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說標準華語是裝腔?

silent_voices_2_副本 偶然聽見電臺播出的華語正音節目,讓我想起曾經我有過一個這樣不愉快的經歷,就是在N年前剛剛來到都門求學的時候,有一次在一群新朋友面前當眾被一個人奚落。那時,我們大家就都在聊天,就我在說話的時候,他突然就爆出了一句:“小姐,妳說話很中國腔咧~你說甚麼我都聽不懂。妳不可以用馬來西亞的人的方式講話咩?”頓時,我愣在哪里久久都不能言語,氣氛也尷尬極了。

自小在南馬長大的我,因為受到新加坡電視臺的華文節目影響至深,而且當時新加坡正是推廣講華語運動的熱潮;加上我媽那時很喜歡租借中國電視劇像紅樓夢/西游記的來看,所以也多少學到了字正腔圓的華語。我從來沒有覺得我說話的語調有甚麼不對,也從來沒有人說過我說華語的語調有甚麼不對,直到那天“嗰條友仔”告訴我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竟然有給人在“裝腔”的印象。

所謂馬來西亞式的華語,在來到吉隆坡之前我是完全不懂得的。我就是一味的照著自己說話的方式。甚麼叫做馬來西亞式的華語呢?我的一位擅長說馬來西亞華語的朋友給了我一個很好的例子--曾經有個中國人向他問路,他這樣回答:“你hor……一路(讀hang,第三聲,廣東話)到Tok,再轉左手邊,直直走就到了(要讀liao,第三聲)。

那個中國人傻眼的看著他,他真的不懂要“Hang”到哪個“Tok”……

還有些例子,比如:
妳喜歡劉德華啊?我“馬”是喜歡咧~那個“馬”,是“也”才對吧?
“Baru”才知道她上個月結婚了~Baru,是“才”才對吧?
諸如此類的等等,還有很多,我一時想不到了。

後來我漸漸的學會了一些馬來西亞式的方式,沒有人再說我“裝腔”。為此,我還高興了好一陣子。結果有一次回想遇見一位朋友,她說:“怎麼?妳很久沒有說華語了嗎?怎麼好像變得不太會說華語?妳的華語有點退步了耶~”我又再度愣在哪里……所以至此之後我都盡量說正確的華語,卻印證了“學壞三天,學好三年”是一個事實。一旦習慣了,真的很難糾正過來。目前,我有時還是會不小心就說不純正的華語。

最近我還發現一個怪現象,就是有些所謂的Y世代喜歡玩兒字音。兒字音是北京腔的一種特色,可是Y世代玩弄的兒字音又是一回事兒。(接下來我的寫法會很怪,不像我,大家忍一下。)

忘了是逛到哪一個部落格,作者寫的文章兒還讓人覺得還蠻有趣。那個人和一大堆的朋友-xx、YY和zz去了商場之類的,然后大家在某知名餐廳慶祝生日。感謝某某請吃壽司……

好吧~就算是我老了不能接受吧?但還是覺得這種表達方式還真是奇怪。想學京片子的兒字音找個老師好好學,隨便在任何名詞動詞形容詞后面放個是不會讓人覺得你的華語很標準的……或者你想借此嘲笑說京片子的人?

其實我想說無論任何語言,純正而認真的運用是對那種語言的尊敬與認同。華語就是華語,沒有屬于任何區域的。南腔北調或許有所不同,但是,說標準的華語,絕對不是裝腔作勢。若是時間能夠回頭,我想我當時不會再停在尷尬的沉默。而是笑著回答:“抱歉,您聽不懂嗎?那麼您真的需要去上上華語訓練班了。”

9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呵呵~我们大马华人的华语真的很'rojak',自己的华语问题是自从上了电台才发现是很严重。

一直说要改,就是改不好。

alien 提到...

hiko,这个问题应该也困扰了我蛮久的..
当我用字正腔圆的华语和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沟通时,他们就会开始不太耐烦在那里大喊: "不要再用dj的方式说话了!!!"

最后我也是必须用他们所谓的"正常"语调说话..不过比较庆幸的是,担任dj的时候,我还能够自如的说着正统的华语..不被本地"大马文化"影响..=P

噢,对了..恭喜你的部落格入围了哟..看到那篇文章的时候线路很卡,留不到言,迟来的恭喜,希望你不要介意..^^

特蘭溪 提到...

這是沒得選擇的
畢竟周圍很多人都是生長在大馬華文的環境里
包括我>"<
說字正腔圓我是不行啦
但有時候企圖用比較正式的華文跟朋友說話
他們都會覺得很難聽明白[大馬華語:很辛苦聽]
也罷
語言有時候也只是溝通工具
選擇適合的腔調向適當的人說話就行了>>"<

特蘭溪 提到...

關于那個兒不兒的兒啊兒兒
>"<
我保持緘默……呵呵

Jane·彥儀 提到...

Rachel:
所以我才說“學壞三天,學好三年”啊~但是不要緊,我們還有三年的時間來學好。

Alien:
本來身為傳媒的角色,就是需要讓人知道正確的資訊。所謂說正統的華語,我并不是指一定要說得文諏諏很有墨水似的。但是至少用詞遣字和語音要正確,盡可能不含糊。現在很多DJ甚至播報員的華語其實也需要正音一下。曾經某中文電臺的DJ刻意模仿帶著鄉音的華語,娛樂效果是有,但是難聽之至。甚至有一次在某中文電視臺聽到播報員把毒梟(念:蕭)念成毒“鳥”,真的慘不忍聽。

所以請以妳自己能說標準華語為榮。

謝謝,我收到恭喜都快樂,無論遲早。

特蘭溪:
是沒得選擇,還是不要改進呢?請思考。如果語言僅是溝通的工具,那語言本身很悲涼。
至于你保持沉默的那個,我依舊是一貫的態度--沒有掀起筆戰的意圖,只是想掀起思考,不需要對號入座。覺得這樣的風氣是流行,繼續。我不是語文捍衛者,更不是甚麼衛道之士。說我老了跟不上時代,我也會默默接受。

kienjean 提到...

曾经也有不少人称赞我的华语字正腔圆,虽然很多时候自己其实也不是说得很准确。有时很多人更推荐我做电台DJ,有者更认为我是中国人,有点莫名其妙。不管这么多,总之不耻下问就对了。

我觉得语文的东西一定要多看多读多写,才会保持在一定的程度。

取笑别人的人,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人若是有两下子,绝对不会这么做。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我覺得那時是自己很年輕,臉皮很薄,所以很容易就對人家的奚落有反應。那時我尷尬的真的連說話的自信心都沒有了。呵呵~
其實我覺得無論說甚麼語言,盡可能說得字正腔圓是很好的事。

匿名 提到...

对啦! 说的正确才好嘛,我一大把年纪了,说来说去还是不好, 很羡慕说得标准的人。 不过对以一般人而言也不必太苛求。是吗? ----梅

Jane·彥儀 提到...

梅:
要求自己說得標準,不算一種苛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