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5日 星期六

密室偷食事件

r 最近在我身上發生了怪事。

故事要說起來是在三天國慶日假期回去上班的第一天。我到了我的位子就一如往常的放下我肩負的袋子,然後開始著手開始要進行的工作。這時,我就發現我的Jacob蘇打餅桶的蓋子已經被掀開!當下第一個念頭當然是:“糟糕!一定是自己放假前吃的時候忘記關上,餅干全『漏風』變軟了!”然后就伸手進去檢查了一下餅干,發現餅干竟然沒有『漏風』耶~高興了一下之後也沒有覺得怎么不妥,就開工了。一路忙到了下午才有點閑,當時,我才感覺到我的桌上似乎像是多了一些東西……我細細的想了想,才發現自己的桌上何時多出一把不屬于自己的拆信刀。電光火時間,我突然將早上餅干桶被掀開的是聯想在一起。于是就再一次檢查一下,竟然發現了三四片好像被吃掉大半/一半的蘇打餅被丟棄在我身后的架子與墻壁之間的隙縫間。我撿起來的時候,發現餅干還是脆的……有點吃驚,我開始聯想起今天的早上見到的情況--掀開的餅干蓋+沒有『漏風』的餅干+還有不屬于我的拆信刀+吃掉一半的餅干……綜合起來,有點不對路了……

1.餅乾如果真的是我國慶日假期前吃了忘記蓋緊的話,那么今天發現應該會變軟,怎么還是脆的?餅乾是脆的,證明我并不是假期前吃了忘了蓋上,而是當天不久才被打開的。
2.丟棄在夾縫的餅乾還是脆的,證明也是剛剛不久才被丟棄在隙縫裡面的。
3.我從來不用拆信刀的,我把它和掀開的蓋子想在一起,是因為我懷疑它是用來撬開緊蓋的餅乾桶的。
4.被丟棄在夾縫中的餅干,明顯有被咬食的痕跡,但是為什么全部沒吃完卻就扔在隙縫哪里?

我將這件事跟我的馬來同事Z講了,也給她看了那些殘留的餅乾。她也覺得那是被咬食過的,但是我們兩個都很納悶的是,就算是來偷吃,為什么不吃完呢?很顯然的棄在隙縫間是想隱瞞自己偷吃,而且很慌張的來不及很完美的處理這些殘渣。因為我工作的地方頗靠近一些樹木保留區,裡面住著一些動物朋友;所以我們開始是懷疑這是松鼠/果貍/猴子的“惡作劇”。但是如果餅乾桶是被蓋緊的話,松鼠之類的小動物應該開不了的,猴子的話……可是野生猴子懂得用拆信刀開餅乾桶嗎?而且除了餅乾桶,我的桌子上除了多了拆信刀,其他的東西并沒有被觸碰過。再說我們也納悶上鎖的辦公室,猴子怎么進來?而且猴子進來,先不亂你一輪它不叫自己老孫!它們應該會將物品和吃過的食物處隨處丟棄而不是藏在隙縫裡面才對。

我們“推理”了老半天,總覺得這是人為的。但是吃一半丟在隙縫里面,也不是正常人所為啊?也不邏輯。而拆信刀在事後詢問過各位同事,似乎并不屬于他們任何一人。也在當天,我和Z發現天花板的鋁制支撐架有損壞,幾乎有掉落下來的可能。我立時又聯想是不是有甚麼從損壞的天花板進來,但是Z叫我不要制造恐慌,不要胡思亂想。過后印度同事M也知道了這件事,她也覺得很怪異。但是後來大家并沒有在這件事上面兜圈--其實也是因為長假讓大家堆積了一些工作量,所以也就此罷了,就說很可能是動物之類的。

後來兩天平安過去了,星期四那天帶著媽媽寄托二妹從家鄉帶上來的飯菜當便當。菜色很豐富,有雞胸肉、魚、豆腐和雜菜。那天我因為懶惰洗飯盒打算帶回去洗,但是最后還是忘了帶所以將飯盒留在辦公室。飯盒我是裝在一個袋子里,那袋子的空間僅足夠剛剛好的裝著我的飯盒,也就是說就算是打翻了,飯盒也不會很容易從里面掉出來的那種。要打開飯盒的蓋子,也必須把飯盒拿出來才行。那天我在飯盒留下吃剩的雞骨頭還有魚骨,隔天也就是星期五來到辦公室,我發現飯盒袋放在辦公桌旁的矮抽屜,我的飯盒在地上已經被打開,裡面的魚骨、雞骨全“不見”了--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打翻了,所以一定要找到并收拾那些散落的骨頭才可以。可是我找了桌子底下、架子隙縫還有垃圾桶都找不到骨頭的影子。我問了最早來的同事有沒有看到甚麼,都異口同聲說沒有。後來昨天晚上加班到晚上9點的同事,也說沒有聽見任何異聲--因為我的飯盒是用硬身的塑膠做的,如果是飯盒打翻掉在地上也會鏗鏘有聲。她獨自加班的時候辦公室也相當安靜,當時應該會聽到飯盒掉落的聲音。可是這次我覺得更詭異了--我留下的并不是甚麼可以吃的,而是一副雞胸骨還有魚骨,都消失了……難道那些都可以吃嗎?囧

後來我又跟M還有Z說了這件事,還有另一個資深的同事T說了這件事,她覺得我必須跟我的小老板報告。結果大家都開始知道了這件事,也都覺得離奇。目前只有放在我位子上的食物有被襲擊的痕跡之外,其他同事還沒有這樣的情況。可是原來除了我,一位同事O也發現最近到辦公室有些不妥--就是靠近損壞的天花板的柜子上的花瓶自從假期結束後都有被倒翻的痕跡,大家一般猜測如果人是從天花板的損毀處進來的話,那么很可能就是用那邊來踏腳才會在黑暗中屢次撞翻了花瓶。小老板覺得為了大家的安全,也應該向保安處報備,叫他們加強巡邏。

說真的我有在報章上看過有人躲在某人家的天花板和屋頂之間的夾縫生活2個星期左右,屋主都是在發現食物有被移動和減少的情況下才揭發有人在哪里生活的。難道……

吃東西是無所謂,但是如果喂飽了肚子那個侵略者還要更多的,才是我們最擔心的是。星期五上午維修處同事已經過來修好損毀的天花板,保安處也派人來看看了。希望這一連串怪現象可以就這樣結束了,畢竟辦公的地方已經充滿工作壓力,我并不希望連自身安全也讓人感到不安了。

7 則留言:

特兰溪 提到...

入侵者~该不会还在天花板吧?
但为什么那些饼干并未吃完?
或许也可以解释成有人想制造混乱?

wingsunny 提到...

我想是老鼠吧?之前我的前公司也是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桌子上的饼干桶里的饼干会消失。。。后来发现是老鼠干的好事。。
不过呢。。我觉得你得case比较诡异一点。。。

kienjean 提到...

比较贵重的东西就别乱放,但听你这么说,有点毛骨悚然。总之小心就好!

Jane·彥儀 提到...

特蘭溪:
所以我才將它解讀成怪事,因為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為甚么他不吃光那些餅干,而是故意留下那些咬過的餅干似有似無的像是希望我發現呢?

Wing:
詭異之處,就是如果真的是動物,那么他們真的進化成我也不知道的地步了....

KienJean:
到目前來講還是食物比較吸引他/它。有件事答應我,在還沒有確定甚麼之前先別到處跟人提起,免得造成大家恐慌。你的財物收好即可,看見大家沒有好好收好財物就提醒一下。女生加班也提醒她們盡量找人陪伴。

Rachel Core 提到...

文章读到一半的时候我也是想起之前的新闻,外劳把人家的天花板变成自己的住所。

保安人员有没有仔细查看损毁的天花板上面有什么不妥?

会不会是有人从建筑物的通风口进来?要小心哦~

alien 提到...

哇...好恐怖..
希望是不小心经过的小动物吧..
如果是人的话...未免太"饥饿"了吧..@@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原來妳也看過這樣的新聞對不對?我跟我的同事說的時候她還講不可能。一開始我也懷疑是非法外勞把天花當自己家。現在天花也修了保安也來看了,希望這些怪現象也隨之結束掉好了。

我不在乎那些食物,我只是害怕他們之后還要寫別的....

暗:
我也覺得這個入侵者有些太過饑不擇食了...骨頭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