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觀後

最近百物上漲,連戲票都悄悄的起價,看電影也得慎選。新年的第一個星期,就跑出去看了這部被譽為Ben Stiller難得的一部佳作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電影是說在Life雜誌上班,任職照片底片資料處理經理的Walter Mitty平時就是一個不起眼的中年大叔,單身,母親在療養院,有個在發舞台明星夢的妹妹。他羞怯、有點懦弱、看起來很好欺負。對錢很謹慎,會記賬,每一分每一毫花在哪兒都會寫下來。這樣平庸的人生裡,遇上不如意的事,他卻有無敵的白日夢超能力去讓自己暫時和這現實中殘酷的一切脫出。他往往都會沉醉在自己超級無敵的白日夢中到一種旁若無人的入定狀態。白日夢天馬行空,但是卻讓他從現實抽離,因為也許覺得只是不會發生的夢,所以做得很勇敢、浪漫也離奇。他一直都是專門的在處理一位著名攝影師尚恩‧歐康諾的底片,這一回尚恩用了一個特別方式把底片寄給他,並要讓這張照片成為Life實體雜誌最後一期的封面,而工作謹慎、從來就沒有丟失過任何底片的Walter,這一回卻怎麼也尋遍不著那張尚恩指的那張底片……

不知你是不是也有人曾對著你感嘆說:“我的人生應該不是這樣的,如果我怎麼怎麼的,那麼我就可能不是在過這樣的日子了。”或者,“如果當初有這樣那樣的條件,我就可能是什麼什麼什麼了…”然後就好像在追憶著某段挽回不了的時光。或者,感嘆的的人正是你自己,然後你就開始陷入在一種自己的假設中,幻想如果在另一個環境、另一種性格或者另一個人生是怎麼樣的。有人想著開心的笑了,就能繼續過日子,哪一天再感觸遺憾,再來一次這樣的感嘆。

是的,你何時開始不是你自己。那個手裡抱著吉他想唱就唱的自己。那個喜歡跟風比速度騎著單車的自己。那個喜歡到處亂跑歷險的自己……你何時開始發現夢只是夢,那些你一度以為會成真會實現的事變的遙不可及。是某個親人離開的那天起,還是挫折考驗你的那刻,或者是被眾人嘲笑的那時起?你明白是不可能了,你放手了,為了現實你做了決定,自此之後你忘記了自己原本的樣子,為了生活,你只能循規蹈矩的活著,漸漸的膽子也變小了,變平凡了,雖然那大大的夢想依舊在心底深處,但是你總覺得不能實現。

雖然說,人因夢想而偉大,但是夢想在大不去實現也只是夢想。在真麼荒誕無敵的夢境,始終也只是空的。在真實的人生中,夢裡的一切只能是你精彩的『秘密生活』,在現實中甚至連你自己都覺得不值一提。

若不是這一次工作上的脫序,也許Walter也不會有機會踏上這樣的旅程。也可能若不是一份他看起來安穩,只要多做事少說話就能平安的工作出現了危機,他也可能不會踏出這個旅程。Walter父親過世的那天,他17歲,家裡窘迫的環境讓他一改叛逆少年的模樣,開始了勞碌的生活。這個勇於挑戰極限運動難度滑板高手再也不玩滑板,四處打工,養成了記賬理財的好習慣。他是有擔當的,可是也漸漸的忘記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在沒得展現冒險的勇氣的日子,他只能發著白日夢釋放那個冒險的自己。與其說這個是一因為對自己的職責找底片的旅程,不如說是他在尋找自己的旅程。

這是不是也是你我的故事?總是為了現實中一些不可預計,迫於無奈的要放下自己,只能容許自己發一發白日夢,甚至就算明明只是一場夢也不敢做的太大來慰藉自己。是不是因為知道了世事無常而變得膽小?很多時候我們的寄望未來,但是卻忘了感受活在當下的美妙;很多時候我們總是為了別人而忘了自己。維持自我和為了活下去而必須向現實低頭都需要極大的勇氣,但是相比之下,維持自我遠比向現實低頭難得多了。

後來他在雪山上找到尚恩的那幕關於底片下落的鋪陳,我其實也有猜到。其實底片還是重點嗎?尚恩究竟拍了什麼還重要嗎?我就像尚恩說的,不是每個難得的景色都要拍下來,有時就是想專心的感受那一刻,不要相機來打擾。人生的脫序或者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安排,迷路也讓人恐慌,但是每個因為生命無而促成的按部就班,也不見得就是接下來就安穩。若是能夠學會體會旅途中的感受,看看陌生的風景並找到自己,也是很好玩的。

最後,Walter在經歷了雖然脫序卻精彩的人生經歷之後,他和他註冊的紅娘網站負責人的對話也有深意。大概是這樣的:

『你最近還常常發白日夢嗎?』
『嗯,很少了,越來越少。』

當然,在夢漸漸的在實現的時候,還需要那麼多的白日夢來慰藉呢?

2 則留言:

Wendy Wong 提到...

是,這是我的故事---“為了現實中一些不可預計,迫於無奈的要放下自己”,雖然不是‘總是’。。。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
我想这个是每个人生命中必经的过程,因为别人对自己的期待也好,可能真的是责任也好。似乎都是避免不了,

忙不迭的去满足别人的时候,我们往往不自觉的就会对自己要求苛刻,甚至连自己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