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哦~短詩兩首

Pudu Jail Is Tearing Down

富都監獄的圍牆就要倒下來
沒有人因為重獲自由而發出歡呼聲
只有人在為一座歷史建築物將要走進歷史
有些感觸

將來只剩下照片可以用來緬懷
曾經那站在鬧市中隔離自由的
褪色牆壁

默默倒數
那曾經裝著惡貫滿盈的靈魂的牢籠
不敵 金錢帝國派來的神手
轟然 即將推翻了歷史

P/S:這首已經在“非死不可”上“搶先”發表。反思一下為了不讓部落格也變成歷史然後走進歷史,我還是需要在部落格發表一下。

MEOW ~Dear Prime Minister

貓啊貓 你真是沒有枉為一隻貓
當那隻巨大的手將你舉起 說要把你帶回家
你就何止是身為一隻貓
你現在是一隻寵物 還是一個政治家的仁慈形象
連你取名字 都有全國的人來大費周章
要別出心裁 要是反映人民的聲音的
也有人藉著幫你取名字 用來調侃你的主人
貓啊貓 我也有一隻貓
所以我知道 你並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可以飛上枝頭
正如周杰倫唱超人不會飛 貓兒也不會期望變成鳳凰
貓兒很簡單 只希望有個主人 可以讓它喵~喵~喵~

P/S:寫這篇的時候我的貓坐在電腦邊一直用它濕濕的鼻子磨著我的手指討我疼,突然感觸原來貓兒竟然也有“一入侯門深似海”的無奈。只是指毛茸茸的小可愛,怎麼也要背負這樣的責任啊~想想我的貓,真幸福。

2 則留言:

kienjean 提到...

这个超过百年的历史古迹,让我怀念的只有“乾爸爸”曾经出入这个Pudu Jail半山芭监狱,曾经一度号称全马最大监狱和世界最长壁画。当时由外人统治,所以他们的作品是何其巩固!

之前开放的时候我还想去参观,可是外婆“押”着我们年轻一辈的,不让我们去,很避忌吧?

那条路还有多座酒店、办公楼、燕美小学、时代广场Berjaya Times Square和吉隆坡金三角地带,几乎每回都是水泄不通。除了小巴还加了多个轻快铁服务,看来改善不了什么。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當年我也想去參觀,但是媽媽一句“不准去”我只好打消念頭。

她說:我們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而且那邊很多人可能冤獄含恨而終,還有被正法從處死的人,不知有多少沒有安息的靈魂....

似乎華人就是很避忌,但是媽媽既然寧可信其有,如是在。我就要跟著尊重。

對於那堵高強的背後,我還真的是很好奇。當時的犯人隔著一牆去感受牆的另一邊的繁華自由,又是甚麽樣的滋味?一切已經走進歷史,就算我已經百無禁忌的可以走進去,卻實在沒法有機會去驗證那種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