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說說豬

若是說起馬來人和豬,你第一時間會想到什麼?請誠實,就算只是心中所想。

馬來人仇視
馬來人歧視
馬來人不吃

還有你是怎麼知道馬來人和豬的關係?(也是請誠實的回答)

(我先聲明他們是我的好同學啊!我問這個問題絕對沒有罵人的意思!這篇文章也絕對沒有敏感的課題牽涉。)

這個就是我在課堂上的一個特別的體驗,你能想像嗎?我跟一群馬來同學在說。是的,你沒聽錯,我們說的就是BABI!

那天我們學普及翻譯。翻譯裡面有一個方法,就是針對不符合當地文化的詞語甚至附圖加以『河蟹』,在馬來西亞,其中一個被『河蟹』的目標,當然是。那天上課講師提到說其翻譯童書的經驗,舉凡有提到或是豬的圖案都會因國情而被『河蟹』(生物學科書籍除外)。就是會將豬用其他的動物取代。是的,真是這樣。我原本以為會看到他們一臉得意的表情,大家會點頭稱是說『河蟹』的好啊!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課堂上開始一片討論聲,熱絡的很。

『那《三隻小豬》如何?不就變成了《三隻其他》的?』馬來同學A問?

『還有《動物農場》呢?豬是主角呢!』馬來同學B說:『換了羊、牛不是很奇怪?』

『豬被歧視了嗎?』另一個馬來同學說。

整個課堂開始babi babi的滿天飛,肆無忌憚得讓我這個唯一的華人學生都有些臉熱了,我也覺得很奇怪怎麼反而是自己 不好意思了呢?午茶時間,豬的話題還在延續,當然我們也沒有高談闊論,但是對於豬的話題,大家還是興致盎然。

『我們只是不能吃豬而已,為什麼要搞到很像很避忌一樣?』

『是啊!試想想若是那些著作的豬主角都被代替,多奇怪?』

『我們不是每次說Khinzir 這個字嗎?其實這是原自阿拉伯語,我的中東朋友還問我們為什麼用這個字,對他們來說這個字更有貶義。Babi可能還普通呢!』

『是嗎?是嗎?』

『對啊!』

『Babi不就像是Lembu、Kambing一樣的家禽名詞,也是上蒼的創造出來的,不是應該被公平對待嗎?』

『也許也是有人有不同的想法,但是也不是每個人(回教徒)都對豬有盲目的厭惡的。』

於是babi babi的再度此起彼落,卻一點也沒有誤解的感覺,也沒有爭論。

試想想你一直以為他們很避忌、很討厭,現在聽見他們這樣說豬,你會有什麼感覺?我的就是覺得微妙而奇異,甚至開始覺得究竟是誰的心不夠寬闊。我還是我的馬來同學?

這時,突然覺得大家在看著我(不是因為我像豬>.<),看起來我沉默太久反而惹來大家注目。我想我這個吃豬肉的該說些什麼,他們似乎也期待我說些什麼。『對我來說,是百無禁忌,而且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說,這是我的真心話。大家也對我微笑,點點頭。

『可是B·A·B·I·用來罵人就不好了……』其中一位說道,不自覺的看了看我。我想了想說:『任誰被罵B·A·B·I·感覺也不好啊!也不特別針對哪個民族,對吧?』這時大家都笑了。『我個人還覺得B.A.B.I.挺可愛的!』有人說。

馬來人和豬的關係,也許正不是你我所想像的。

看完這篇,你又有什麼感想呢?再試試回想,自己是不是把事情看淺了?或者會不會覺得其實自己是在沒有把事情了解在下定論?所以我在文章的開端才問了兩個問題,這個……『有人』.真的是要我們達致真正的團結和諒解嗎?

我深深的思考。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因人而异。我有朋友看到一个可爱的猪卡通mass text出去,结果她的马来朋友不开心。几年前不是禁babe这部电影吗?我忘了结果如何。
可能你同学觉得保留三只小猪这些ok,如果有人分享一些粉红猪的可爱图案她们会怎样?好奇ing
youlgo

匿名 提到...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印度人,tamil也是不吃猪肉的。没有马来人那么严格,通常在家里一定不煮,在外面可以吃。是宗教关系。youlgo

Yin Yee, Jane Ho 提到...

Youlgo:

當然我也覺得是因人而異的,也不會因為他們不介意而特地去踩這條線。就是你說的豬的圖案,如果他們不介意收或者要求我才會送,也不會特意送給他們什麼的。其實他們在這種事情上面很多時候是彼此給予的潛社會壓力,有時欣然接受也許會被社群非議,所以不能太光明正大。只是我還蠻訝異他們竟然這樣寬心,這是我意想不到的。

俊贤 提到...

有意思,的确是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
但相信这只是部分思想较前卫或较开放的新生代吧!我想并非大部分。

我们会刻意在马来同胞面前避免提及“猪”其实只是种 礼貌的表现。我想这是尊重其他种族的禁忌而非对“猪”有种特殊的想法吧!>.<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正临大考前读了你的文章,忍不住上脸书分享了。谢谢!

Yin Yee, Jane Ho 提到...

俊賢:
就是可能是新生代,有比較不一樣的想法。其實只要沒有帶貶義,他們也是能侃侃而談『豬』的。

考試的季節?那祝你考試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