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Salmon Skin

LA21_009 

不要以為這是一篇純粹些美食的博文,但是也確實和題目上的美食有絕對的關聯。

話說那天我跟本傑明出去吃晚餐,我們走了P商場的美食閣大半圈,才選擇了吃日本餐。很幸運的我們被安排坐在吧台,其實我們都喜歡吧台,因為可以看著色彩繽紛的壽司在身邊轉來轉去,胃口也大開。還有就是感受得到吃壽司該有的熱鬧氣氛,順便看看人。那天是星期五小周末,餐廳裡都是人,壽司吧的座位都好像經過特別安排顯得特別擁擠。加上廚房會報告客人點了什麼菜,所以餐廳內氣氛熱絡吵鬧;但是這不影響我們用餐的興致,加上餐點美味,我們就慢慢吃慢慢享受啦!吃完主菜,我們還驚喜的發現原來今天有炸鮭魚皮,也就是故事的主角Salmon Skin。於是,旋轉壽司帶上的最後一碟 Salmon Skin入了我們的口。時間慢慢過去,我們隔壁的位子不知不覺已經換了兩組人,到了第三組的時候我們都差不多吃飽了,也就在這個時候,『飯後餘興節目』就出現了。

這第三組人看上去是情侶或夫妻,那也沒什麼稀奇。說真的這兩個人的外形異常的匹配,若是要我形容,他們兩個就像是一對『熊夫妻』--他們的體型一樣魁梧,兩個人擠在小小的壽司吧座位更顯得巨大。男的更是一臉鬍渣,白白胖胖壯壯。女的除了沒有一臉鬍渣,白白滑滑,剩下的就跟那男的也沒兩樣。他們就像是一對大白熊坐在一起。這樣充滿喜感的兩個人實在是不能不引人注目。

他們在等服務員前來點菜的時候,女的就喋喋不休的對男的說話。兩人一路用破英文夾雜廣東話來交談,所以我不太清楚他們的話題,但是無論她說什麼,男的也只是回答她『我很忙,忙死了!』這個就讓我覺得很稀奇了。可是這個女的也似乎不在乎男的一直這樣回答,還是喋喋不休的自說自話,完全不受男的答非所問的影響。我就開始覺得這兩個人真逗,但原來好戲還在後頭。此刻服務員拿來餐牌,問他們要不要先點飲料,男的立刻像是被電擊了一般,緊張的用巴剎馬來話回答:『Semua minuman pun tak nak !(我們什麼飲料都不要!)』說完男的拿了餐牌就自顧自地看,也沒理那女的。我也沒多注意當時那個女的怎麼了,我們也打算結帳要走了。男的此刻卻舉起手來點菜,要不是我們再等結帳,還真看不到這幕了。

當時,服務員來到男的身邊,男的才要開口,餐牌卻被女的搶了過來。她圓碌碌的眼睛看了看餐牌後,突然眼睛發光,就大聲用英文說:『我要炸鮭魚皮!(I want salmon skin!)』

男的用非常不解和極不耐煩口問她:『什麼是炸鮭魚皮?(What is salmon skin?)』

此刻,女的就用想要吃掉salmon skin的般的眼神看著這個男的,大大聲(對!就是所有的字的後面都加上感嘆號那麼大聲):『SALMON SKIN! SALMON SKIN!SALMON SKIN!』此刻,我發現坐在他們另一邊的女士已經嘴長得大大,表情有異。而我就在想,她真的那麼迫切的想吃嗎?接下來,男的對服務員說的話更讓我噴飯:『OK !JUST PUT THE SALMON SKIN IN THE HANDROLL! That‘s it !(好吧!就把炸鮭魚皮放進手捲壽司裡!就這樣!)』當下那可憐的服務員臉都快要綠了,誰會把鮭魚皮捲進手捲壽司咧?我也在拼命忍住笑,感覺臉和肚子嚴重抽筋。也不知是意識自己胡言亂語,還是真的不知道什麼是Salmon Skin,他竟然再轉過頭不耐煩的問了那女的:『WHAT IS SALMON SKIN?!』我真納悶,Salmon Skin不是很普通、字面上也解釋出來的英文,他難道不懂嗎?

然而他這一問真的非同小可,女的一下子真的變成了母熊。她暴怒拿起餐牌激烈的敲著桌子,一邊更大聲的叫道:『SALMON SKIN!SALMON SKIN! SALMON SKIN!』這時,原本吵鬧的餐館似乎就有些安靜了,連我也感到別人看他們的灼灼目光。也就在女的三聲暴怒的呼叫SALMON SKIN話音剛落,不知那一桌點了這味兒鮭魚皮,結果揚聲機傳來了總廚低沉清晰緩慢的報告聲:『S~A~L~M~O~N  S~K~I~N…….』

我和本傑明真的再也忍不住,顧不得他們的反應相視大笑,直到走出那店我們都還在笑。這個情形實在太漫畫式的逗趣了,我們怎麼還能忍?瞬間我肚子裡的食物就在大笑中消化掉了。

真是世界上怪人多,100年不死都有機會遇上!

4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哈~我一边看一边笑。。。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了?年纪是几岁?看起来真的是“正常”的吗?

Yin Yee, Jane Ho 提到...

Rachel:
我也是一邊寫一邊笑。這兩個人真的莫名其妙,但是又真的很好笑。年紀大概25歲左右,外貌上沒什麼不正常,卻給人一種真的很像熊的感覺。其實打從他們坐下來,就給我一種不太尋常的氛圍了。XD

Rachel Core 提到...

(摇摇头)到底是城市里的孩子还是乡村来的。。。

Yin Yee, Jane Ho 提到...

Rachel:
個人覺得和教養跟性格比較有關係。我老公說,這種人是生番薯。一個不成熟另一個願意教可能有得救,但是生番薯+生番薯=很不熟。完全是身體長大,但是心沒有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