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我聽見『她』的哭聲

其實我的體質是有一點『有異』於常人的,能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接觸一些跟我們共存在這個空間;卻若有似無的『它們』。就在剛才吃晚餐的瞬間,我就經歷了那麼一下下。

今天我跟本傑明還有家婆出去吃晚餐,這家餐廳生意很好,樓下店面的位子都滿了,於是我們便被老闆安排做到樓上的空間。由於生意真的很好,看起來很多人也跟我們一樣被安排坐在樓上。一上來我就覺得有些『不妥』,但是看見這麼多人我也沒有再去想太多,於是們選了置中靠窗的位子坐下。當時我的左手邊的位子空著,後來來了父親帶著女兒共四人的家庭坐在那個位子。

因為人多食物要等一下,點餐了之後我們就閒聊。當時其實環境也很吵,整個空間除了我們還有左上角有一家帶著嬰兒的一家人;我們的右手邊看上去是老闆自己的親戚,我們的飲料一上來他們就離開了。右上角的座位是一群年輕人。大家的聊天聲和張學友的歌聲(背景音樂老闆開著張學友的歌)充斥在我的耳朵。

就在突然間,張學友的歌聲不見了!而我的耳邊傳來一陣哭聲。那哭聲聽起來是小女孩或者是年幼女子的哭聲。那陣哭聲夾雜在大家說話的聲音當中卻很清晰,而且很靠近我的左側,於是我便往左邊望去。原本我也以為是鄰座的有小孩鬧脾氣,所以一直在哭鬧。可是我向左側望去,卻發現左邊的座位並沒有年齡很小的孩子。那父親帶著的女兒幾乎每一位都是少女,而且都沒有在哭,他們還有說有笑呢~我再看看左上角帶著嬰兒的那一家,他們的寶寶似乎也沒有再哭鬧的樣子……就算有,那聲音的源頭也不對啊?本傑明也似乎沒聽見,若無其事的在跟媽媽說話。

我當下就知道可能發生甚麽事。就如以往的經驗,我遇上這種事總來不及害怕。那陣哭聲似乎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那是一種很生氣很不甘的哭泣聲。就是一邊大哭出聲,然後一邊抽噎的。我鼓起勇氣再看看左側,還是沒有看見任何『人』在哭,但是我可以確定,那哭聲是從我座位後方空置待用的嬰兒椅那裡傳來的。

我當下決定不要理會『她』,反正只是聽見沒看見。再說,不管『她』為什麼哭,我也可能愛莫能助。也不知過了多久,那陣哭聲就漸漸的消失了,張學友的歌聲又回來我的耳裡,我就知道『她』離開了。

『她』哭得這麼淒涼,肯定是很多的不甘吧?也許當下『她』也希望誰聽見她在哭、誰可以來幫助『她』……但無論如何,人鬼殊途,我也只能幫忙念個佛號。阿彌陀佛!善惡到頭終有報,希望『她』也可以體悟,往有光的地方去,不再受苦。

9 則留言:

HelenCC 提到...

有点不可思议~
这经常发生吗?

terrence 提到...

驚!之前還沒看你寫過關於這類的經歷!

Jane·彥儀 提到...

HelenCC & Terrence:

其實可能已經有些習慣了。

因為我也不是一直可以接觸到的,就是我也不能控制。有時我也會在馬路邊看到一閃而過的『卡紙人』一樣的『他們』,就這樣一閃而過的也不知要怎麼提......所以就沒有寫出來。

但是這次只有聽見,還是頭一回。而且真的很清晰,所以就寫出來了。

terrence 提到...

或許有時候連我們也會遇到,只是沒有注意到而已。
畢竟我們連“他們”是什麼都不清楚=X

Jane·彥儀 提到...

Terrence:
沒注意到好像更好,有時候太突然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反應。其實也沒需要搞清楚,就是大家共存在一個空間,我就尊重就是了。
其實很多時候我的感官還是屬於『正常』的,還蠻感恩,不需要時常去面對。

HelenCC 提到...

奇妙奇妙,真的很不可思议~
本来还以为你是有感而发写一些灵异故事~
我突发奇想:
这类奇特的经验会不会和爱猫有关联?
哈哈~
感觉猫的眼睛可以看见另个空间~

Jane·彥儀 提到...

HelenCC:
其實那些故事我也是聽回來的,還不是自己本身的經歷。但是既然流傳已久,那麼也不見得都是虛構或是幻覺。
我的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可以看到,但是它很可愛就是了,而且我覺得它眼裡只有我...還有牆壁上的壁虎。XD

kienjean 提到...

你这样的感觉,与刚刚下画的《童眼3D》很像。
其实很多时候只要互相尊重,哪怕他/她是属于“它”的另个活动空间,应该没事。
我看来你吉人天相,OK的啦!

Jane·彥儀 提到...

KienJean:
很多人都說『童眼』是部爛片,我倒不想我的經歷就像一部爛片。

OK不Ok我不知道,但是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會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