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攝魂·七月半狂想

如果你是PS2的玩家,一定有聽過《零》這個系列的日本恐怖游戲系列。那是一個將你幽閉在一個異度空間--可以是古舊的建筑或者是村落,然后給你一臺可以攝魂奪魄的相機和手電筒,加上各類的法寶,然后在鬼就要襲擊你的瞬間,用相機咔嚓咔嚓的攝取惡靈,并擊退它們的糾纏,完成一些任務解開謎團。配上迷離詭異的音效和音樂,加上電影感的劇情,讓這款游戲確實有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1227150300_0 13870_12449727002jB2

這個系列的游戲我玩了《零~蝶》和《零~刺青之聲》兩個系列,在玩這個系列的時候游戲還沒有破關之前,我幾乎每天晚上都夢到自己在一個荒村和廢置的日式古老建筑裡面不停的尋找出路,而且非常神奇的是只要一破關這樣的夢才會停止,若是沒有破關不玩幾天,那樣的夢還是會延續。

就因為這樣的邪門力量,讓我從恐懼變成憤怒。結果一連在短短一個月半的時間破《零~蝶》和《刺青之聲》。當時并不覺得怎么可怕,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自已有些入魔了的可怕呢~

為甚麼會突然想起這個游戲呢?對啊~現在是農歷七月,也就是俗稱的鬼月啊!就是這個鬼月份,讓我想到這樣的鬼東西--我突然想,如果真的在現實中自己有一架可以攝魂奪魄的相機,而我又有足夠的勇氣去用它來對付惡靈的話;我希望就是可以在拍著一個人的時候,也可以拍到附在他內心深處的惡鬼。

我覺得那些站在陰暗角落/或是人家背后的那些“阿飄”并不太可怕,但是喜歡吃掉人心人性的那種鬼比較可怕。如果就在按下快門的瞬間,我可以拍到那些腐蝕人心的鬼,比如讓人總是對欲望不滿足的貪心鬼、不能見人好的妒忌鬼、容易讓人生氣的小氣鬼……就在拍下它們丑陋嘴臉的瞬間,也能攝取了它們作惡的力量,那該多好。

那么真的要設下拍攝的目標?我第一個想看看我們現在正在亂成一團的政客,他們心裡面的那只鬼到底長得什么鬼樣子。

或者也可以拍自拍一下,看看我自己是不是也已經心生暗鬼。

你呢?是不是也覺得有一只鬼住在心裡呢?

附送的刺青之聲女巫鎮守唄,你敢就開來聽吧~

5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哈哈哈~我看到你这个帖好开心,我们都在同一天放上类似的东西,呵呵~看来我们的口味真的跟人家不一样。

这个游戏我知道,玩过一下子,就只有一下子,因为画面太吓人,还没被游戏里的鬼吓倒就自己先吓自己。

我玩的应该是第一代的version吧~两姐妹去到一个无人的村子,突然其中一个不见了。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那個孿生姐妹的就是《零~紅蝶》的系列,我一開始玩也是嚇到半死,但是不玩完噩夢又一直跟著我,似乎也只有玩完才可以“被超度”。

玩《零~刺青之聲》的時候更糟糕,似乎我也被惡靈纏身,不玩會死。因為也是一直在做噩夢根本睡不好,結果發怒起來玩的速度比玩《零~紅蝶》更快。也是神奇的一破關就沒做夢了。

那個巫女鎮守唄就是刺青之聲的其中一首咒語歌,日語版的我個人覺得更陰森也更喜歡,所以拿出來分享。

wingsunny 提到...

看到这帖超开心的!
我最爱Fatal Frame系列的歌,天野月子的值得推荐!!!
刚开始我弟玩时超害怕,不过看久了也不太恐怖。反而被他们的故事吸引,超感动的!!!
我本人最爱《零~蝶》~

Rachel Core 提到...

看来,设计这个游戏的team很有境界~

好,现在是白天上班时间,姑且听一听这个巫女鎮守唄。。。。

Jane·彥儀 提到...

Wing:
《零~紅蝶》的故事線除了是姐妹情深,也有很悲傷的宿命論調在里面。正常的結局是妹妹終于殺掉姐姐完成了儀式潔凈了荒村裡面的惡靈。但是就是逃不掉雙生只能活一個的悲傷宿命。《零~刺青之聲》的也是凸顯了身為刺青女巫的悲哀宿命,被人轉嫁悲傷化成身上爬滿的刺青真的很可怕。其實論故事線我還是比較喜歡刺青之聲,特別是看到女主角的男友的靈魂最后終于得以安息飄然而去,竟然還哭了。
有點可惜的是我的日語很有限,英文版的怎么也不夠傳神。

Rachel:
我和本杰明也這樣覺得,甚至有想過設計這個游戲的Team的辦公室是不是也將自己的辦公室的入口弄得跟游戲每次一開始會看到的那荒廢大宅的入口一樣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