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紅人

冷眼旁觀了那麼久,才決定寫一篇有關『紅人』的文章。

其實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這些『網絡紅人』的存在--事實上,應該說我從不留意什麼人在網絡上很紅,除非,這種資訊是硬塞過來的,我才會知道的。當然,更後來我才知道,這又是我們其中一位『網絡紅人始祖』的搞作,我這才覺得可以讓我這個有點閉塞的網絡使用者也認識的,這些紅人才真的『紅了』!

其實,我先說一聲『後生可畏』,我為他們迫切的、勇敢的承認自己『紅』這一點望塵莫及。在我那個年代(我確實有些年紀了)我們最好是不要紅,稍紅一點都不見得是好事。爸媽也希望孩子越低調越好,而且就算要誇耀,也是要他們認為值得誇耀的事才行。自認『紅』,我們那時是不敢的,而且那時我們要『紅』,大概也沒那麼容易。

先說回這些『小紅人』,我先說一句公道話,敢這樣『串』確實是勇氣可嘉,但是也實實在在的有勇無謀。平時還讓人『消費』(甚至是『消遣』)的還不夠么?明明紅的是自己,怎麼就讓一個娛樂圈的老搞手擺佈,借著大家的名聲來提升自己日益下滑的人氣?有些人是不是真的替什麼人發聲,我們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而且,我必須說其實『紅』本身就是一種實力,姑且不論所謂實力是否膚淺。然而做紅人就也要對『紅』的代價有所覺悟。說實在,他們之中有多少人真的招架的住自己真的紅了,這從一連串的罵戰,甚至流傳出曝露自己的弱點甚至知識的匱乏的各種視頻來看,就可見一般。

『紅人』引發出來的另一個『副產品』,就是一些網絡暴民。這些人幾乎『紅人們』做了什麼都可以罵,義正言辭,像是在糾正社會風氣的正義之士。表面上看起來是在打擊紅人們,事實上卻沒看出自己的言行其實正是讓自己明明不喜歡的『紅人』更紅火,也是留言點擊曝光率大大提升的關鍵。這真讓人迷茫,究竟他們對紅人是愛還是恨?還是愛之深而責之切,或者更甚的是愛不可及而更想要毀滅?總之,紅人和粉絲還有黑特的愛恨交織,才是這場『娛樂大戲』的戲肉。其實,紅人、粉絲、黑特之間的關係,正如唇亡齒寒。紅人沒粉絲,不是紅人。粉絲沒紅人來崇拜,失去作為粉絲的意義。黑特沒有攻擊的對象,寂寞的可以。紅人沒有粉絲及黑特的攻防保衛戰,那就沒戲可唱……

我怎麼看這些紅人呢?我既然不是粉絲,更不是黑特,更與他們不相識,甚至在此之前根本不知他們是紅人。只是,大量的流傳分享他們的消息卻積滿了我們面書網頁,洗掉了我原本應該關注的親友消息和動態。所以說,我都是在朋友分享他們的消息的情況下『被迫』要去『認識』這些紅人的。我無辜受到影響,又不能刪掉那些盛意拳拳要跟我分享紅人動態的朋友,那誰又來幫我這個不紅的網絡鄉民發聲呢?

我唯有藉此博文轉達我的心情,可能有一天我把妳/你從朋友名單刪除,都是因為我得到的不是你的消息,而是被迫看與我不相干的紅人的消息太多遍了,beh tahan 了。

*P/S 那首正當紅的『Malaysia Charbo(?)』我可是一次也沒聽過,但是在我網絡的分享率確實其高的。然而,朋友的近況消息,我卻得知的越來越少,這值得反思。

6 則留言:

舒心怡人 提到...

其实我对“网络红人”这词汇不怎么在意,开始注意时是在网络红人代言产品发生骂战时。

malaysia charbo 因为机缘所以看了遍,可惜我没办法体会他的深意。或许我太笨了吧.....

Jane 彥儀 提到...

舒心怡人:
對啊~我也是在網上罵戰的新聞開始在我的面書上拼命的洗頁,才發現『網絡紅人』的存在。
Malaysia Charbo我一遍也沒有看過,所以沒什麼意見。

提到...

有的部落格真的让人看不下去了,越来越商业化。

Jane 彥儀 提到...

嗯,你說的是一些邀稿文嗎?

Rachel Core 提到...

这番话“爸媽也希望孩子越低調越好,而且就算要誇耀,也是要他們認為值得誇耀的事才行。自認『紅』,我們那時是不敢的,而且那時我們要『紅』,大概也沒那麼容易。”,让我感同身受。呵呵~

我不懂你指的‘红人’是不是近来我在面子书看到的同一位,有个朋友针对红人在自己的一张照片上的‘文字失言’冷嘲了一番,我才知道这个网络风浪。

Jane 彥儀 提到...

Rachel:
我想我们年纪相仿,生活经历体验也应该差不多,一定会对『红』的定义有相似的见解。但是我觉得哦,无论当初多少锋芒,除了社会之後也不见得会继续下去,而磨钝锋芒的芒刺的,正是现实和时间。
这篇并没有泛指某个红人,这些红人也没怎么得罪我,只是我必须承认我觉得他们当中有些真的红得莫名其妙。最重要的是,某个我并不喜欢的老油条红人始祖最近都靠他们搞作似的。而且,我的FB都被这些人的消息分享洗页,我要关心的人的近况都被洗掉了,这才让我想呼吁一下大家别把红人分享给我,我不认识他们,请别来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