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他無法讓她回頭

 昨天跟本傑明去登高,馬來西亞最接近我的登高之處,就是『肯定害人』(Genting Highland)。很多人去哪裡,就是進賭場。我們也不例外,除了出去戶外吹風涼一下,像韓劇日劇男女主角般在寒風中吃烤番薯搞浪漫;也不免俗往賭場轉轉。

我跟本傑明都享受小賭怡情。我們倆下注,永遠不超過RM200,如果輸掉了,就此打住。就算是贏了,也會見好就收。我們時常都笑稱如果有幸贏點小錢,就當是Uncle Lim請我們吃飯和玩耍。這樣知足的我們,怎麼也不能成為病態賭徒了。

這次上去,本傑明頗有小賭運,我跟他合著下注也佔了點光。兩夫妻後來在那裡選了間湯飯小店吃完晚飯就快快樂樂的下山。就在我們進去小店之前,看到一個男人站在手扶梯前怒罵像是他妻子的女人。我跟本傑明也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出門玩耍吵架的情侶夫妻,但是男人大聲呵責女人的還是不常見。我心想這男人怎麼這麼兇?又看看女人在拼命慌張的搜自己的包包,心想是不是女人不小心搞丟了重要的東西讓男人生氣?就算是這樣,也不需要大庭廣眾那麼大聲的斥責她呀!她應該也很害怕吧?就在我在揣測和判斷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女人似乎也忍不住被責罵轉身就走。

『那妳就回去!回去!沒見過這麼好賭的!』

男人大聲向背向他的女人喝到,女人的腳步似乎遲疑了一陣,但是最後還是邁開腳步越走越遠。(我這時才會意女人掏包包是不是在找錢來翻本)我看見男人眉頭深鎖,似乎對自己無法讓女人回頭而感到無力,他還懊惱得甩了甩手,頓了頓足。我看著,開始同情那男人。

走進湯飯店的時候,我有想為什麼明知道她好賭,他還會跟著她上來?後來再想想,男人也許是來阻止她繼續賭下去的。

有一位親友裡有人是病態賭徒的朋友曾經對我說:『在病態賭徒的世界,除了賭博,目空一切。就算是下地獄,對那人來說也無所謂。』我想當那女人邁開腳步的那一刻,男人不在她眼裡,甚至已經不再她心上。入魔要下地獄?不必特地去尋找地獄,其實一旦沉淪,它就近在咫尺。

3 則留言:

et Shuben™ 提到...

Genting Highland = 肯定害人。

哈哈哈,这个有笑点而且还很贴切。

Wing 提到...

很伤感。。。

Jane·彥儀 提到...

ET Shuben:這是一個同系的junior跟我說的,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笑到半死。

Wing:是啊~看著自己的所愛沉淪在某些惡習,真的很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