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

抬頭三尺有神明

很想跟大家說這個夢很久了,有些事情真的很神奇,也不能按照常理解釋。

不久以前,我也不知怎麼了腸胃出現怪毛病,就是拉不出老是吐,胃部也悶悶的。認識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不時會犯一種只有西瓜才能治愈的『西瓜病』,我也就當成是西瓜病來處理了。怎知,這次吃西瓜也不見得很有效了,還是覺得很不舒服。蠻痛苦的,因為吃不下,吃下去又消化不了似的。當時就是想到原來平時能夠好好吃飯就要感恩,有時太貪圖口腹之欲實在不好。

人就是這樣,在病中才能對平時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感恩。

這夜很不舒服,像個孩子似的那如意油擦在肚子上念著佛號讓自己入睡,老公隔天還要上班,就算感覺辛苦我也不太敢吵醒他。最壞的打算也是抱著馬桶吐個痛快,明早就看醫生。不久也真的沒那麼疼痛身體就放鬆,眼前畫面一轉,自己已經不在床上,而是身處一個被河流蜿蜒圍繞的城市,就像是個水鄉一樣。

這個城市的建築有點像是歐式的樓房,顏色斑斕。可是景象很怪異。每一個樓房都被河流隔開。一邊完好無損,另一邊就被搗毀,像是要被重建的樣子。我沿著一邊是殘簷敗瓦;另一邊卻是漂亮繽紛樓房的路一直走,走到一座灰色的大樓前。這座大樓像是這個城市的行政中樞,也在這時我才感覺身邊有人來人往。他們有男有女,都是穿著用土色橙色系的寬鬆麻布衣服,輕盈飄逸。迎面有小孩跑來,我問他:『這裡是什麼地方?』小孩咯咯咯笑回答:『這是秘密,我不能告訴妳。』然後就跑開了。

我環顧四周,才發現灰色建築的斜對面有棵長滿紅色果實的大樹,大樹下有個小佛廟。我就走了過去,一過去樹上的果子都掉了下來,飄散甜甜的香氣。我一看覺得是無花果便想撿來吃,但是想想既然是廟裡的樹就先進去拜拜再吃。於是我就進去,裡面有一尊我也叫不出名字的菩薩像端坐在中央,我就雙手合十膜拜。廟裡只有我一人,菩薩的像是金色的。我也沒求什麼,就走出去,可是一出去就看見剛才滿地的果子不見了,一顆都不剩。我不禁嘆道:『唉!這滿地的無花果這麼快就被撿光了?』歡迎剛落就听見遠處有女人的聲音回答我:『這不是無花果,叫菩提果。一掉下來就會被人拿走。』

只見有一群看似為廟工作的女人在不遠處,她們就在不遠櫃檯那裡。其中之一回答我:『若是妳想要的話我幫妳留一些,明天你來找我拿好了。』我納悶什麼是菩提果,壓根兒沒聽說過。但是卻沒說什麼。就像看電影兒似的,畫面一轉就是明天了,我又再度回來,這次我看見有人在彎腰撿果子,我沒跟著撿,就走到昨天回應我的那位女士的面前,她見我來很高興,拿出了一袋子的果子放在櫃檯:『這個菩提果給你,但是還有一樣更重要的。』說完,她端出一碟像是紅寶石一樣乾淨透明,裡面有些黑色的小種子的果凍出來:『這是用菩提果做的涼糕,請妳吃的。』我看看袋子的菩提果,再看看涼糕,竟然覺得涼糕讓人胃口大開。我拿起一塊嚐嚐,那滋味真是美味的難以形容(這是我第一次在夢裡吃的到東西而且還有味道的。)我覺得好好吃,也不想菩提果了,就一塊接一塊的吃,那女士看著我吃,雙手合十的微笑……

醒來後,一切都在我腦海那麼清晰。然後腸胃有一種舒服的律動,我可以正常的排便了,而且非常的順暢。當然腸胃的怪病也不藥而癒。

我一直覺得那天晚上的一切都不是夢,那位女菩薩真也許真的救了我。畢竟不是時時有這樣的幫助,天給我幫助也不能太依賴,我也需要幫助自己,才不辜負女菩薩為我精心準備的涼糕。。雖說一切都很神奇,但是接下來我也覺得要照顧身體了。最近都會比較勤聽身體,細嚼慢嚥的不敢太過操勞腸胃。

我想說,只要相信抬頭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都會否極泰來;自己也會自律不敢亂來。要時時相信天助自助者,也會看著作惡的人。有些不公,讓人齒冷,法律不能制裁的事,自有天做主。不是不報,可能只是時辰未到。

6 則留言:

啊畢 提到...

還是,會建議您去看醫生哦。雖然本身神奇事也有那麽經驗過。:)

Yin Yee, Jane Ho 提到...

啊畢:

謝謝關心,但是現在已經好了,天天順暢。:)

Rachel Core 提到...

这个我信耶!!!

之前左脚丫子受伤,我也曾梦过一个白衣少妇为我治疗,她用一颗热石子帮我推磨患处,还交待我一定要等完全康复之后才可以继续跳舞。

Yin Yee, Jane Ho 提到...

Rachel:
看起來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很神奇哦!有時絕望的時候,神就好像會出現。
這種經歷有時說出來只是像看看有沒有人有相同的經歷;或者也告訴一些在困難中的人要盼望。宇宙間是有破壞就會有建設,我是這麼想的。

Ken 提到...

其实我也相信。
对了,这张照片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看了好几天,是不是脚?哈哈
希望你已经康复~

Yin Yee, Jane Ho 提到...

Ken:

這張照片是合十的雙手啦!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