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我總是心疼著他

helends,20061012172250_副本我們認識的時候正是青春正茂,他16我17。他不是英俊瀟灑,但是確實個開朗的年輕少年,愛運動愛籃球將他的身形拉得好長,膚色是一身的古銅讓人家一直誤以為他是友族同胞。我呢?那時我正是“少女阿Jane的煩惱”時期,他的開朗總是感染著我。他很有幽默感,說話總是能逗人笑,連我媽媽都很喜歡他。
他總是跟我說著他的夢想,我開著電單車載著他四處跑。半夜我們談到無法睡覺,一起完成了一幅櫻花的拼圖。我跟他說過我想去日本看真的櫻花,他說想看總有一天會看得到。我們一起去了馬六甲玩,憑著地圖亂走還差一點趕不上回程的巴士……
一切恍如昨日,卻已是如煙往事。
我們很合拍應該會有發展成情侶的可能才對,可能是因為他看到我那時老是為男生傷心;或者我也不想他成為讓我傷心的男生,我們一直都很有默契的停在“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階段。你說是曖昧也可以,但是卻一點也不委屈。一切都那么自然那么心甘,所以一點也不心酸。
在 那個網絡不發達的時代,不見面的日子我們之間的魚雁往來變得彌足珍貴。他的來信在都是我心裡面的那朵花,都會讓我笑半天。他寫的信都很長,訴說他生活的點 點滴滴。我就比較疏懶,總在兩張信紙間就回完。後來的他的信越寫越短也越來越少,我也從等待到沒有等待。最后是我的寫去的信再沒有回音,只是偶爾還有接到 他的電話。隱約我也可以感覺他不是太快樂,但是我知道他有意隱瞞自己的不快樂就是不愿說了,所以沒有再追問。
那時他在另一端的先進島國工作,我在繁忙的都門求學。我們很少聯絡,越來越少;但是他還是在我心里面,淡淡的。而當我意識完全跟他斷了消息時候,我已經找不到他了。沒有電話沒有信,他就突然消失在我的生命。我甚至以為他死了,只是他也無法找到我告訴我。可是我好不甘心--怎么能夠就這樣消失呢?搬家的時候我把他的來信搞丟了,所以更加連可以用來懷念他的東西都沒有了。
失 去他消息大概一/兩年的某個半夜,我收到一則來電,手機熒幕上的號碼是陌生的。我接了聽到他的聲音,眼淚已經不住的流下來。你知道嗎我以為你死了你知道 嗎?我重復了這問題無數次;他啞然一陣說對不起不要哭,失去聯絡的這段日子他的家里出了一些問題,他沒有辦法再像以前那樣無憂無慮。所以他放任了自己,他 出了事差一點就不在了。他受傷失憶了一陣,憑著我以往寫給他的信才開始漸漸的記得我們之間的事。
我 記得我拿著手機聽他說的時候只能不停的抽噎,淚眼模糊了但是心裡面那個他的樣子卻越來越清晰……你還活著就好你還活著就好,我喃喃說哭花了臉--對不起我 不能不哭。對不起,你給我寫的信都弄丟了……后來和他再見時我有恍如隔世的感覺,他變了好多,生活的磨練讓他的外表有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我真的很高興能 夠再見到他。
數天前我接了他的來電--很慚愧,我還是比較懶惰的那一個,總是沒有主動給他打 電話。他跟我寒暄了一陣,才又用輕描淡寫的語氣通知我他患癌的母親過世了。“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又不是甚麼……前後支撐了8個月……”“你還在抽 煙?”“抽蠻多……”“少抽一點。”“好啦~我就試試少抽一點……”
電話那頭我的心其實正在揪結,聽著他正如那深夜來電時一般,用淡然的語氣說著讓我為他心疼的消息。現在的我們都經歷很多了,所以也從容淡定了很多。但是我對他的心疼,卻沒有減退。只是他已經是個男人了,也許需要的不是我的心疼,是諒解和支持。
突然想起當年我們熬夜一起拼的拼圖,那拼圖的櫻花開放的多么燦爛,一如我們當時的青春年華。青春是多么美好,可是是留不住。在我腦海里的那個無憂的少年走遠了,而那多愁的少女時代跟隨在他不遠的後面,也走遠了。

3 則留言:

DoinkDoink 提到...

阿诺。。。这个是小说还是真实发生的?

kienjean 提到...

有时候关系很难说到底,哈哈哈!
我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也有类似的经验。

Jane·彥儀 提到...

DoinkDoink:
這個不是小說,而是懷念起一個特別的存在而寫的。

KienJean:
這個人是我青春的其中一個刻在心上的人,也是特別的存在。有些掛念,不是愛情,境界卻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