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5日 星期三

小鳥王子~終於有了結局

01300000201438121707550943112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子住着一个少女,她有着嘹亮的歌声。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就站在广场唱歌给大家听,唱完了她才回到家中去织布,一直到太阳下山的时候。
日子每天平凡的过着,日复一日。
虽然村子里仰慕少女的歌声的小伙子很多,但是少女都没有接受他们。
她是个怪女孩,总觉得这些人只是喜欢她的歌声,不是真心的喜欢她的人。
如果有一天她失去声音,他们就不会爱她了
就在一天唱完歌之后,她在回家的途中看见了一只躺在地上的小鸟儿。
它的翅膀受了伤,在地上努力的拍着翅膀,却飞不起来。
少女将它轻轻的捧起,总觉得它的鸣叫像是在诉说什么悲伤的故事。
看看它,翅膀上裂了一个大口,伤口的血迹已经有些干涸。
就这样,她将它带回了家。
小鸟的表情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悲伤。
是因为疼吗?少女将他的伤口先处理了一下。
可是他就是在拍动翅膀,似乎不想被医治。
少女也放下它,让它先平静下来,轻声的探问。
慢慢的小鸟似乎也信任她了,先是愿意让她捧在手心。
然后就是它的鸣叫,也渐渐的变得温柔了。
小鸟在她的家已经住了几个晚上,他渐渐的也习惯了这个屋子的环境。
虽然不能飞,但是却喜欢在家里乱跑。
有时候,村子里一些登徒浪子来到家里搔扰姑娘,他也会啄着把人家赶跑。
少女觉得这只有着酷酷的感觉的小鸟有些可爱的地方,渐渐也和它亲近了。
“小鸟啊~小鸟,你是怎么受伤的?”
突然间,小鸟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男子,身后的翅膀却因为受了伤,没有办法收起来。
“我再鸣叫的话,我怕你听不懂了。”他说。

原来他是小鸟王国里最小的王子。
他的爱侣爱上了另一个王子,结果将他弄伤了。
“看的到的伤口应该很快就能痊愈,可是……”
他将胸口里的奇巧玲珑心掏了出来……不……那应该说是是没有形状的、闪着采光碎片。
“碎掉了……”
少女从小鸟王子的手心拿起一片碎片,他经历过的故事瞬间灌进少女的脑袋。
好悲伤的回忆……少女随着自己的感应流下眼泪。
“应该修得好吧……”少女喃喃的说:“让我来试试。”
少女轻轻的哼着歌,将两个碎片碰在一起,碎片竟然合了。
虽然,裂痕还是在哪里的。
就这样,少女开始帮小鸟王子补心了。
这是一个困难的过程,因为每当小鸟王子一想到自己的恋人,心就会再崩裂一次。
包括一些已经被少女补好的那部分。
她唯有深呼吸再来,看看还有没有办法再让他的心牢固一点。
她发现微笑可以让裂痕少一点,于是在他面前多微笑。
后来她发现她的鼓励的话也可以让裂痕密合的紧一点,于是她多鼓励他。
因为时常要去接触王子的伤心,所以有的时候少女也会跟着伤心。
虽然如此但随着看到自己渐渐拼凑出王子的心的形状,她也觉得满足。

随着日子的流逝,少女和王子更见熟络了。
晚上王子会守在她的身边看她睡着;白天王子会帮她选出门的衣裳。不然,就是看着她努力的帮他补心的用心模样。
偶尔康复不少的他还会坐在广场最显眼的地方微笑听她唱歌,少女也不敢偷懒--因为她发现王子的笑容,也可以用来补心。
可能少女真的太专注了,她没有发现到王子看着她的眼神渐渐不一样了。
“我喜欢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恋人?”
一个清晨少女看到王子留下的纸条,她的心忐忑了。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她没有想到小鸟王子会喜欢她的。
因为碎片里的记忆太深刻了,连她也记得了。
那是一颗没有完全补好的心,补的过程多么辛苦,所以她分外的珍惜现在情况很好的小鸟王子。
所以她拒绝了小鸟王子,不要成为她的恋人。
虽然心又有些崩塌了,但是小鸟王子依然在她的身边。
这次她多用了一些好感来帮他补心。
越来越信任少女的小鸟王子,竟然有时候索性也将心交给少女保管。
少女看着依然有着裂痕的心,更加的小心翼翼。
有的时候,索性也放在胸口暖着,感觉它温柔带着一点悲伤的律动。
有的时候,小鸟王子会顽皮的变回鸟儿的模样,在少女的身边绕着飞。
飞累了,就会变回王子的模样,却在少女的身边说说鸟的语言,让她笑了又笑。
也不知道何时他的表面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他的笑容多了。
毕竟他还是一个小王子,还是爱玩爱闹,有时会让她担心。
有时他稍微飞远一点,她开始会想念他。
他有时玩得忘了回家,她会开着窗望着星夜看看他是不是会差遣风送来自己的羽毛报个平安。
可是少女并不知道,这样的思念,其实是有一点爱意。
她只是觉得有一点小小的不安,小小的挣扎。
但是只要他在身边,或者只是送来一根羽毛,她就会安心。

“真的不要是恋人吗?”
“那么我们是什么?知己吗?”
这样的话题总是让两个人最后陷进沉默。
少女毕竟是在人间,日子过的不容易,也看过许多沧桑。
她小鸟王子毕竟是飞来的,恐怕有一天是要飞走的。
少女唯有告诉自己不能在乎。
“天空这么美,不向往吗?”少女看看窗外的蓝天,摸了摸小鸟王子身后的羽翼。
“你说放我去飞,那么如果我飞回来呢?”
“我的窗口永远开着,等你飞回来看看我。”
“若是我不飞了呢?”
少女沉默了,她觉得是要让有翅膀的不能飞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话题,后来变成两个人巧妙的避重就轻了。
小鸟王子和少女其实都一样,只是希望两个人都珍惜这段时间和回忆。
还有珍惜对方每一个笑声,偶尔拌拌嘴说说笑,日子就打发过去了。
“我收到信了,他们要我回去履行我的公务了。”
小鸟王子手中拿着金色的羽毛说。
“我可能会很忙很忙了。”
她听得出小鸟王子无奈的语气,但是那是她陌生的世界。
那是少女不知道的世界。

小鸟王子的国度其实和少女的是在同一个空间。
但是也许他真的很忙,有时后只是悄悄的出现在少女唱歌广场的人群里,然后就匆匆的消失了。
少女常常一个人失落的走回家,在也没有小鸟王子调皮的身影和歌声,伴随她的周围。
她有时会在窗前捡到他匆匆留下的羽毛,还有越来越简短讯息。
有时他匆匆飞来看看她,他的神色和声音疲累了。
他的公务似乎很困难,让他有时说话都没耐性了。
少女有时会趁他不注意偷偷探视他的心,她发现因为考验,他的心疲倦而牢固了,虽然恋人留下的伤痕还是在的。
他们之间话少了。
他说对不起的时间多了。
她偷偷哭的时间增加了。
她竟然有时也跟着失去等待的耐性了……
“你知道我的当我决定去哪里的时候,都是我自己的决定吗?”
“你知道如果我的压力很大吗?一个不小心可能会让全军覆没吗?”
“你这是在怪我吗?”

一天,    终于爆发了。
两个人第一次激烈的说了些话。
“我還愛著她,其實那麼久了,妳不確定的之間我發現我還愛著她。”
少女哭着跑开了。
突然她想拿笼子将小鸟王子囚禁起来,这个笼子是用眼泪做的。
或者就索性折断小鸟王子的翅膀……
她不知不觉的想着,就走到了村子里的良心镜。这面良心镜,可以照到人的心深处。
她其實也不能承諾什麼,也沒有勇氣,看到自己这样,她放声痛哭。
他是我亲手救起来的小鸟儿,我怎么忍心?我还可以感觉到他心跳的频率,怎么会舍得伤害他?
我陪着他哭,他伴着我笑的日子,他曾经顽皮的逗弄,用翅膀帮我打拍子的声音。
好多甜美的回忆,化作彩色的光芒从少女的胸口散发。
奇迹发生了……

少女再度来到小鸟王子面前。
她看着缓缓拍动翅膀飘在半空中的他,突然觉得那双翅膀好美好美。
小鸟王子降下了,用羽翼包围着少女,像是在拥抱她。
“成为国王那天,羽毛会变成金色吧~你说过的。”
小鸟王子愣了一下点了头。
“飞吧~做了国王回来送我你金色的羽毛。”
小鸟王子看着少女,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
这时,少女从怀中掏出了闪着七彩光芒的奇巧玲珑心,完整的、没有裂痕的。然后温柔的塞进了小鸟王子的胸口。
“那些裂缝……”
“我用所有的我们之间的快乐记忆给补上了。你愛誰都沒關係,飞吧!我會幸福的。”
说着,少女缓缓的闭上眼睛,她倾听小鸟王子拍动翅膀的声音,那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悦耳声音。
她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她怕自己会让眼泪流下来。少女只是感觉小鸟王子轻轻的亲了她的额头,然后就听见他飞向星空的声音。

小鳥王子飛走了,她睜開眼睛看見朦朧的星空。原來是眼淚模糊了視線,但是她卻怎麼想不起為甚麽自己會哭,只是覺得好心酸。
原來彌補小鳥王子的心的,其實是少女和小鳥王子快樂的時間和回憶。既然小鳥王子已經確定自己的心意,她覺得自己執著在這種不可能長久的快樂也是自私的。所以,她用了自己和小鳥王子一起的快樂記憶和時間用來補心。她僅僅留著一點跟他回憶來和他道別,回憶耗盡,她就怎麼也想不起為什麼自己會在星光下哭泣。而小鳥王子也是一樣,飛開不久也不記得少女了。相互的忘記,不會覺得痛苦的話,犧牲所有的記憶也是值得的。
若干年過去了,少女變成女人,不再在廣場上唱歌了。她開始寫故事讓人家看,做了說故事的人。有個在地上的男人一直守著她,會在女人說累了的時候給她遞上一杯水,她也深深的感覺到他對她的好,一開始的時候女人心裡面總有說不出原因的缺失感覺,但是男人總有辦法彌補。
這天,穿上婚紗的她坐在小亭等待著自己的新郎,天氣真的很晴朗,藍天白雲。這時,她看到遠處一隻金色的鳥兒帶領著一些銀色的鳥飛過。她瞇起眼睛看著它,似乎想起了甚麽,但是已經不清晰。
“怎麼了?”她的新郎來到小亭打斷了她的思緒。
“沒甚麽……剛才有只金色的鳥飛過,我只是覺得它很好看。”
她說著讓男人牽著她的手,兩個人並肩離開了小亭,金色鳥兒也飛得老遠,沒有回頭。(完)

--------------------------------------------------------------------------------------------

這篇短篇寫於2008年10月左右,我因為一些心事一直沒有辦法給它一個結局,現在將心事放下了,我終於可以給它一個結局。

這是不是你喜歡的結局?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很滿意。

 

4 則留言:

kienjean 提到...

“相互的忘記,不會覺得痛苦的話,犧牲所有的記憶也是值得的。”这句话我好喜欢,换成是我,也心甘情愿。

你这个故事好熟悉,不知道哪里转载或什么的,好像读过的感觉。不过,我还是一字不漏读完。

Jane·彥儀 提到...

"這篇短篇寫於2008年10月左右,我因為一些心事一直沒有辦法給它一個結局,現在將心事放下了,我終於可以給它一個結局。"

我已經在2008寫了這篇故事貼在無名,但是結局懸著,現在終於有了結局。

匿名 提到...

这样的结局...
也许更贴近现实...

刚把部落格看过...
不大想要留言...

看到这里...
就祝福你~
就快到来的新婚愉快~ ^^

也许小鸟王子也只是希望得到少女的原谅~
呵呵~

Jane·彥儀 提到...

匿名:
本來匿名的留言都應該會被我刪除掉,但是看你言辭誠懇我就破例不刪了。反正這裡是我的地盤,規矩我訂。

覺得你應該是不想具名的舊相識。

我仍然記得有人當時並不覺得他有自己有錯,也沒有道歉,何來想要被原諒的說法?不敢說要原諒覺得自己沒有錯的人,既然沒有錯其實也就不需要被原諒。

謝謝你的祝福,有你們那麼多人祝福,我會幸福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