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5日 星期二

吃龍舌魚說貴人話

上個星期去瓜雪淘寶,經過一個攤位,攤位上的『寶貝』讓我眼前一亮。

沒錯,那就是龍舌魚。

老公、小叔和家婆都是內陸人,對於海魚似乎就是不太懂,我和弟媳都是靠海的南邊人,一看到這龍舌魚都眼睛發光。弟媳還說:『麻坡很常見,我們每次去麻坡吃飯上館子都會叫這個。』,可見她也識貨。我是自己廚房的主人,二話不說就打算買幾條來打牙祭。老公家是家婆掌廚,弟媳都是家婆煮什麼就吃什麼,似乎觀察到家婆不太懂這魚多美味,加上自己不會選。於是,也不好意思提要買。我二話不說,說:『妳喜歡,我幫妳選3條有肉的。』她也二話不說說好,可見她多愛吃。

龍舌魚也叫踏板鱼、牛舌鱼,鳎目鱼、龙半滑舌鳎。大概是比目魚或左口魚的親戚,身體扁平,頭寬尾窄,眼睛不在兩旁長,而是並排在頭頂上。龍舌魚一點也不像一條魚,魚如其名,狀似舌頭。肉厚的還真的可以很厚,而且很細,沒有腥味。做法很多,但我覺得簡單到香煎就很好吃了。別看這魚長這樣,它甚至也是西餐上的高級料理。

龍舌魚的美味,也是出自家裡。我的家鄉真的是個好地方啊!靠海的城市,風吹粘人,但是就是海鮮不貴可以常吃。龍舌魚也是家常的菜,媽媽只是在魚身擦點鹽,就拿來煎了給我們配白粥。這魚肉很細很甜,沾點生抽就是夢幻組合了。我也愛把粥用保衛爾調好,再把魚肉拆出來放進去一起吃,一連可以吃兩碗。(當然,其他的煎魚也能這樣。)但是這魚有一個缺點,就是很容易粘鍋,不小心魚肉也會在反面的時候被扯開,影響美觀及口感。而且無論油多熱;魚身晾得多乾,還是會這樣。後來發現沾點粉就不會了,而且可以讓口感更爽脆。

第一次聽見這種魚的名字,我就很想看看它的廬山真面目,因為煎好的魚是媽媽切塊的,根本看不出像舌頭。於是,有要求叫媽媽買回來切之前先讓我看看。真的有一天媽媽買回來了沒切的龍舌魚讓我看,它的樣子還真是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它完全的顛覆了我幼小心靈裡魚的形象。而且,我還真有點把它當成是龍的舌頭,覺得吃了它會說出尊貴的言語。也因為這樣,對於龍舌魚的印象也相當深刻。

現在的孩子還在乎食材的樣子嗎?對著都是雞腿的炸雞塊、被壓成肉餅的漢堡肉、切成生魚片的魚肉……他們是不是還可以清楚的描繪食材的樣子呢?現在的父母都怕孩子吃這個吃那個,加工好沒骨頭的才是安全的。連牛奶都要加什麼亂七八糟的,把孩子養成老人家+老人精。我媽有很好的身教,總是盡量的滿足我的好奇心,我愛上巴剎,愛問她食材的名字,她都會慢慢告訴我。有時甚至還會跟我說怎麼煮,配什麼食材,也是鍛煉我愛進廚房的楔子。

後來龍舌魚漸漸的在我的餐桌上隱沒了,原來是它也不太常見了。後來有想過這魚可能肉薄,加上漲價減產,已經不適合買回來當家常菜了。我那時還不太關注海洋生態、家計等事,只是漸漸的就接受了它的淘汰。但是有些味道就是會深刻的印在腦海,以為忘記了,其實一直在魂縈夢溪。那天在充滿魚腥味的魚市場等著魚販幫我清理龍舌魚的時候,我似乎就想起了龍舌魚下鍋時飄出來的油煎香,彷彿當下就可以聞到了一樣。

也許你會覺得我誇張了,但是若是你也和我一樣欣賞過龍舌魚的美味,我想你也會明白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覺。捧著那袋龍舌魚回家的時候,我彷佛感覺那個小時候充滿好奇心的我,從不曾消失。

5 則留言:

Rachel Core 提到...

我还是真的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的鱼哩~@_@

Yin Yee, Jane Ho 提到...

Rachel:

這種魚在南馬人比較會吃,不過現在買少見少,也不便宜。那天我去瓜雪算是撿到寶了,連我弟媳那三條共六條肉厚的剛好一公斤,算10塊錢。我相信妳一見過這種魚就會對它印象深刻,因為它的形狀絕對不會讓妳覺得是一條魚。

Rachel Core 提到...

两只眼睛都长在“上面”,看起来真的是很古怪的鱼...世间下我们知道的,看过的还可真的少哩~

Yin Yee, Jane Ho 提到...

Rachel:
世界很大,還有很多東西未見過。人說到100歲沒死都或一直有故事聽、東西看。真是這樣的。

Unknown 提到...

我是南马男人 小时候常吃这种鱼 老婆北马人 不会吃 不过一吃就爱上 小时歺桌上是香煎切片的 当时没见过整隻鱼的样子 也常怀疑整隻鱼是怎个样 另一种常见的叫gor he sun
龙舌吧生也能买到 但他们不叫龙舌 叫Tor Sei 好象是拖鞋的意思
渔获减少 对所有爱吃鱼的人来说 真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