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一個過番客後人的心聲

最近水姬發表了對馬來西亞(甚至東南亞)華裔具有攻擊性的言論在網上瘋傳,揚起軒然大波,眾人群起筆伐,網上頓成戰場。

該篇文章我相信大家都看過,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它的內容,我也不想再贅述,其實我也不想敘述。我寫這篇文章,也不是出於憤怒想謾罵。

我覺得不需要憤怒。

可能有些網友會想:媽呀!罵到你祖先了還不生氣?

若是我祖先真有做了什麼坤蒙拐騙的事兒才會有今天的報應,我才應該惱羞成怒。可是我南來的在祖先不是坤蒙拐騙壞事做盡之輩,沒有做過,為什麼要生氣?

我同情水姬的無知,她大概並不明白當初我們的祖先過番是個生死相搏的決定,汪洋大海中我們的祖先唯有相信對岸就是希望。當然,像她這樣自私的一胎制的產物我們又怎麼能期望她了解這種心情?來番多心酸,但卻是勇敢的決定,我從這首用我的鄉音海南話唱出的《來番》有了深切的體會。第一次在吉安《鄉音考古》實體書發表會聽到的時候,我淚流滿臉,再聽一次,我還是淚漣漣。

月娘 月娘 圓又圓
帆船飄揚 生死存亡隨天安
掛念爹娘 掛念家鄉
獨自流淚 哭崩山
望洋興嘆 咬牙勤做工
來番不驚死 驚死不來番
吃的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
悲歡離合放一旁 想親人 候等如夢
勤勞操作 為見親人

我的祖先當年是鼓起多少勇氣冒險南下西洋,頂天立地用雙手勞作換來生計的好人,我為他們感到驕傲,我相信我們那些過番的祖先都是曾經刻苦耐勞、掙扎求存的生還者,才會有今天的我們,所以她所謂的那些指責並不存在,我不需要為不存在的罪名生氣。我們南來的兒女聚集一堂,廣東、福建、客家、潮州、福州、海南……大家從彼此陌生到互相交流,這是在很多地方都無法看見的,我們該引以為豪。水姬給我們祖先沒有的罪名,試問何來所謂泱泱大國的人的氣度?更何況我們原來五百年前是一家,大家都是炎黃子孫!泱泱大國的人我也認識幾個,倒沒有一個這樣出言不遜!

所以我只想跟大家說當她所說的為無物,何必跟她這樣沒有見識的人一般見識?我們的祖先曾經經歷了很大的風浪,我們也自可在這樣的環境生長強大。南國的水土已經接納了我們,我們是生於斯長於斯,二等公民說是政客的把戲,怎讓他這個外國人拿來當話題了?我們何必遂她想紅的心願把她捧紅?

我覺得不要在網上謾罵,特別是我們的祖先以直我們都沒有做錯什麼事,我們抬頭挺胸,頂天立地。

我是馬來西亞的華人,我的祖先來自海南省文昌縣,當年他們不怕死過了番,所以才看到了世界另一個地方。我感恩他們的勇敢,你們也該感恩你們的祖先當年勇敢的決定。

5 則留言:

莊風 提到...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發生啥麼事情
但我只想說我小時候的故事
我小時候家附近很怪異
一邊是所謂的「外省眷村」
另一邊是所謂的「本省人聚集」
我小的時候去山西老伯家吃麵學山西腔
去山東大娘家吃餃子說山東話
去上海姨娘那裏喝箱常聽上海小調子
過一條街
用著不太俐落的台語跟阿嬸買番薯籤稀飯喝
我家住台北
下港家在嘉義
祖籍上寫著漳州
人沒有一定的
或許有根有據
大廣義來說
人若浮萍 無根飄渺
所以我討厭人家分什麼本省外省
都是在這個土地拼命謀生
分啥麼呢
我一直對東南亞的排華風氣感到不理解
都已經是落地生根
還要刀槍相向 血濺斯土
這是為什麼呢
不解

Phaik Ean 提到...

同意你讲的。无谓与无缘无故狂吠的疯狗计较太多。

谢谢你贴上去的歌,好辛酸的一首歌。感恩我们的祖先。

真的不明白长得人模人样的她,会写出这么尖酸刻薄的文字。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会这么毫不顾后果,用尽所能地为所欲言。

Jane·彥儀 提到...

Phiak Ean,

感謝你的留言。

首先,我對近來網絡鄉民明明知道她的動機(就是想紅嘛!)還竟然想『幫』這個她達成這個目的的這點很不解。其次,我對我們為什麼要對沒有做過的事感到生氣這點很不解,『給他我的祖先根本沒做過這樣的事』這樣一句話之後不理會她,她不是更沒癮?

吵架首先就是必須一來一往,有理沒理倒其次,沒有對手的架根本就吵不起來。而且她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別人已經給她解釋她還是要堅持她閣下的論點,那麼整個就是很明顯來亂的,我們何必隨她起舞顯得愚蠢?

沒有人去理會她,她就會變得很可憐。跟小丑的的表演一樣,沒人笑場子冷,自己沒趣。

HelenCC 提到...

Jane, I like this "我們南來的兒女聚集一堂,廣東、福建、客家、潮州、福州、海南……大家從彼此陌生到互相交流,這是在很多地方都無法看見的,我們該引以為豪。"

pround to said "aloha, I'm Hakka n I'm M'sia Chinese ^^"

Jane·彥儀 提到...

HelenCC:

是的,我們那樣引以為榮,水姬的話就變成廢話了。