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The Conjuring 觀後

在還沒有看之前,我已經看到面書上很多看過這部片子的朋友都說『好恐怖』、『好刺激』。然後,就開始傳著Annabelle娃娃的真實故事諸如此類的。說真的,我也開始期待了。因為還沒搞懂娃娃和鬼屋之間的關係,加上先看了Annabelle的紀錄片,就更期待了。其實對於這些所謂的真實靈異事件我是很有興趣的,也經常涉獵,很多是後只要是打著『真人真事』的故事,我就會很有興趣一看的。

這部電影故事穿插了1960年代開始活躍的超自然現象調查工作者Ed and Lorraine Warren夫婦參與的兩個案列。其實Annabelle娃娃的事件和片中的Peron家的靈異事件是兩回事。Annabelle的故事已經在FB廣傳所以不用再重述,故事的重心主要的還是放在比較嚴重的Perron一家的遭遇靈異事件。Perron一家搬進了一棟古老的農宅後,家裡的每個成員都幾乎遭到屋裡看不見的『原住客』襲擊,而古宅的原住客,據說是崇拜惡魔的女巫,她自殺後詛咒所有住在原本屬於他的土地的人,都會不得好死……

這部電影首先透過Annabelle來給我們上了一堂“惡魔學”的課,讓我們充分的了解鬼與惡魔之間的差別。可是這一般都會被我們忽略掉,總覺得這之間有什麼差別。其實到了後來,其實這個差別真的很重要--因為這個概念就是整個電影的關鍵。鬼是不會附身的,但是惡魔會,而且在這之前還要摧殘你的意志,折磨你的身體,再來奪舍和摧毀。如果我們“有聽課”(因為一開始就是Warren夫婦在給大家上課),就會明白這一開始說的不是鬼,而是惡魔。

其實本片一開始的氣氛掌握的還不錯,拍手捉迷藏的、深夜無風自動的門、可以反射家中小幽靈的音樂盒、屋裡的怪聲及多數時間只讓人看到腳的女惡魔確實是有梗。屋子的氣氛也總是灰暗蒼白,更是讓人不寒而栗。但是看到後面的時候,害怕的感覺卻越來越少了。因為一連串的驚嚇舉動非常頻密,而且鬼片最讓人害怕的,就是讓人感覺有鬼卻怎麼也看不見,或者根本不知道誰是鬼,才最可怕。然而一旦見到了鬼的真貌,似乎就不再那麼害怕了。(是的,當我第一次被女惡魔Bathsheba Sherman的鬼樣嚇到,之後就知道任何穿白袍的物體就是她,害怕的感覺就逐漸的減弱……)再加上靈能者夫婦來觀察之後毫無神秘感的把一切揭示出來,恐怖更是降低了。人家都說未知才是恐懼的根本,對方是什麼鬼怪都知道了,甚至連後面的驅魔都讓我想到了,還有什麼更可怕的?

所以後來的驅魔儀式,根本就嚇不到我了。而且跟最初我們想要看的鬧鬼的期待,真的扯遠了--怎麼又變成驅魔了呢?而且對於硬是要跟Annabelle娃娃扯上關係這點,也讓我不太明白導演的用意,還不如不專心就把故事重心放在一個故事上就好了。

總的來說,這部片子也不是完全不可怕的,只是到了後面一切交代得太清楚了,恐怖的感覺反而就弱掉了。然而對Lorraine上一次的驅魔經驗究竟遇上了什麼事,讓她受到多大的打擊,以及跟這個事件之間有什麼影響也沒有說明關係,實在讓我覺得那那次的提出這個經驗真實可有可無。就像是拋出一個沒有正解和問題有關聯的謎語一樣,讓人覺得無厘頭。跟Annabelle的出現一樣,那麼無解。

也許是導演想說惡魔和上帝之間的公平遊戲(事實上,有好幾部驅魔片已經說了又說。),又想說親情多偉大,(這個也有好幾部驅魔篇說了又說)又想鬼怪嚇人。一下子想掌握太多,結果到了最後反而削弱了整部電影的氣勢。

說真的,你若要我說的話,我覺得這部片子『很恐怖』的說法是有點言過其實了,甚至我還會覺得還不如去看一些看起來廉價的靈異紀錄片還有趣的多了。至少很多時候這些調查都留下懸念。而且這部片子也一再的證明,主角都是不重要,Perron一家的故事並沒有被重視,這部電影倒是讓大家開始對坐在博物院很久的Annabelle充滿的興趣。就像是Despicble Me系列沒紅了主角,倒紅了小黃人一樣。

不過這是個本末倒置的年代,這樣的結果也沒什麼奇怪的。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本人最恨没有剧情交代的鬼故事
所以我对这部是非常满意的
至于你觉得那些可有可无的剧情
我觉得你可以试着上网深入了解真实故事的背后
才去定断为什么导演会这么拍

Jane 彥儀 提到...

匿名:
嗯,我也不是完全不满意,也没觉得你满意有什么问题。我也上网去看过真实的故事的。不过如果你了解导演的用意,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啊!还有,我这里留言是不接受匿名的,下次留言请放上放上名字。不然我就删除咯~

Wendy Wong 提到...

Jane,

告訴你個‘笑話’:我啊,超級無比膽小,所以從來不敢看‘鬼戯’,所以很佩服你們的膽量啊!特別是,在那麽大的熒幕,那般的音響效果,天,我會被嚇死的。

P/s:我的部落格最近也有個匿名(只留下名字,其他電郵啊什麽的都不留),‘很不客氣’的留下的‘批評’后,一點客套話,一點好聽的話也沒有后,就不了了之了。跟你上面這個留言太像了,我的甚至更絕。對我而言,這種方式有點‘不禮貌’,也很‘傷人心’。希望下次這些‘朋友’,能‘光明正大’的留言,別老匿名(對我而言,隨便穿個馬甲留言也是匿名);因爲這樣説話可以很不用本錢啊。

Jane,加油,繼續你的電影觀後感分享!

Jane 彥儀 提到...

Wendy:
我其實也不喜歡看恐怖片,但是這部是很多網友熱烈推薦的『很恐怖』的恐怖片,所以就覺得一定要看看然後寫點觀後。
對於所有匿名的留言,若是沒有惡意、有建設性、適當的批評的,我一般都會給一次機會,不刪留言。雖然我有說匿名留言都會刪除,但是我覺得也還可以酌情處理。
像這部電影的觀後感這位“匿名”的留言,就是這樣的例子。他其實也只是“請”我再去深入了解真實故事的之後,才來斷定導演為何要這樣拍而已。我可以從留言中得知他“本人”是這部電影的粉絲,我這樣的觀後可能讓他有不高興的地方,因為我似乎在質疑他看電影的品味兒,明明是他覺得很滿意的,怎麼我對這部就沒什麼好評?
其實就如我給他的留言,我希望他了解我寫電影觀後感的目的不是左右觀眾要不要進場,更沒有批評別人看戲的口味的意思。事實上也有人會為了想知道電影有多不好看進場的。我一直都開放觀後感讓人留言不是為了尋找共鳴(有的話當然很好),更不是逼人認同。不同意我說的可以提出建設性論點跟我分享,也許大家提出來的是我忽略掉了的觀點。能有這樣的交流,對我來說是有益處的。
我真的同意妳說,匿名留下一堆只要強迫別人接受其論點的留言,然後就逃之夭夭的那種行為,是極不可取的。而且做人光明正大,敢說就敢認,為什麼不敢留下名字?
謝謝妳的加油,我還是會繼續分享我的電影觀後感的

Wendy Wong 提到...

呵呵,我明白你的意思。

對我而言,有時候,説話或交流,都是一種藝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