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

苦瓜

FxCam_1376564272170說起苦瓜,小時候只要媽媽煮瓜湯要我吃下,我就是一副苦瓜臉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以前的苦瓜,媽媽無論怎麼處理,我都能吃到它的苦味,而且舌頭上的味蕾還會無限放大這種苦味。這真讓我難以下嚥,還會悄悄的就把盤中的苦瓜挑掉丟掉。我小時候就心想究竟是哪位神經病先開始把這種苦苦的東西往嘴巴裡放,因為有益所以多難嚥下也要吃掉。突然覺得這個發現苦瓜可以吃的人真是傻得可以了。

小時候的味蕾,最喜歡的是鹹味,溫潤的味道,再下來才是甜。辣味、苦味是絕對謝絕。總覺得這苦辣二味多麼多餘。從小在家從來不吃苦瓜,覺得沒有品嚐苦味兒的必要。為什麼要吃苦?明明世間美味很多呀!

苦瓜又叫涼瓜、君子菜。味苦性寒,對清心、清熱明目有效。君子菜的美名更是因苦瓜自苦,合煮不苦其他配料而來。苦的食材,對於心臟是非常有益的。苦瓜可以做湯、配肉類炒菜、甚至打成蔬果汁飲用。其實,苦瓜的苦味會因種類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強度。有人說山苦瓜最苦,白玉苦瓜最不苦。

何時開始吃苦瓜的?大概是在來到城中念大專之後吧?我覺得來到這城中幾乎再也對生活的『苦』躲無可躲--離鄉背井要適應環境的『苦』、為了讓父母不擔心隱忍的『苦』、追夢的『苦』、愛情可遇不可求的『苦』、友情的背叛人心難測的『苦』……這林林總總的苦,曾讓我食之無味。可能也就從那時學會了吃苦瓜,也不怎麼覺得它苦。它的苦,比起人生這些的苦根本就是轉眼即逝,甚至有時在我不順遂的時候,苦瓜的苦味還會有種回甘的滋味兒。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如果有時吃苦瓜沒吃到它的苦味,我竟然會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不知何時起,我竟然也會欣賞它若有似無的苦味了。也覺得不苦的怎麼還能叫苦瓜呢?有人說一個人真的長大了就會吃苦瓜,難道是我長大了嗎?

我想,我可能只是知道因為吃一點苦對心好的話,那麼變好變強的心或許就會對人生的苦澀更泰然,也更能隱忍人生的一些苦的話,那吃些苦又何妨?而且,生命的苦味有時也許無力改變,但是就像是做苦瓜料理一樣,我能把苦瓜做得美味些,一樣的也就要學會把人生的苦澀弄得有些樂趣,讓自己生活不太如意的時候還能對身邊的一切『咽得下去』吧!

*圖為自家廚房出品的苦瓜豆豉燜雞

5 則留言:

Kent 提到...

先说说图片,我太习惯了爸爸和外婆这二十多年来的苦瓜焖鸡的豆鼓与黑酱油的调色,看见你的图片第一眼还以为是苦瓜炒蛋 XD

如果“有人说一个人真的长大了就会吃苦瓜”是“真的有根据”的话,那看来我好像从来没有“小孩时期”。可能是妈妈的管教严厉,不吃下去除了生病就是二话不说两巴掌狠狠刮下去,所以基本上我简直是“父母的品味翻版”。

苦瓜确实是寒性的,我知道它足以降低血压,而且老人家常说“这菜很凉,小心着凉。”

我是因为喜欢,所以很简单地这样吃下去。
我爸爸现在的另外一个招牌菜是苦瓜焖鼓汁排骨,然而也有顾客喜欢苦瓜鱼片、苦瓜煎蛋、苦瓜炒蛋、苦瓜焖鸡、苦瓜炒虾或苦瓜清炒。

话说回来,无论谁煮或怎样的烹饪法,都超越不了我这些年来心目中父母和弟弟亲手煮出来的爱心苦瓜瘦肉汤。

Jane 彥儀 提到...

Kent:
那一片片的雞肉看上去就像是蛋白,對吧?
我媽以前也是不准我們挑食的,但是我就是『古惑』,總有些辦法避開不吃,但若是被發現總免不了要挨一頓教訓。
是啊~苦瓜真的可以做很多菜色的,也很適合我們常年如夏的炎熱季節,可以常吃,又不怕著涼。現在苦瓜對我有一些飲食上的意義,越明白它的苦,就會吃得越有滋味。
苦瓜瘦肉湯...不錯,可以想想找一天做做看。

Wendy Wong 提到...

天啊,你知道嗎,苦瓜是我最喜歡吃的菜,很小開始就喜歡了,連我媽媽都覺得很奇怪。因爲基本上,餐桌上若有苦瓜,其他的兄弟姐妹一般都不碰,只有大人在吃,唯獨我,可以跟大人一起吃;一直喜歡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爲什麽呢。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

嗯,看起来妳很小就开窍了啊~
其最近开始有越来越喜欢吃的迹象,还好像有点上瘾了。

Wendy Wong 提到...

對,上癮,我就上了十幾年的癮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