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

清晨,獨自啃著寂寞的太陽蛋

IMG200 又不知怎麼的就起來了,再也睡不著。最近都這樣,清晨4、5點起來,然後就很難再合眼。所以最近幾乎每天才睡個4到5個小時而已,在床上翻滾也像在掙扎,但是因為很害怕工作時會打瞌睡,所以還是逼自己“睡”多一下。

週末的清晨,再度醒來,想不用上班就不要掙扎。本傑明均響亮的鼾聲從房間傳來。以前我醒來他還會出來看看,但也許是醒來的頻密了,漸漸的他也習慣了不被驚醒。我起來,抱著阿貓在沙發呆坐一下。看看時鐘,才5點多。阿貓繾綣在我的懷中,溫溫軟軟的。它老了,反而讓人有種安穩的感覺,坐在我身邊的時間也可以更長了。我讓它坐在我的腿上直到有點酸麻,才打發它下去。沒多久,不遠的回教堂開始誦經,我知道離天亮不遠了。

也不是有很多心事,就是不容易再入睡。最近我都盡量放下心事不去多想,算是逃避也好,反正很多事多想也不會得到解決,只能相信一切都會安然過去。聽著此起彼落的誦經聲,很多人都說那擾人清夢,但是我卻有時覺得他們讓我心安。這麼多人每天念經,想想也許也超度不少眾生了。

去書房上網,透過我小小的視窗看看這個被縮小的大世界。從一則則的留言和一幀幀的照片感覺大家的氣息。有些以前熟絡的朋友現在卻生疏了;有些以為近乎不可能再出現的人再度回來讓自己關心。越來越相信隨緣這回事兒,人與人之間執著沒有用。要走的留不住,要來的擋不了,總之大家活得好好的就足夠了。

清早起身我還不怕,最怕是自己容易發酸的胃。起得太早了,胃酸有要來的跡象。我走到廚房,昨晚的糙米飯安靜的躺在飯鍋裡。我將飯杓出來,但是清晨我並不想只是啃冷白飯;於是看看冰箱裡面有幾顆雞蛋,就拿出一顆煎了個太陽蛋放在飯上面,淋了生抽讓它有些鹹味。蛋是溫熱的,飯是冷的,吃下去的口感很特別。人家都說簡單的東西最好吃,也許是餓了我覺得還真的是很好吃。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冷飯太冷,竟然讓那顆溫熱的太陽蛋有點寂寞。總覺得它的溫暖,得不到冷飯的回應啊~

我這是什麼怪想法?其實可能此時覺得寂寞的人是我,太陽蛋只是太陽蛋而已,它不會在乎冷飯會不會呼應它的溫暖。

2 則留言:

boey 提到...

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喜欢你的博客。加油! :)

Jane·彥儀 提到...

Boey:

是的,讓一切順其自然。
謝謝妳喜歡我的部落格,你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