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給學弟妹一封信

各位學弟妹:

看著網絡上流傳的照片,你們穿著紅衣拿著布條歡迎首相蒞臨我們的母校。有人向我形容當時是一片紅海,你們冒著雨等他大駕光臨。後來我聽說,你們並非出自自願,大家把課停下來去迎接是因為你們有Attendance Compulsory的壓力。然後,FB上有人問你們收了多少錢,很多難聽的話也陸續向你們襲來。

據我所知,你們當中有很多是在修讀一年級的新生。其實,我對你們的際遇深表同情,畢竟你們是剛剛離開中學校門不久的學生,還入世未深。我很相信你們對大專生活的期待,畢竟一切是那麼的新鮮。本來,你們就是該享受大專生活,享受求知,然後準備自己進入社會。然而,『紅杉事件』卻好像讓你們的大學生涯蒙上陰影。

當我知道你們被指定要穿上紅衣去迎接首相,我沒有多言。第一、這是學生與學院之間的事。第二、我沒有必要支配人家穿什麼顏色的自由,也許真有人會自願去穿,或支持首相的政治理念。第三、我相信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擁有選擇的權利。在我心裡我深深明白,這將會掀起一場戰爭--是學院和學生之間;或者就是網絡之間的口水戰。在我看來,學院和學生之間若是在這件事情上觀點不同可能還比較好解決;而現在的情況就反而棘手了些,因為那是網絡鄉民之間的口水戰,關事不關事的人都可能來踢你們一腳。

其實你們都該知道學院的背景很特別,無論她發生了甚麽事都會成為大家的焦點。特別是一些華社認為『不歡迎』的事。穿紅衣迎接這件事在面子書傳開之後已經惹人非議,更是很多人等著看戲。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知道自己會面對輿論壓力,但是我已經料到我無論學院怎麼做,很多人都會有話說,但是絕對沒有想到你們會被辱罵那樣嚴重。

這次我覺得母校『好心做壞事』,學弟妹你們被罵,多少是因為學院想得『太周全』的緣故。現在政治都在『玩顏色』,大家都對『聽話』二字感冒,學院會不會『太煞費心思』在迎接首相了?設定顏色讓你們就像是被『逼著』做了政治表態,雖然可能院方和你們都沒有這樣的意圖,但是還是會讓人誤會。

而若是我所知的Attendance Compulsory等等屬實,你們為何不據理與學院交涉?你們善用了了你們也有選擇的權利嗎?喜歡出席的人讓他們出席,不喜歡只要不是為了反抗而反抗書面提出理由拒絕出席也ok。有什麼不公平的對待發生,現在不是10年前,隱瞞不了多久的。現在被人罵了,要知道學弟妹你們也有責任。太聽話、不思考,有些人罵得不是沒道理的,不然你們還是只會繼續只聽話,不思考。

學弟學妹,事已至此你們該怎麼面對那些罵你們的人,我想是好好思考的時候。這是很難的功課,但是必須要去修。我想說覺得罵得有理的人,虛心的聽一聽,這種人罵你們帶著心疼希望你們長進。罵得無理兼無禮,不要回嘴,展示我們拉曼人的修養,綿長的罵戰無法挽回你的尊嚴,只會耗損你的健康降低你的心智。你們很榮幸的生在一個這樣具有挑戰性的時代,資訊爆炸的年代,辨別是非黑白的能力就要多多加強。要知道課本學不到,學分考不到的事很多,人生將來還有很多重要的決定非得自己去做,所以勇氣和智慧是必備的。

這邊跟你們大家做些分享:

  • 設定好原則,學會交涉,適時說『不』。
  • 學分不是人生的全部,可以考回來;立場一旦失去,就整個人一輩子都沒價值。
  • 對於政治,不但不要冷,還要明,更不要讓人逼迫你接受顏色。
  • 世界因有不同的聲音才精彩。
  • 思考不是反叛,溫馴也不代表就是懦弱,謙卑不一定要彎腰哈背。

 

學姐 Jane.彥儀 字

6 則留言:

雜亂人 提到...

是吉隆坡的拉曼學院吧,我也是拉曼生,只不過是檳城分院的。其實如果出席是必需的而且會被記錄的話,那這真的很扯,愛看不看,都是我們的自由。而網友的矛,永遠都不應該指向無辜的學院生。

Jane·彥儀 提到...

雜亂人:

所以我說,身為大專生,思考很重要。是不是要聽話,該不該聽話,都要好好分析。

莊風 提到...

這讓我想起以前的台灣
知道雙十節吧
就是台灣國慶日
以前呀!總統府前的排字大隊,都是學生被迫出席的,那個要在七八月就要去練排字了,不然十月哪裡會那麼漂亮?還要不定時的換字。其實,不管是十月,或是七八月,台北的天氣還是很悶熱,長長出現中間的人昏倒,排旁邊的要一個人撐兩個位置,因為排字咩!
想要不去,對不起,不行!笑話,不去會記過的。

更近期的,是十多年前的大學的我。學校是某私立學校,跟政黨關係很密切。有一次學校幫政黨開募款餐會,就找我等去。我還好啦!沒什麼特別政黨傾向,而且學校的政黨傾向是我家認可的政黨,我去也認識一些人。
但是班上很多非那個政黨認同者,就開罵了!最後是本來聽說不去會記過,搞到變成去幫忙的人是記功。(看做啥,有的是大功,我就是記了大功;也有記小功或是嘉獎)
沒去得也沒啥麼懲戒了!

Jane·彥儀 提到...

莊風:

我覺得這樣很難避免,我也明白壓力是重重疊疊由上到下壓下來的。但是真要這樣下去?其實我覺得不應該被逼接受某些政治人物和立場,特別是不應該這樣逼迫學生。

莊風 提到...

我這麼覺得啦
其實在這個社會結構
不管民主與否
多少還是有一些壓力和利害關係

可是我是希望,學校是怎樣依賴政黨財團是一回事,學生是來上學,來學習的。而不是來繳交高額學費,卻被學校拿來當廉價勞動力,完成學校想要拍的馬屁。
這樣太超過了啦!

Jane·彥儀 提到...

莊風:

這點我有同感,確實是學府是來學習的而不是政治籌碼,而學生更不是用來給高官們擦鞋。若是真的要迎接,就讓那些學院高層來自己迎接,加上現在其實的考試時期,高官真愛民如子,實在不該前來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