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 星期五

幽幽芳魂~親愛的女鬼們

img_322906_1442311_0_副本 記得上一次上吉安的節目談我的書《夜艷.南洋異談》的時候,我們大略的談過為什麼鬼故事裡面的鬼的形象,通常是女性。以女鬼為主角的鬼故事,通常也比較受落。吉安提到這樣的狀況在東方的鬼故事特別明顯,我也如此覺得。女鬼和男鬼相比較,女鬼比較幽怨,大家都覺得女鬼都比較有讓人寒森森、有些可憐又讓人害怕的感覺。男鬼通常出現的方式,都比較帶有詼諧的味道,無論東西今古皆是這樣。所以,大家還是比較希望看到鬼故事的主角是女鬼吧!

通俗來說,女鬼在文學著作、電影、戲曲的形象,皆脫不了以下的特徵:
·長髪,而且要是柔順的長髪。
·幽怨森冷的眼神。
·白衣飄飄/紅衣凌厲


女鬼是這樣的形象,無論是不是想像出來的已經深入民心。

認識我的人都會知道我有一些自己也不能控制的『特殊能力』。其實我還真沒有看到這樣的形象的(也不想看到),基本上,我根本分不出他們的性別,也來不及分辨『他們』的性別。
說遠了,七月了,先來談談親愛的女鬼們。

若是非撞鬼不可,可以選擇的話男人都希望碰到美麗溫柔的女鬼吧?她們都是早逝、死得很可憐,但是都是對愛情很執著的女鬼。也許是為了報答某個男人的對她的深情;也可能是仰慕那個男人是唯一不貪圖他的美貌的君子,也許就是單純的因為愛。王祖賢扮演的聶小倩、王小鳳在殭屍先生扮演情牽錢小豪的女鬼、泰國電影Nangnak裡難產死去、一縷芳魂卻仍留戀人間等待丈夫回來的女鬼Nak都是最好的例子。她們讓人覺得害怕的事、或者不在軟弱都只是為了捍衛愛情。然而往往都是人鬼殊途,她們的故事結局總是讓人唏噓。當然也有兇的,但是多是歹角,轉欺負善良美麗的女鬼,不需要去提。

韓國的女鬼也是很著名,她們在電影的形象總是修長、漂亮、白皙的出現,但是就是突然可以在自己的身上挖出幾個血洞讓自己看起來猙獰駭人。韓國女鬼總是因為妒忌;或者是因為心願慾望不能實現而出來作祟。她們的悲傷總是隱晦,讓人覺得可憐又可怕。抱歉我總是沒辦法記得她們的名字,她們總是玩弄血腥殺戮弄得我很想大聲叫她們不要那麼辛苦,直接滾到地獄去吧!

日本的女鬼可怕之處,就是你好像永遠也看不清她的臉。她們總是朦朧朧的,灰灰白白的,站得遠遠的,動作總是緩慢的。看她們移動,就如看著日本舞踏--那是唯一我看了會覺得毛骨悚然的一種舞蹈,那扭曲著四肢的移動就是活脫脫鬼的動作。還記得貞子爬出電視機、鬼水凶靈的小女孩幽靈、死國的少女幽靈、附身在稻草人的紅衣長髪女鬼,咒怨裡不斷的用扭曲的四肢爬行的女怨靈……說真的,沒看到她們的正臉都已經想逃跑了!日本女鬼的怨氣是很大剌剌的,不像韓國的女鬼那麼迂迴。當他們決定現身的時候,絕不美化一下,就是一副怨氣沖天的恐怖樣子就出來,嚇到眼前的人腳軟任她們魚肉。

至於金髪藍眼那些……她們一直是『鬼』,目前我還沒有覺得有誰比較有特色。馬來女鬼呢?不是一味嚇死人,就是出來搞笑的。但在我自己書裡面那些,不搞笑,很認真的可怕哦!XD

總之七月來了,我先祝大家吉祥。其實平時不做虧心事,就算看到『她們』飄然而過也可以不用害怕,對吧?

(我知道……你/妳怎麼樣都還是會覺得害怕的,哈哈!)


或許你也對這篇文章有興趣:
我聽見她的哭聲

3 則留言:

莊風 提到...

我有買死國的DVD
我是因為有在電影院看過2輪的片子
才又買的

日本鬼的故事
有不少是黃泉地獄有關

假如,我女兒死了,我應該也是會去把她拉回人間的那種媽媽吧?
尤其是我認為她是被害死的。

婉欣 提到...

借分享到面书。谢谢

Jane·彥儀 提到...

吉祥: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樣叫妳。

《死國》我最就是記得慄山千明那雙眼睛,她是很有鬼氣的女演員。現在還跑去唱搖滾了,真是讓人想不到。日本的鬼故事多數與地獄、城市傳說甚至古代傳說有關,我還蠻喜歡的。

婉欣:
好的,沒問題。但是夭說明出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