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

我的女傭懷孕了

我躲在洗手間看著顯示兩條線的驗孕棒,腦子就像是被蒸熱了一般,一陣陣的暈眩感向我襲來;若不是我努力的堅持著,恐怕就會暈倒然后一頭栽進馬桶里。

這驗孕棒是我在18歲的女傭的房間的地上下找到的,本來我是想請個比較丑的回來,可是當時沒有這樣的人選,除了這個樣貌看起來相當清秀的我別無選擇。我又忙,家里沒有女傭不行。其實這一年來除了她的美貌有些讓我“擔心”之外,其實她也真是乖巧聽話,就在我也開始漸漸喜歡她的時候,竟然在她的房間找到這個。

她懷孕了?誰的?我腦子是一頭亂。

如果是跟外面的野男人弄出來的,我就把她通過代理送她回老家去……可是如果偷雞的原來是自家的黃鼠狼,那我該怎么辦?

從來我都沒有發現只要在家里有機會坐下就只會看報紙的老公跟她有甚麼。但是最近我們親熱他都只是“三分鐘”,每次他都只是對我笑著說:“老婆,我真的老了。”我是不是該懷疑他也把“精力”分給了其他的女人?

或者是我那個剛剛長大的兒子?最近他老是不喜歡我幫忙收拾他的房間。也不知整天關在房間里頭做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在看A片?平時他跟女傭也是相處的蠻ok的,會不會血氣方剛受不了就跟她……

我越來越不敢想下去,全身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發生這樣的事,我真的很不知所措。如果是老公做的,我要不要跟他離婚?如果是兒子做的,那該不該叫他娶這個媳婦兒,怎麼說也是我們家的金孫啊~

雖然很害怕,但是我覺得還是得解決的,于是我走出了洗手間。一開門就看見剛買好菜回來的女傭。看見我,她朝我笑了笑問我:“太太,要不要吃早餐?我買了Roti Canai 。”此刻,我可以感覺我臉上肌肉僵硬,甚至即將要激烈的抽動。我的心,更是跳到快得我都不能呼吸,

“太太你不舒服?”她還是一臉若無其事,似乎并沒有甚麼事發生的樣子,我卻已經感覺要暈厥。我拿出驗孕棒,然后一字一字的問:

這·是·妳·的·嗎?

“是啊!”她回答,臉不紅氣不喘。

聽見她這樣回答,我感覺就快要崩潰,天旋地轉。正當我要咆哮問她孩子是誰的,手機卻突然響了;是我的已出嫁女兒打來的。

“媽媽!”電話那頭她的聲音就像快樂的小麻雀:“我懷孕了,今天去再檢驗過肯定了已經懷孕三個月,妳就要當外婆了。”

我的心情頓時覺得就好象坐過山車,這個家很可能就快大地震了,女兒卻告訴我她再檢驗的時候已經懷孕,我要當外婆了……等等……

“女兒,妳說再檢驗才肯定,那妳昨天在是不是在家里驗孕?”

“原來我忘了把驗孕棒拿出浴室啊?原來您已經知道了。難怪一點也沒有驚喜的感覺……”女兒的聲音在我的耳邊回蕩著,我差一點就忍不住嚎啕大哭了。

原來女傭在浴室找到了驗孕棒,來自鄉下而且年少的她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只是覺得用來吸取尿液的棉棒可以有效的用來擦拭隙縫的塵埃,直覺上也認為我們也不要這東西了,所以就收了起來。

“西蒂,無論找到什么都不能私藏啊!即使看起來是要丟掉的東西,也要問過我們才能拿走。”我用認真的口吻“訓示”她,但是我的臉上卻堆滿笑意。

呼~幸虧懷孕的不是我的女傭…….

-----------------------------------------------------------------------

響應一下,我也參加。

想要知道誰家的女傭也懷孕,看這里--》http://www.khaisuan.com/2010/03/blog-post_4468.html

8 則留言:

天海 薨 提到...

差點真的以為是女傭XD

真是讓人捏一把冷汗

Jane·彥儀 提到...

天海 薨:

很多人都會寫是家里的男人做的...所以我想顛覆一下。

幸虧懷孕的不是女傭,哈哈哈。

et™ 提到...

外星人最喜欢看皆大欢喜的大结局 ^_^

Jane·彥儀 提到...

ET:
覺得題目蠻好玩,雖然不知道頭不知道尾,還是來玩了一下。

這個結局我自己也很滿意。

魔恋红尘 提到...

不错 不错!是意想不到的结果!哈哈

Jane·彥儀 提到...

魔戀紅塵:

呃~我只是不明白為什么一定要寫家里的男人做的呢?

他們只是有很大的嫌疑會做這種事,但是不一定就要是他們做的。

憋疯 Bear Foong 提到...

現在才看,不錯 :)

Jane·彥儀 提到...

憋瘋:
對啊!這個活動是很久以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