氛的。放假放多久啊?
莊風:
其實我父親這邊人口簡單,打懂事起我就沒什麼需要應付親戚朋友的顧慮,有時還真感覺我媽很幸運,辛年也不用太辛苦張羅。我們一家都是女孩兒,沒有人有什麼特殊待遇,倒沒遇上重男輕女的問題。
只是我家老爺家人多,我還是不習慣,人一多就老是覺得有點難呼吸
本來該放假的時候就該放假,享受應有的假期再回來衝刺。

Rachel Core 提到...

今年有回家哦~29号就走了。

外婆不在之后的新年,感觉比较安静了。

Wendy Wong 提到...

現在的我,平常心面對新年,沒有大起大落的心情。

Jane 彥儀 提到...

Rachel:
那祝妳歸途平安咯。

Wendy:
是啊~我需要的也是一顆平常心。

Kent 提到...

我不是不缺钱,而是每年帮父母亲封红包,觉得也是一笔开销.父母一向知道礼尚往来,也不让晚辈们失望.我了解现在负担一个家不容易,所以并不想給别人无形压力.除了父母要求陪伴,要不然除了亲戚,大概不会看见我的影子去拜年.

还有我忘记了年节时期海陆空的交通是又贵又拥挤,这点我也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